六旺零小说 > 玄幻小说 > 弃天神帝 > 第四章 灵魂神座

第四章 灵魂神座(1 / 1)

苏薇想要安慰焉离,却又不知如何开口。没想到焉离却笑了,对苏薇说道:“我没事的,我已经不会再为这种事情哭泣了。我发誓要成为一名觉醒者,然后去寻找父亲所说的地方。那时也许能够找到父亲母亲吧。”

“觉醒者恐怕远远不够。”苏薇的身上发出一阵耀眼的红光,一道火焰绕着她的手臂旋转,最后停在她的指尖。“这个世界绝不会有你说的那种地方,如果这本笔记上写的都是真的,真有一个那样的世界,你就只能去一个地方寻找。”

“什么地方?”

“门的另一边。”

“门?”焉离显然无法理解苏薇所说的门究竟是指什么,好奇的看着苏薇,苏薇却不忙解释,反问道:

“你知道我来自法典国,可你知道什么是法典国么?

解读天道而订立法典,让所有的人类都活在规则之下的国上之国,万国之国,才被称为法典国!可以说,法典国是最接近天道之地,也是为全人类订立规则之地。

而法典国之所以能够拥有这样的地位,只是因为拥有三扇门。

一扇名为天道之门,通向世界的本源之地;

一扇名为造化之门,通向未知的三千世界;

一扇名叫轮回之门,通向无尽的时间彼岸。

如果你说的地方存在,那么只可能是造化之门后面的三千世界之一,但是……”

“但是什么?”听了苏薇的话,焉离的眼睛里几乎冒出光来,他竟然真的得到了寻找父母的线索!

苏薇从焉离的眼神中看到了无尽的渴望,可现实却过于残酷了。

“但是人类不可能打开那三扇大门。想要通过天道之门,只有成为灵魂圣者!而想要打开造化之门,必须登上灵魂神座!觉醒者不过是刚刚开了一点窍而已,想要登上神座,中间的距离,何异于地面到月亮的距离?”

苏薇本以为焉离会露出绝望的表情,她看着焉离的眼睛,却没有从焉离的眼神里看到任何的退缩,只有那清澈的不掺一丝杂质的坚定。

“我不是为了在大圣堂里做杂役才活着的。

我是一个没人要的穷小子,既不会有人给我温暖,也不会有人给我尊严。我想要的一切都要用自己的努力去交换,如果我付出足以与神座等价的努力,我也一定能登上神座!”

焉离的话仿佛一柄重锤击打在苏薇的心底,她被这个弱不禁风的孩子震撼,焉离那瘦小的躯体里仿佛包含着无法形容的力量。但神座的分量,又岂是一人的努力能够换来的?苏家为了培养一个神座,足足付出了十代人的努力,也仅仅看到一丝希望而已,难道那十代人的付出还不及他一人的努力?

虽然心中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但焉离的模样却仿佛刻印在苏薇的心里,一种冥冥中的预感让她觉得这个比自己还小一岁的孩子身上有种不同的气息。

“我会看着你的,只要你的目标是灵魂神座,我们总有一天还会相遇,因为那也是我活着的意义。”

苏薇给了焉离一个大大的微笑,仿佛冬日的阳光,温暖着焉离暗无天日的心底。

“所以我们去爬云中山吧,这个时候山上的果子应该也成熟了。”

苏薇又变回了那个八岁的混世小魔王,再次提出了孩子气的想法,沉重的气氛被一扫而空,焉离也瞬间变回那个七岁的小男孩,犹犹豫豫的说:

“可是山上很危险……”

“焉离,你不是说过为了登上灵魂神座,愿意付出等价的努力么?

但是你要知道,一个普通人就算耗尽一生去拼搏,那代价也远远不够。多少惊采绝艳的天才也没能走到那一步,甚至没能摸到神座的边缘。想要封神,就不得不历练,不得不战斗,神座是铸就在累累尸骨之上的!

前人的尸骨铸就了神座的基础,魔兽的尸骨铺满了成神的血路,想要有所成就,是不能吝惜自己性命的,必须不断的磨砺,战斗,勇往无前才行!”

苏薇神情肃然的说出这番话,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清脆的声音坚定有力,深深地震撼了焉离的心灵。他的面前仿佛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而神座就在那大门之后傲然矗立!

神座的基础是用前人的尸骨铸就的!因为没有前人的探索,一个人穷尽一生可能还困在一个难题之下,正是有了前人留下的无数的功法秘籍,灵魂修炼才得以蓬勃的发展。

而成神的血路是用魔兽的尸骨铺就的,第一个觉醒者恐怕就是在与魔兽的战斗中得以突破,若不是因为灵魂修炼必须磨砺自己,使得当世的人类充满了血性,人类又岂能在这洪荒中建立文明?更何况修行者对资源的渴求无穷无尽,不战斗,从哪里来?

想到这里,焉离仿佛看到了那淋淋鲜血中的神座,冒着森然鬼气。

然而这种敬畏和恐惧仅仅存在了一瞬间,因为焉离听到了神座的召唤,那铸成神座的累累尸骨并没有哀嚎悲叹,而是带着强烈的不屈意志,在呐喊!那是人类在洪荒中一路走来追求生存,追求强盛的呐喊!

前人们在追求神座的路上倒下,成为后来者的丰碑。他们或许会为自己没能更进一步而感到叹息,却绝不会为自己踏上追求神座的路而后悔!至于那些魔兽的哀鸣和悲叹,却仿佛成为称颂神座的赞歌,若非觉醒者修炼灵魂,孱弱的人类还不知被多少魔兽捕食!

焉离突然明悟了,自己原本只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父亲所记载的东西并非谎言,然而听了苏薇的话,却突然明白觉醒者修炼灵魂并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而是关系到整个种群的延续,这或许是一份更为沉重的责任。

想到这里,焉离的眼神也变得坚定起来,“看来苏薇想去云中山脉,并不仅仅是为了玩乐,而是为了磨砺自己,我又岂能退缩?”

“好,我们去云中山脉,如果遇到危险,我会保护你的!”

苏薇看着焉离脸上的变化,心里暗自窃喜,“我只是搬出父亲平日训诫我的话罢了,每天听几遍耳朵都听出老茧,想不到却挺好用的。不管了,先上山再说,免得小家伙临阵脱逃。”

;

/br

/br

/br

/br

新书推荐: 我不是医神 我只是想安静的打怪升级 相月 甜茶 向日葵随笔 陌聊时代 明日盗火者 诸族之战 率土之欧皇大佬 共为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