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旺零小说 > 玄幻小说 > 弃天神帝 > 第十九章 孤高战神

第十九章 孤高战神(1 / 1)

“想不到,啧啧,真是想不到……”天骑士施洛格咂了咂嘴,也站在窗边饶有兴致的看了起来。“这架打的蹊跷,水晶天赋不是战斗天赋,怎么打得起来?”

许如晦倒是有所猜测,背着手说道:“不管是不是战斗天赋,有人欺你,你总要还手的。你看看他的水晶砖,力道还挺足……”

两人都会心的笑了起来。

施洛格看着场上焉离不断投掷水晶板砖,把王猛一直逼退在两步之外,说道:“现在这局面,水晶主魂的小子快不行了,板砖的杀伤力不够,但却需要消耗许多魄力,等一会儿他精神海的魄力不济,匕首主魂的小子一招就能把他放倒。”许如晦也点了点头。

焉离并不知道有两个超级高手在关注自己的战斗,更不知道对方已经得出了自己将要失败的结论,他还在拼命的召唤水晶板砖与王猛战斗,不过他清晰的感到自己精神海变得越来越滞涩,想要调动魄力召唤水晶已经变得越来越艰难。

“这样下去不行,水晶的特点是坚硬,是用来防守的,既然如此,我就不应该害怕与王猛正面交锋。但是刚刚尝试过凝聚水晶铠甲,以我的实力根本无法做到,如何才能发挥水晶擅长防守的优势呢……”

焉离不再朝王猛投掷水晶板砖,而是手中握着一块,与王猛保持合适的距离,用板砖去格挡王猛的匕首。匕首十分轻盈,焉离拿着板砖的手根本跟不上王猛的动作,因为主魂天赋的缘故,王猛的手又变得异常灵活,毫不留情的在焉离身上划了两道伤痕。

看着被血迹打湿的衣衫,焉离突然有了一丝感悟。

“匕首主魂虽然厉害,但毕竟只有一把,所以王猛的攻击永远只是一个部位,根本不可能同时对全身造成伤害,那就没有必要召唤出完整的水晶铠甲用来防御,只需要对即将遭到攻击的重点部位进行防护……所以我需要的就只是在匕首接近我身体的瞬间,在受到攻击的部位召唤出水晶!”

想通这一点,焉离再不犹豫,直接冲到王猛近前,“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看谁能抗得过谁!”一砖朝王猛头上拍去,王猛见焉离满身破绽,呸了一声:“想拼命?我到要看看你的砖头怎么拼过我的匕首!”

这一击王猛不闪不避,只是用手护住脑袋生生扛了下来,只求焉离的水晶砖打在身上的时候,匕首也能刺中焉离的身体,焉离也没有刻意躲闪,而是期望能在匕首刺中自己之前凝聚水晶进行防御,两个人就这样生生的撞在一起!

只听“咚”的一声,周围的人感到空气都震了一下。

两人冲撞之后弹飞出去,王猛只觉得手臂的骨头几乎断裂,发出一声哀嚎,而焉离闷哼一声倒地,又艰难的爬了起来,腰上留下了一道伤口,一层薄薄的水晶敷在伤口表面,也被血迹染红。

“还是慢了一点,水晶是在受伤之后才召唤出来。我要调整召唤的时机……”

焉离再次做好的冲击的准备,王猛也从地上爬了起来,丝毫没有犹豫,焉离再一次冲了上去!王猛被刚才那下撞得七荤八素,心里已经有些畏惧,但事到临头也没法后退,只得硬着头皮迎了上去——“咚!”两人再次弹飞出去!

“再来!”

焉离又一次从地上爬起,他的身上又一次被匕首刺伤,但是他感觉到了,通过观察对方的反应来判断受伤部位,并且提前召唤水晶防御是可行的!差的只是节奏,他还没有把握住召唤的时机,但他已经看到了水晶主魂用于战斗的可能性!

“我才不要当什么道具师,我要登上灵魂神座!”

“再来!”

焉离又一次朝着王猛冲了过去,而此时焉离在王猛的眼神中看到了恐惧!不仅仅是王猛,在场所有围观者都从焉离的身上感受到了恐惧,这小小的血染的身躯仿佛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脑海之中完全不知道什么是畏惧,只剩下疯魔一般的战意!

刘昭的心里咯噔一下,好像掉进了冰窖,看着焉离散乱的头发和锐利的眼神,那潜藏于脑海深处的记忆突然苏醒,他瞬间感到手足冰凉。

焉离是个好孩子。

或者说,是个懦弱的孩子。平日唯唯诺诺,疤脸一发火就被支使着到处干活。这样一个被卖到大圣堂做仆役的孩子,为什么却让刘昭忍不住冷嘲热讽,不惜放下身段也要与他作对呢?

因为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

大圣堂有很多仆役,与刘昭这些受到教育和培训成为未来战魂师的人不同,他们有他们的圈子,焉离年纪最小又是孤儿,在那个圈子里,毫无疑问的处在最底层,是任人欺凌的弱者。

刚来大圣堂的时候,他们会抢焉离的食物,指派焉离帮他们干活,甚至单纯的攻击焉离取乐,终于有一天焉离反抗了,六岁的焉离与十岁的孩子打,被揍得爬不起来。但是这并没有让焉离屈服,焉离一次次的挑战,直到十岁的孩子也无法在他面前占到便宜,这时他要面对的,却是成群的对手。

大圣堂的仆役们自然不愿意一个新来的站在自己头上,从那以后每一次开战都是焉离一个面对三个,五个,甚至十个对手,但焉离从没有屈服!那潜藏在瘦小身躯里的战意一日比一日旺盛,一日比一日炽烈,十天后三个人就无法将他打到,一个月后五个人最多打成平手,半年之后,那场夕阳下惊心动魄的一战,十个仆役倒在地上,焉离是唯一站着的人!

而那一天,为了取东西而回到演习场的刘昭,在角落里目睹了这一切,尤其忘不了的,就是那疯魔一般的身影,和那让他发抖的眼神。

在那之后,焉离再不与其他的仆役说话,却成了仆役们眼中的皇帝,所有大圣堂开给仆役的好处都交给焉离先挑。而焉离只要了一样——学习的权利。

在那以后,再没有一个每天打的头破血流满身泥土的小小战神,而是多了一个满身补丁却洗的干干静静的小小焉离。

也许就是那定格在刘昭脑海中的片刻,让刘昭忍总是忍不住想要与焉离较量,而在焉离一次又一次的退让中,刘昭淡忘了恐惧,甚至忘记了一切的起因和初衷,让一切单纯的变成了“欺负小叫花的游戏”。

可现在的焉离让刘昭意识到,那个孤高的战神又回来了。

这一刻,刘昭再一次感到了被恐惧支配的屈辱。

;

/br

/br

/br

/br

新书推荐: 共为魔 我的第三万次重生在一拳 童话爆炸了 喵有所依 我家竹马有点病娇 我妈是后土 仙神同修录 青葱的校园岁月 人皇殿 阎女不能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