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旺零小说 > 玄幻小说 > 遁世仙语 > 第四章 玉道盟

第四章 玉道盟(1 / 1)

流湘郡小河村蚀骨林

夜间,皎洁的月光洒满大地,天地间浩然一色,那月,那星,还有那仙宫的灯火同样撒在那片奇异的森林,竟渲染出一种别样的静谧,多了一丝死亡般的沉静,与白天的景象相反,夜间的森林,原本的参天古木,奇异花草,小河流水变得神秘莫测,阴森恐怖,由于枝叶繁盛,林间唯留下斑驳的光,勉强用残存的光晕点亮昏暗的森林,寂静的夜,孤独的树海.这对小球是寻常不过的景象,它像是这森林唯一的生灵一般,在林间穿梭着,不过,今夜可能会有些不同.

在森林最深处试不试传来低吼,小球知道,那是最危险的所在,所以它早早的避开了,对它来说,在这里夜间也是一片乐园.只不过,那和带着好奇心,还会带着一堆美味来找他的小男孩和他的朋友们却有些时日没有在出现在森林里了,为什么呢.就在这时小球看见了树屋方向传来微弱光亮,它还以为是沈天又来了,三蹦两蹦的朝着树屋蹦去,只不过到巨树之下,它去只能看着树屋间的光线愣愣出神,殊不知那里面根本不是沈天,而是黑暗的魔鬼.在酝酿着.只待张开大口吞食猎物.

流湘郡小河村

从那次被瞎子爷爷训斥以后沈天已经很久没再踏入那片森林,他同时编了个理由告诉小琪和海明说不可再擅自进入,他始终不知道瞎子爷爷为什么会有那种反应,那叫高天客的究竟和他有何关系,是他的仇人吗,亦或者是亲人.那本带出来的书也被他没收了,并要沈天答应不可再犯,不可再擅自踏入.沈天不希望在看到他那样的神情,也去他有什么不能向他人诉说的过往.沈天趴在课桌上,让自己不去想那些事,再过几天他就十六岁了,这就意味着成年与责任,可惜他的父母没能来的及看到他的成人礼.

不知怎的,他这几天总有些心绪不宁,总觉得平常生活的一切都变了,从他进入那森林开始.就好像和一个个谜团交错着.而瞎子爷爷离谜团最近,离他最远.话说回来,一直叫爷爷,但他的真名叫什么还真不知道呢,这也成了沈天好奇的事情之一.

这天,气温比往常任何一天都要闷热,看上去一场暴雨在所难免,不过在这样炎热的天气,依然有人在“辛勤工作”.比如说,这些人.

“请相信我们吧,世间的一切真理都会由我等为您解答,天道与我等同在,万物与我等同生,加入玉道盟,必将进入极乐无穷地………”.一行十余人,衣着怪异,口中念念有词.敲锣打鼓穿乡而过,这个称为玉道盟的组织今天突然在村子里出现,在戏台子上,广派传单,大声喧嚷,把村子里嚷嚷遍了,引来一众人围观.沈天并不是个爱凑热闹的人,他只会在意他好奇地东西,不过这玉道盟为得到更多信众,展现了种种在小河村看不到的高深法术,比如御兽之术,他们随身带来一只金翅火蜂,那可是极为罕见的蜂种,金翅火绒,巢穴远在火瀑之地,但就算能找到也未必抓住,这种蜂,经火瀑千年火灵滋养浸润,得到了惊人的攻击力,蜂针除了蜂毒更混入了极强的火毒,很难用灵力排出体外,一旦被蛰,若无人相助必死无疑,但这金翅火蜂的蜂蜜除了能助长功力,跟能延年益寿,才使人趋之若鹜.玉道盟的人将火蜂放出,同时催动灵力,那火蜂顿时急速乱窜,用肉眼难以捕捉,只看到一条火红色的轨迹在空中周折翻转,让人目不暇接,最后竟生生在空中绘出玉道盟三个字.最后,那火蜂缓缓落入一人掌心,

眼见这般,围观的人如炸开锅一样竭力欢呼,其中有几个“格外卖力”沈天年纪尚幼,见识尚浅,却也知道这些人的逢场作戏,心中不屑,不过看到这样的东西又如何能不心动,于是他拨开人群,极力向前拱去,只看到这一行人当中年龄有大有小,最大的看上去已有花甲之年,最小的似乎只有八九岁,看着这些比自己小得多的孩子正挥汗如雨的极力宣扬,心下不忍,正要上前.却听到:

“滚,滚..滚出我们村子,你们这些败类…..”洪亮且愤怒,像一只狮子在咆哮.

“谁允许你们进来的,快滚,我们村子不欢迎你们,你们还嫌祸害我们村子不够吗,”顺着声音的方向,那身影正疾步向前,手里还拿着一根拐杖,疯狂的挥舞着,围观的人群受到惊吓后四下散开,惊恐的看着那个人,沈天随着人流被挤开,最后才看到那声音的主人,却没想到竟是瞎子爷爷,后面海明正拉着他,但是瞎子爷爷此刻却好像变的力大无穷,险些将海明推倒.

“爷爷,你冷静点….”海明不断地在叫喊着,哪知他却充耳不闻,继续吼道:“你们难道都忘了吗,六年前就是他们来到这,摆出这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哄骗我们.”

沈天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吓懵了,缓过神来之后,一同上前拉住爷爷,生怕他失去控制,干出什么傻事.

那玉道盟的人眼见有人搅局,心中不快却并未流于表面,只见一个人缓缓上前,深鞠一礼:老人家有礼了,今日我们前来只为传教,不为其他,却不知老人家与本教有何深仇大恨竟出言诽谤,叫人好生奇怪”.

