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旺零小说 > 玄幻小说 > 弃天神帝 > 第八章 良苦用心

第八章 良苦用心(1 / 1)

铁剑砍在魔狼身上冒出一阵火花,冰霜魔狼坚韧的毛皮将焉离的攻击挡了下来,但魔狼的攻击一样没能穿透水晶的防御。焉离和冰霜魔狼的战斗注定是一场持久而艰苦的战斗,这也是许如晦设计的初衷。不然给焉离一把好剑,一剑就能将冰霜魔狼斩成两段,那就失去锻炼的意义了。

“焉离的剑术已经很成熟了啊。”许如晦在一边赞叹施洛格教导有方,施洛格也点了点头,“他已经将斗剑术基础的东西都学到了,随着他以后境界的提升,斗剑术的威力也会越来越大。但是说到底斗剑术不过是一种常规剑术,就算能克制所有种类的兵器,一旦对方使出觉醒技,焉离还是要吃大亏。”

“过于依赖觉醒技和主魂天赋是现在社会的弊端,以至于人们都专注于提高自己的主魂境界和觉醒程度,突破了就能大杀四方,突破不了就只能忍气吞声,这很不好。”

许如晦对当下的社会风气有很深的感触,叹了一声:“实际上哪儿那么容易就能突破啊?多少人一辈子都卡在战魂师,多少人修炼飞快意气风发,结果一个境界卡住了,整个人的心态都受到巨大的影响,甚至彻底沉沦。

现在整个社会因为境界的不同产生了阶级分明的分化,境界高的看不起境界低的,甚至去剥削压迫他们,但实际上真的是因为他天生高贵或者聪明过人才境界高超么?很多人不过是仗着自己出生的早几年,修炼的早几年罢了,结果却因为这种森严的阶级体系将更为有天赋的年轻人摧折,太可惜了。

像你的斗剑术这样,不依靠境界的提高却一样能够增强实力,在与同境界对手的战斗中能够取得巨大优势的技巧,在我看来比什么都珍贵。我不急着教焉离修炼主魂天赋的原因也在这里,如果现在就开始教他如何提升境界,他一定会看不上需要大量时间训练却收效甚微的技巧,反而一味追求更高深的境界,早期提高境界很容易,但不会永远那么容易,必须在最开始就在他的脑海里种下实力和境界是两码事的意识,让他在提高境界的同时注意提高自己的技巧。”

施洛格点了点头,“您也是用心良苦啊。”

施洛格本人也是这种思想的主要推动者之一,年轻的时候他也因为主魂天赋和境界受到各种压迫,如果不是遇到许如晦,也许他就那样沉沦下去了。但他不甘心,正因为他的不甘心,许如晦才会在他的身后推了一把,让他一飞冲天,得到今天的地位。可以说两个人亦师亦友,许如晦甚至也动过让施洛格继承自己家业的念头,只是两人现在平起平坐,让施洛格当自己的儿子,许如晦哪有那个脸?

焉离那边就没空想这么深远的事情了,他正忙着跟三头冰霜魔狼拼命呢!手中的剑对冰霜魔狼而言杀伤力实在是太弱了,劈砍基本没什么作用,突刺能够伤到冰霜魔狼,但又容易被躲避,冰霜魔狼也不是那么好相与的,看准焉离的空档下手从不客气,焉离也就是仗着水晶主魂的动态防守才勉强坚持下来。

这时一头魔狼一跃而起,朝焉离猛扑过来,焉离调整步法整个身子沉了下去,想要借这个机会给冰霜魔狼柔软的腹部以致命一击,施洛格却在一边摇了摇头,“错了,不该用这个步法的。”

果不其然,施洛格话音刚落,另外两头冰霜魔狼也同时启动,口中含着的寒气全都朝焉离吐去,焉离的动态防守立刻召唤出水晶将寒气挡住,但两头冰霜魔狼的意图并非如此简单,从开始战斗到现在始终留存着的这口寒气威力之大远超焉离想象,竟然把水晶和焉离的双脚一并冻住,空中扑来的那头魔狼露出了锐利的獠牙,而焉离却已经动弹不得,只能召唤出一块水晶挡在身前硬抗了一记,这一下威力太大了,焉离整个人都飞了出去,原本将焉离冻在地上的冰块都被扯碎了。

施洛格对躺在地上的焉离说道:“你选蟹步是为了给空中的魔狼致命一击,但是却忽视了另外两只对你行动的封锁能力,你如果用飞燕步不但不会被封住双脚,还能趁势对空中的魔狼打出双连击。”

“谢师父指点!”焉离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又一次与魔狼缠斗在一起。因为这段时间一直是施洛格指点焉离剑术,所以焉离也称施洛格为师父,这下许如晦不干了,跟施洛格计较说:“你什么时候也成他的师父了?”

施洛格嘿嘿一笑,“我教他斗剑术,他叫我一声师父也没什么吧。”嘴上一副淡然处之的模样,心里却觉得十分满足,想着这斗剑术教的不亏啊。

许如晦哪里肯干?“他叫你师父,也叫我师父,这不是把我的地位给冲淡了嘛,这样下去我还怎么让他继承我的家业?不行不行,焉离别打了别打了,赶紧把那什么斗剑术给我忘了,我再教你一套剑法!”许如晦当真要去把三头冰霜魔狼驱走好重新教焉离剑法,被施洛格一把拦住,“老爷子你别添乱,好不容易引来的冰霜魔狼赶走多浪费啊。”

“为你一套斗剑术我继承人没了,这生意我赔大了,不行不行,儿子别打了,我再教你一套剑术!”许如晦干脆叫焉离儿子了,焉离也没空理他,心思都放在跟魔狼战斗上呢,说起来今天这考试的难度还真是有点过了,双方可以说是势均力敌,真要分出胜负恐怕要打几天几夜。

许如晦的动作引起了冰霜魔狼的警惕,他们中的一只放弃围攻焉离转而警戒许如晦,但许如晦第二次试图驱走魔狼的时候,正在围攻焉离的两只还是分心了。焉离见魔狼分心,一瞬间有些犹豫要不要趁机进攻,转念一想:“我真是傻了,跟狼讲什么江湖道义?”

“不管是人还是狼,战斗中分心是要死的。”

焉离轻舒猿臂向前递了一剑,那魔狼想要反应已经来不及,正中心窝,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另外一头狼见伙伴被刺死乱了分寸,急忙冲上来却正中焉离下怀,一个背剑式刚好又将这头狼刺中,焉离心知这一剑并非大伤,转身当头一剑,魔狼呜嗷一声没了声息。

第三头魔狼吐了一口寒气,焉离闪身躲避,却见那最后一头冰霜魔狼飞也似的逃跑,隐没在夜色里。

;

/br

/br

/br

/br

新书推荐: 我的第三万次重生在一拳 童话爆炸了 喵有所依 我家竹马有点病娇 我妈是后土 仙神同修录 青葱的校园岁月 人皇殿 阎女不能惹 神豪从重生后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