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旺零小说 > 玄幻小说 > 遁世仙语 > 第三章 震怒

第三章 震怒(1 / 1)

尽管这森林带给他一次又一次的震撼,但他突然记起大人们说过这“蚀骨林”的由来,这和实际并不相称的名字,但传说却并非空穴来风,于是沈天也不敢贸贸然深入,毕竟现在时间不多了,他打算逐次对这森林进行探查,他觉得这森林既然会被人设下限制法阵,那就不会单单从表面上只是漂亮这么简单.而且这么大一片林子,也不是一两次就走的完的.

回去的路与进来就不一样了,不会有眩晕感,沈天抱起那只兔子,摸了摸它的小脑袋:“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可能一辈子也进不来了”.对他来说,这只兔子和他有很深的缘分.而到后来,沈天顺口叫它贼兔儿或者小球,不为其他,就因为从那以后开始沈天的背篮里时不时会有一只野兔不知从何处突然蹦出来跑进去,横扫他辛苦摘来的野菜吃的饱饱的才肯出来,而借着这位贪吃的朋友,沈天又多次探访了这片森林,在几次探访之后,沈天忍不住告诉了海明和小琪,在得知他说他跑到那片森林时,两人着实不敢相信,惊诧万分之下好奇心作祟也和沈天一起去探险,话虽如此,但出于安全考虑,他们与森林的最深处保持了距离,只因那里面不时传来兽吼声,虽然微小但分外怖人,要说在这森林里最大的收获,就是沈天在森林中心处发现了一处巨大的树屋被掩盖在繁茂的枝叶中,足有五人合抱之粗的巨树恰好托起整座树屋,又恰如其分的将其掩盖.沈天轻松跳了上去,海明和小琪可没有沈天这种身手,结果只能沈天一个人外加一只兔子上去,留他们两个在外留守.

沈天在念力的合力下,身体轻盈的落在到树上,念力解除后勉强站住了身子,就在这时,沈天肩膀上的小兔变得挣扎起来,好像在惧怕什么.

“你怎么了,不会怕高吧,哈哈”沈天忍不住调笑道.小球却没有理会他,自顾自跳下他的肩膀,躲到了一边.沈天也没太当回事.当下只想进树屋一探究竟.

这座树屋受大树支撑,悬于半空,同时树屋上长满了花和藤,乍一看难以分辨.细细端详倒像是一个美丽的姑娘展开着绿臂,将这树屋,紧紧拥入怀中,这树屋上方,从其他巨树延伸而来的枝干繁盛叶茂,在树屋上方数丈处如穹顶般罩住,只留下一小块空白处可以看见苍蓝的天空.

在短暂的感叹之后,沈天便推门而入,而事实上,这座树屋似乎有很多年没有人住了,累积了相当厚度的灰尘,里面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排书架上都被书充斥的严严实实,看来这个树屋的主人知识相当渊博,不过谁知道现在跑哪里去了,沈天随手从书架上取下本书,里面写的内容大多是用其他国家的历史或者文化,书架上的书涉及各个方面,医学药理,法术研究,甚至还有宗教典籍.反正都是沈天看不懂的东西.沈天四下翻找,却没有找到什么有关炼丹的书籍,心下失望至极.

“小天,你找到什么了没有!”

“太阳都要下山了,快回去吧,要不然会被大人们发现的”

小琪和海明在竭力呼唤着他,沈天正不爽,“什么神仙,连个屁都没留下”,原来他还在打神仙的注意,偏偏这些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典籍却被他看的连屁都不如,自从他父母过世之后,他就是这样执着,也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执着于炼丹,救人?自救?他一直没心没肺的游戏在小河村,与他相交熟识如小琪海明者也很少知道他的真实想法,他们只觉得沈天比他们有勇气,又有点傻,平常又有点呆.又隐藏的太多.所以沈天的朋友很少,假使没有小琪和海明或许他一直是孤身一人,这份孤独,和他的性格完全相反,却又恰如其分的碰撞在一起..

沈天随声呼应后又看了一眼书架,忽然发现一本比较精致的书,顺手取了出来,他不想就这样空手而归,至少拿个战利品去跟老伙计显摆显摆.他心中一喜,把书揣在怀里径直跑了出去,他不会知道,因这本书影响的三个人的命运,包括他自己.

在三人回村子时已到傍晚,在听了小米婆婆几句唠叨后,沈天不好意思地把自己数落一遍,又发下永不再犯的誓,婆婆这才作罢,他几次跑到森林里的事他除了小琪海明以外没有向任何人透露只字片语,包括婆婆,他自知婆婆严令禁止他不可“无事生非”,尽管探查一阵后在沈天看来那里根本什么都没有,除了有人故意施法有点让他在意之外.那本带回来的书沈天翻了翻,像是某个人的手抄本,字体雄健洒脱,笔走龙蛇.连沈天这种超级门外汉都看的出来是好字.淡了神仙的念想之后他打算拿来唬一唬瞎子爷爷,就说是神仙相赠,看他信不信.

