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旺零小说 > 玄幻小说 > 遁世仙语 > 第五章 过往

第五章 过往(1 / 2)

流湘郡蚀骨林秘境

在那所谓的蚀骨林里,沈天足迹踏入的只有一小部分,而在密林最深处,有一大片树屋用铁链相接悬在半空,乍一看令人陡生宫殿的错觉,而那支称树屋的巨树,树腹不知被谁挖空制成树洞,在洞口处又被设下禁制,红光随着某物的撞击而红光闪现,又再次消于无形.

这里,其实是玉道盟废弃已久的据点之一,不过现在,人影似乎又再度填满了这里,玉道盟盟主明王和他的信徒早在六年前就已经入驻此处,凭借其浓厚的灵气很快便使玉道盟壮大起来,最后,拥有众多信徒和装备的玉道盟也开始对外扩张,原本在小河村附近设立的据点被废弃,只不过有几道厉害的禁制被保留了下来,以此来声明对蚀骨林的所有权,再加上他们不断宣扬蚀骨林的种种危险,使常人根本无法靠近.在小河村,村民民风淳朴却少有见识广博的人,历代只是靠山吃山,与外界鲜有联系,所以也不知玉道盟究竟有何种“盛名”.

明王此时站在一棵巨树的最顶端,他一身灰色长袍,两手抱胸,紧闭双目,进行着有规律的强而有力的吐纳,灰白色的长发随风摇摆,若以年纪来断,他的体格高大得令人惊讶.岁月似乎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太多刻痕,即使,他已经年进六十了,过往六十载为刀光剑影拼杀几度春秋,明王身上的杀伐之气更加非比寻常,伫立于整座树林几乎伸手可摘天际的最高点,虎视于前,带着一种欲鲸吞天下的气势.

这时,有人急速向明王靠近,最后落在离明王稍低的一处树枝上,拱手一礼,轻声说道:师傅.

“是小高吗”

“是”

“今日传教活动进行得如何”

“一切顺利”

“哦?我怎么听说今天竟有人来捣乱啊,而那个人,你应该没忘吧”,明王双眼微睁,带着一丝令人恐慌的笑意和威严.

“老父不知所谓,只不过对早些年的事耿耿于怀,弟子一定会好好开导他”小高的身影隐藏在繁茂的枝叶当中,但微微发颤的声音叫人感觉弱不禁风.

“哈哈哈哈…….一定要好好开导他,六年前他不肯入我教,但他毕竟双目失明,否则他的演卦之术倒叫人拍案叫绝啊.”

“那弟子告退……”话音刚落,那最高出的人影忽然消失,而下一秒明王高大的身躯就出现在高天客的身后.高天客只觉得后背发冷,汗毛倒竖,明王那极其危险的气息不停在敲打着他的心脏,只听到缓步向前的声音,然后一只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明王那略带笑意的声音此刻令人毛骨悚然,他压低了声音,在高天客的耳旁一字一句,声寒如冰“不要以为回来小河村能改变什么,你的村子,你的父亲,你的一切,都在我明王手中,即便现在玉道盟元气大伤,但只要有我明王在,你就绝对没有自由的一天”.

高天客只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和嘴唇都在发颤,他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竭力撬开自己的嘴“蒙师父教诲,弟子铭记”.

听到这句话之后,高天客感到身后一阵强风刮过,带着一片肆无忌惮的狂笑.高天客立在当场,紧绷的拳头流下了几滴血,他咬着牙,不停发颤.

村北墓地

沈天一直对只有一面之缘的高天客心有疑问,所以和海明和小琪一起到高爷爷家看看,哪知到高爷爷家却不见人影,据街坊说,高爷爷一大清早就捧着一堆祭奠用的物品摸着去墓地了.到三人赶到时,只看见高爷爷睁着那双无神的眼睛盯着墓碑正在愣愣出神.连身后的三人都毫无察觉.

沈天三人不忍打扰,就那样静静的待在他身后,端详着墓碑上的照片,那是一张极其安详的女性脸庞,眼睑低垂,似乎有说不尽的温柔,年纪想必要有四十岁了吧.但嘴角挂着和高爷爷一般的微笑.看上去美丽非常.

“她是我的妻子”,一直拄着拐杖的高爷爷忽然发声道,然后轻笑“很漂亮吧”

小琪甜甜的道“嗯.好美啊,除了我妈妈,小琪还没见到那么漂亮的人呢”.