“你少摆出这一副道貌岸然的姿态,你敢说六年前不是你玉道盟跑到我们小河村装神弄鬼,活活烧死几条性命,带走数十名孩童,你们做下的种种恶行,以为能瞒天过海吗.你说啊!”.瞎子爷爷的一字一句,都让沈天心头大乱,他是在两三年前来到小河村的,却不想这里竟然还发生过这种事.

“老人家的话实在叫人费解,我玉道盟自成立之初凡入我盟教人,信我大义者,我教必竭尽全力搭救于他,似您说的这般子虚乌有的事,我们不曾做过,也不会做的,六年前我们确实到访于此,但小河村都在盛传我等美名,还望老人家万万不可胡言了,”那人善于言辞,三两句就说的在情在理,反倒引起一阵共鸣.

“对啊对啊,当初还给咱们送大米来着……”

“治好了我家小孩的病呢”

“没错,葛三那么重的病都硬生生从鬼门关拉了回来,现在都生龙活虎的呢”.

渐渐地,谈论声此起彼伏,不消一会就引来了更多的人群,词锋一转,倒转向瞎子爷爷了.

“老高这一把年纪,会不会脑子不好使了.”

“也是呢,眼睛不好使没想到心眼也不好使,说人家干什么也没想过自己看不看得见,真是荒唐”

沈天第一次知道瞎子爷爷姓高,他深感他与高天客这个人有联系,但现在不能多言,当务之急是快离开为好,否则留在这里惹人非议.到时再问个清楚.

瞎子爷爷,不,是高爷爷正要发作理论,肩膀被一只大手抓住,只听到一句话,声音很轻,似乎很疲惫,好像刚刚睡醒一般,说道:“别闹了,老爹.”

如果刚才的高爷爷是一只发狂的雄狮,现在像是忽然被击倒一般一动不动,但沈天感觉到,他的身体在颤抖,嘴唇,眼睑,脸颊都在跳动,难以置信,又好像不想相信,他沉默了,没有任何话语,只是那张脸.沈天也看过,那张在听到他去蚀骨林时一般的面如死灰.

“小高,你来的正好,他既然是你父亲,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玉道盟的人似乎认识这人,向他交代道.

“明白,你忙你的吧.”那小高回答道.

围观的人群迟迟没有散去,只是一直观望着这一幕,似乎在等着一出好戏,但那沉默的氛围压得海明和沈天透不过气,海明在身边小声道:“小天,我们先走吧,这两个人都怪怪的,刚才爷爷差点把我吓死了.”

沈天正欲回答,他的肩膀也被一只大手覆盖,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都散了,都散了,看什么呢”,沈天一回头,只看见雷一鸣高大的身躯出现在他的身后,对着围观的人叫着,随后看了看高爷爷一眼,说“老人家,有什么事回去说吧,在大街上招人眼可不好啊.”

高爷爷重重的哼了一声,挣开了小高的手,转身走了,沈天心下担心也想跟着去看看,雷一鸣手上多用了几分力抓的更紧了,沈天一时吃痛,叫到“干什么啊.”他原本就对这家伙没什么好感,现在更多了几分不爽.

雷一鸣道“小孩子家懂什么,快回去.”

在雷一鸣的再三要求下,沈天和海明先行离开了,此时人群早已散去,雷一鸣看了一眼小高,眼睛闪现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而小高,仍旧是一副疲惫的眼神.似乎什么样的情况都无法打动他.

沈天和海明到了沈天婆婆的店里闲坐着,沈天满怀疑问得向婆婆讲述大街上的所见所闻,而最后婆婆为他讲述了一个故事,高爷爷和高天客的故事:

“六年前,这玉道盟来到小河村传教,玉道盟盟主自称明王,代表真神发言,据说他修为高深,慈悲为怀,所以很受附近百姓的爱戴,那时候的老高,也就是你们嘴里的瞎子爷爷,精于算筹,他占算到小河村有大劫,于是他断定这与玉道盟有关,便对玉道盟颇多留意,毕竟占卜之术,只能为佐,不能为凭,那时,老高的儿子,高天客,竟然好像被玉道盟迷了窍一般,不顾老高的劝阻执意入教,好像还成了明王的弟子之一,”

“他就那样离开了,没有什么理由吗,哪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就那样离亲人而去的”沈天疑问道.

“这点我也不清楚,当时老高都说小高魔障了,想当神仙想疯了”婆婆说这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看了沈天一眼.

沈天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对婆婆的眼神多了几分闪躲,在一旁的海明又问道“那,瞎子,啊不,高爷爷为什么知道什么火烧村民,还有什么拐带儿童,不会也是占算出来的吧,”

“这还真不知道,当时有几个入了玉道盟的人回来倒是一直夸玉道盟的好,到后来,就没再见过他们了,老高这个人虽说平时爱开玩笑,但是他说的话,从来都不是无凭无据的,总之你们两个也离这个什么玉道盟远一点,他爱糊弄谁就让他去,”

“哦”两个孩子都应声答到.

“海明很乖,我不担心,可是小天,你的脾气我清楚,好奇心太重,有时候还喜欢冒险,可能就是这样才没什么朋友,你要管好自己知道吗”

“我………”沈天顿时无言,“这有什么,没准我以后的朋友全部都能上天入地呢.”,他的心里忽然冒出这个念头.

/br

/br

/br

/br

新书推荐: 无限绝望游戏 桃源山村 我宁采臣 动物天堂计划 盖世真龙 暗恋对象竟会反套路 从修为被封开始 拿错剧本投错胎 快穿之男主都是恋爱脑 女帝背后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