“老友,老友………”第二天,沈天在瞎子爷爷家门口大咧咧的叫到.这时头上突然被轻轻敲了一棍子.一个苍老却有力的声音笑骂:“说了多少次,别这么没大没小的,再叫老友,小心我扁你”“嘻嘻嘻…….”

“我今天没什么故事和你讲,对了,你上次话没说完就跑了,我还道你不会真的跑去那里了吧”

“你觉得呢,听我慢慢道来…….”沈天充分利用自己从说书先生那里学来的胡侃技能,装模作样的把自己的经历一阵改编,讲的荡气回肠,跌宕起伏,一波三折,说自己如何遇见神仙,神仙如何厉害,差点没说神仙家的便盆都是金子做的.

“然后呢,神仙就说我仙骨奇灵,慧根极佳,天资聪颖,反正就是些溢美之词我也没带回来,然后呢就封我做了他的关门大弟子,授我他毕生功力,逆天修为,如何…..”沈天信手捏来连草稿都不用打,显然对自己的发挥十分满意,如果不是瞎子爷爷往他嘴里塞了颗糖,只怕他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反正他对沈天的鬼话一句都没听进去.原本之前的担心顿时消散一空.

“可惜啊”瞎子爷爷长叹一口气.

“你也这么觉得啊,太可惜,他说他有事得先走一步,过些日子再来提点我,你说可不可惜”沈天佯装叹息.

“可惜我有生之年竟然看不到群牛飞舞的奇景,只在是引为一生之憾啊”,瞎子爷爷望向蓝天神情缥缈道.

“群牛飞舞?哪呢,哪呢”傻傻的沈天还没听出话外之音,跑到屋外到处张望着,把爷爷差点笑出病来,“在你那张嘴里啊,哈哈哈哈哈哈”.

沈天当下知道自己翻倍刷了,小脸一红,连嘴巴都开始哆嗦道:“我..我才没…才没吹牛呢,对了,你看,这就是证明”.又突然想起他看不见,心怕会打击到他,又赶紧接着上一句“神仙有给我一本秘籍”,他翻开那本书,忽然发现他根本就看不懂这里面写了什么.

“怎么,神仙给你的秘籍一定忘了落款了,不会还找你收钱了吧”瞎子爷爷被这小子逗得哈哈大乐,直到他一定又被谁给坑了,上次落在自己这里的是糖豆,这次不会把全部身家都翻出去了吧..

听到落款,沈天忙翻到扉页,看到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字,登时理直气壮起来说:“听好了,我师父叫高天客,怎么样,师傅说我和他的名字里都有一个天字,与我有缘着呢”.

谁知,听到这三个字,瞎子爷爷的笑容突然凝固起来,有震惊,又不解,有悲哀,空洞的双眸竟然像看到什么深仇大恨的东西一般,把沈天吓了一大跳,他渐渐的垂下了头,瞎子爷爷声音似乎又苍老了十倍但却有严厉了十倍:“你真的去了蚀骨林了对吧……”他原本从未提过那片森林,只是沈天想当然的以为神仙就该在那样神秘莫测的地方,他以为这只是爱幻想的孩子信口胡说的童言罢了,怎知……

“我…..我…..”沈天看见原本有说有笑的爷爷表情愈发凶狠,一语道破了事实,当下心虚,但却不能不说事实;“是”.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传出,沈天惊愕的捂住自己的脸颊,看着这变得陌生的亲人竟打了自己一巴掌,他不敢相信,眼泪不停在眼眶中打转.“为什么…..”

“这是我要问你的,到底为什么你不听我的劝,到底为什么……”瞎子爷爷反倒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几乎是用吼出来的表情变得凄凉,他忽然向前将沈天紧拥,眼泪竟比沈天先掉下来“你不可以变成他,我求你了,别去了,别再去那里了忘了那名字,忘了高天客好吗……..”他一直在喃喃自语,像是在乞求什么,沈天不知所措,在他的怀里听着他的低声哀求,不知怎的,他的眼泪无声划过脸颊,静静地,他只想对着这痛哭的老人说:“嗯,我会变成…..你希望的人”,颤抖的言语,还有沈天不断紧攥的拳头,此时,他在瞎子爷爷的怀里,无声啜泣.

/br

/br

/br

/br

新书推荐: 元气少女恋爱手册 医女锄田 紫雾山庄 双世妃燕之邪王独宠 诸天苟命 诸神之弈 尽尘封 末日的田园生活 抽到个仙王老婆 司先生的重生小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