“你们三个小鬼干嘛跑到这里来啊”

“我们是来看高….”海明正想说是来看高天客的,但沈天觉得情况不明,加上那日高爷爷的种种态度,还是不要勾起他的旧痛旧伤的好,所以捂住海明的嘴,插到“我们是来找你玩的,老友”

“都告诉你很多次了,别那么没大没小的”高爷爷轻弹了一下沈天的小脑壳,然后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想来看那个逆…..臭小子吧”.

“对啊,对啊”海明一下子脱口而出,沈天愣是没拦住.“不过主要是担心你的状况….”

高爷爷心中之痛岂是三言两语倒得尽的,玉道盟的出现让他无比愤慨,他原本不知自己的儿子这六年来到底过得如何,即便当初他突然不顾阻拦不辞而别,老高嘴上不扰但心中挂念,现在儿子一声不吭地忽然出现,却让他不知要用何种心情面对他,心中烦恼无处宣泄,让他现在面容憔悴,好像又老了好几岁.看见这三个孩子为他担心的孩子,他寻摸着一处坐下,然后说:坐过来,我和你们说道说道”,此时,清风拂过这个哀伤的老人,开启他尘封已久的往事.

“小天,我说的是我那个儿子,那年,他妈妈身子弱,四十好几才生了他,但不久之后就去了,那时,我的双眼并未失明,凭借演卦之术,也总算是小有名气,现在想想,演卦只不过是试探天意,每一个占卦者,是无法占算出自己的命运的,只可怜孩子那么小妈妈就没了,说来这孩子从小开始就心细如丝,学校的老师都夸他天分,别人要学很久的灵术,他自己琢磨也琢磨会了,但那时,离坤和神沅忽然开战,为躲避战乱,我们离开了大都,找到了流湘郡这处僻静的所在,从那开始,听说战争很快就被平息,但我们父子还是愿意呆在这里,虽说不上富裕,但每天都很快乐,但是….”高爷爷话语一顿,那后又说道“就在六年前,玉道盟忽然出现,令我非常不安,于是我演算一卦,算到这玉道盟暗有鬼胎,只是不知他们想采取什么行动,却不想,这一卦,连同我们也牵扯其中,或许是这样,才会有后来的事”

“玉道盟来到这里由于为村民排忧解难,很快就和村民打成一片,有一天,他们找上门来,说希望我能加入玉道盟,与他们一起共谋大事,我当即拒绝了他,哪知第二天,明王竟然亲自来了,还说看上了小天的潜质,想收他为徒,那我更是不会同意了.明王也没多说什么,与我谈了一会儿就走了,临走时还说了句话”

“什么话啊”沈天忍不住问道.

“他说,卦演天论,但天不由人”

“什么意思啊”小琪问道.

“意思就是,卦能知天意,现天变.但苍天岂会任人为之”高爷爷叹了口气说道.

“从那开始,不断地有人出现在周围,明王开始派人监视我,小天那时候每天都缠着我学演卦之术,我还感觉很奇怪,后来却发现他和明王走的很近,我一气之下将他禁闭,我想弄清楚明王究竟意欲何为,结果却发现恐怖的事实”

“就是您说的焚烧村民和拐走儿童的事吧”沈天问道,小琪早就不敢听了,捂住耳朵.

“是啊,眼见如此,我本想带着小天一走了之,但当夜他就不辞而别,而我的视力不知为什么也渐渐消失了,那时候,真可以说是人心惶惶,村长虽然说在着手调查人口失踪,但却始终查不出什么,于是大家都来找我,说是让我算一算是不是玉道盟在作祟,好在那时还能看见,可结果却大出意料,每一次的结果都不尽相同,所以,即便我将所见所闻告诉大家,大家渐渐的都不再相信我,说我是骗子,后来,玉道盟要离开时,我竟让发现小天在明王身后,就这样和他走了……….”

“这是为什么啊….”沈天嘀咕道.

“也许是因为小天牵涉其中才会使卦象有变吧,可我始终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会………在他走了之后,村子的混乱一下子平息了下来,没有人再谈论人口失踪的问题,好像从来没听过一样.”

新书推荐: 末日的田园生活 抽到个仙王老婆 司先生的重生小娇妻 女影后成长史 洪荒之请祖宗为巫族做主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退圈后我成了国宝级神医 乱世必为王 重生谈场甜甜的恋爱 重生妈咪太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