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旺零小说 > 玄幻小说 > 弃天神帝 > 第六章 第一次喝酒

第六章 第一次喝酒(1 / 1)

焉离这时候才明白为什么明明才走了半天就停下来休息,原来许如晦早就知道附近有狼群,至于他怎么知道的,一个倾国大师充分运用自己的能力究竟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以焉离的境界根本想不出。

原本从沉星城到许如晦的领地用不了多少时间,但这段路现在变得漫长而不可预期,这完全全要看许如晦的安排!若以后每天都像现在这样故意找有魔兽栖息的地方,甚至偏离原本的路线,三五天的路程走上十天八天,甚至走上一两个月也完全有可能!

“并不是坐在殿堂里接受老师的教育才是修行,我的修行现在已经开始了啊。”焉离清楚了自己的处境,却没有对许如晦的安排抱有任何的疑惑和不满。焉离只是调整自己体内的气息,运行导魂术梳理魂脉。

许如晦提醒焉离道:“你刚刚训练的时候本来就几乎耗尽了力气,后来打狼可以说是在体力和魄力全面透支的情况下拼尽全力才取胜的,这种压迫自己达到极限的方式可以极大程度提高自己的魄力储备,趁着这个时候修炼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你不是有回魂烈酒么?喝一口炼化入体,能够省不少力气,大大提高你的修行进度。”

焉离取出回魂烈酒,按着鎏金壶嘴倒了一杯出来,拿在手上却有些犹豫。毕竟还是个孩子,对酒这种东西还有点抵触。许如晦一眼就看出焉离的心思,笑道:“回魂烈酒只是因为口感与酒相似而被称为酒罢了,其实根本不是什么酒,而是用特制的药水溶解魄晶形成的溶液,本质上是一种药材,放心喝吧,不会喝醉的。”

焉离这才知道自己多心了,自嘲的笑了笑,将杯中的回魂烈酒一饮而尽。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灌了下去,却瞬间带来如火烧般的感觉,焉离只觉得口干舌燥五内如焚,脸上也露出痛苦的表情。许如晦顺着焉离的脊背抚了一下,一股清凉的魄力进入焉离体内,将痛苦的感觉压了下去。

“你现在觉醒的时间不长,身上还保留着太多凡人的特点,所以会对这种魄力浓度高的道具有些排斥,等你的修炼渐渐深入,身体被魄力彻底洗涤之后就好了。现在专心炼化这口酒,不要让它白费了。”

听了许如晦的话,焉离赶紧闭上眼睛进入到冥想状态,全力将腹中的这团热火炼化,只觉得随着自己的魄力运转,这团热火不断散发出丝丝缕缕的力量掺入到自己原本的力量当中去。渐渐这团烈火变成柔和而可控的文火,再后来干脆变成一团暖融融的热气,这时焉离才真正感受到回魂烈酒的好处,那一口酒所含的魄力竟然与自己精神海的容量相差无几!

没过多时,焉离原本几乎枯竭的精神海再次被魄力滋润,更可贵的是焉离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精神海容量比原来大大增强,从精神海中流出的海水冲刷着自己的三条魂脉,让三条魂脉都变得更加宽阔结实,原本脐轮上的小精神海也从一汪浅池变得更为宽广。

“果然师父说的没错,在体力和魄力彻底透支之后,抓住机会修炼,起到的效果事半功倍,我觉得自己这么一会儿的修炼成果竟然堪比过去连续十几天运转导魂术的成果。”焉离彻底炼化了喝到口中的那杯回魂烈酒,许如晦问:“怎么样,精神海满了么?”

焉离摇了摇头,“只是感觉恢复了大半,再稍微冥想一阵应该会彻底恢复。”

“既然没有完全恢复就再喝一口,你的身体还在渴求更多的魄力,不要忽视这种渴求,如果长时间让身体处在渴求无法满足的状态,你的身体渐渐就会习惯了,再想提高就会比较困难。现在你还只能通过回魂烈酒这种加工过的魄力比较细腻的道具来补充魄力,以后等你的水平进一步提高,就可以使用魔兽的魄晶了,到那时你才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修行者。”

焉离听了许如晦的教导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倒了杯回魂烈酒一饮而尽,这次不需要许如晦的帮忙,焉离已经能够完全控制流入自己体内的这团烈火,很快将它们全部炼化,这时焉离感觉到自己的精神海前所未有的充盈,肉体因为精神海的充盈也变得更加有活力,焉离觉得身上的伤口麻麻痒痒的,似乎在以能够感受到的速度愈合。

“师父,我感觉自己身体上的伤在快速的恢复,这是什么原因?”焉离对自己身体的变化感到好奇,这种恢复速度几乎可以比拟当初使用了先天灵膏的效果。

许如晦摸了摸胡子说道:“那是因为你已经是一个觉醒者了,这种狼是普通的狼,它的攻击伤到的只是你的皮肉,而没有伤到你的灵魂。而你觉醒之后的灵魂可以激发肉体的活力,使肉体上的伤势快速的恢复。但如果伤到你的是魔兽或者觉醒了的修行者,你的伤就会是肉体和灵魂双重的伤,那时就必须要通过道具来治疗了。”

焉离惊讶的问:“那岂不是说普通的武器想要杀死我变得很难?因为普通武器造成的伤害很快就会恢复……”

“没错,所以修行者使用的是灵装,而不是普通的剑。不过说起来灵装的剑和普通的剑也没什么区别,无非是铸造的时候使用了能够伤害到灵魂的材料罢了,除非是高阶的武器才会衍生出各种神奇的攻击方式,比如苏家丫头的那把剑,那可不是普通的灵装,最低也是极品灵装,甚至可能是遗物级别的灵装。”许如晦耐心的给焉离讲解,这时焉离才意识到平日习以为常的东西里竟然有那么多的讲究。

“不知姐姐现在走到哪里了,她也像我一样在露宿么?”焉离的不由得想起那个与自己非亲非故却仿佛有着几辈子血脉亲情的小姑娘,想起那张时而嗔怒时而心痛的俏脸,一时竟然痴了。

“焉离……焉离?”

施洛格的声音把焉离从回忆中唤醒,他有些茫然的看了施洛格一眼,转而反应过来,姐姐已经离开了,自己正在跟随两位师父修行。

施洛格问:“怎么样,力气恢复了没有?我们再来练一阵?”

焉离点了点头,“好。”

;

/br

/br

/br

/br

新书推荐: 明日盗火者 诸族之战 率土之欧皇大佬 共为魔 我的第三万次重生在一拳 童话爆炸了 喵有所依 我家竹马有点病娇 我妈是后土 仙神同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