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旺零小说 > 玄幻小说 > 遁世仙语 > 第七章 魔宴

第七章 魔宴(1 / 1)

流湘郡小河村蚀骨林深处

乌云似乎没有散去意思,难以知晓现在究竟是何时,在蚀骨林里,和往常不同,死一般的寂静,听见树叶擦过树梢掉落在地上的声响,在大雨的冲刷下,浇灭了原本活跃在森林里欢呼雀跃的声音,只留下能撕扯万物般冰冷的残酷黑暗,那种冰冷,几乎吸一口能把肺也冻伤,一场魔鬼的盛宴即将展开.

在那隐秘的连环树屋中心处有一片巨大的空地,明王俯视着,看着玉道盟其余数十教众手持八卦盘呈环形分布在其他树屋的屋顶施展结界,幽蓝的结界四下围起,看似柔和却牢不可破,像一个倒扣着的碗密不透风地围起来,在结界深处,有一只葫芦正安静的立在左下角,明王随手一挥,葫芦口出的塞子被拔起,结界顿时红光大盛,鬼气腾腾,在结界里,隐隐有物体在冲撞着结界表面,却又强而有力的结界弹回内部,如果仔细看的话,那是数以万计的灵体在不断游离,也就是所谓的灵魂,不过那灵魂夹杂了尖叫,绝望,愤怒和不甘,而上万的灵体全部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那从灵魂深处发出的鬼啸,依旧慑人.明王振臂一挥,说道:“开始”.

在明王示意下,教众们举起手中的八卦盘,齐声高呼道:“遵我圣贤之音,循我指引之归处,归去吧,归去吧…..”在众人的齐声吟唱下,亡灵绝叫愈烈,对结界的冲撞也更加疯狂,原本黑暗的森林从中心光斑点点霎时间蔓延到整片森林,将漆黑的乌云也瞬间变得光彩夺目,不知情的人们,此时在村庄中眼见天际红蓝光采,还道天佑万民,赐吉兆,示丰意.殊不知光芒绚烂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亡灵忍受不住教众法音的煎熬,在不断牵引之下,似乎失去了自我意识,沉寂下来,化为灵团,带着一条猩红色尾巴,纷纷朝森林深处不计其数的树洞飞去,那场面,仿若流星纷飞,但赤红的流星却也是,生命的转瞬即逝与注定陨落的未来.

在结界中,仍有少数灵体在顽强抵抗,明王就在此时下令停止吟唱,将剩余的几个灵体关在结界内,其因便是这几个灵体对他另有用处,其中,高重明也在.

明王从树屋顶缓缓落下,束起的灵力如风般聚在他的身上,托住他的身体,到接近地面时,明王右手往空中虚抓,竟生生出现一只金色禅杖,虽在红与篮的映衬下仍然通体透着金色的光泽,庄严肃穆,令人陡生敬意,在禅杖顶部,镶着一颗水晶珠,晶莹透亮,熠熠生辉,其中又有一股银色灵气不停窜动,甚为炫目.

明王走近结界,开口道:“高重明,六年一别,真是久违了”.

结界中,灵体的其中一人便是高重明,此时却已经被抽出灵体,封到这里,肉身已经不知所踪,看见明王,顿时怨气大起,却无法言语,只能在结界边缘处与明王对视,愤怒的双眼透着一丝不甘,几乎是想用眼神将明王千刀万剐.

“你,只是我以防万一留下来的后手,如果我没回来你可能还可以多活些时日,但现在算是我玉道盟危亡的关头.只能让你为我的大业奠基了”话语刚毕,高重明变得更加疯狂,与其他灵体不同,他一直朝着明王的方向冲撞,癫狂,不明,愤恨,绝望,对生者的眷恋和对自身的自责,一股脑冲上心头.为什么,仅仅是因为前半生得到太多就要后半生失去所有,天道的必然循环为何如此百思不得其解.到底为什么,小天,你能告诉我吗,到底发生什么,到底还要失去多少,到底要折磨我多久到底世界的天道是什么啊!!!!!!!!!!,

各种想法接踵踏来,占据高重明的内心,让他将要崩溃,他抓着自己的头,仰头长啸,而明王,似乎看到自己最满意的结果,也仰头大笑了起来,他亲手毁掉太多的东西,在理想的崩塌之后,又再一次寻找东山再起的良机,现在,就是那个时候.就在此时

“住手!!!!”从黑暗深处传来一声咆哮,如平地一声惊雷,沈天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了过来,稚嫩的脸上带着愤怒与心痛,而此时最惊讶的莫过于明王了,他命教众在森林周边设下禁制结界,若非玉道盟众人不可入之,与原先那会模糊视线致人迷途的结界不同,那结界会阻隔所有外来灵力,为什么这区区小鬼能长驱直入,难道他一直就混在身边不成,不可能,要是那样自己要就察觉到了才对.

沈天暴喝之下,如离弦之箭破空而走,冲向结界中的高重明.

砰的一声,爆破之音响彻天际,沈天不顾一切直直撞到结界之上,那结界坚如泰山,沈天双拳齐出,离结界还剩十厘米左右就感到一股无形的力量撞到双拳之上,沈天当面冲去,抵住结界向外顶的斥力,双目瞪得发红,咬紧牙关,想要冲破结界就出高重明,那怕是一丝灵魂也好.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沈天用念力裹住双拳,连番击打,每打一拳,手上就多出一分鲜红,就这样,竟生生打出一道裂缝,沈天乘胜追击,双手抓住裂缝两侧,咆哮着掰开裂缝,用头死死向内顶去,结界电流频闪,白光大作,沈天气势惊人,欲用双手拉开结界,他把手探进裂缝之中对高重明大叫到,“过来,快过来!!!!!!!!!”

那被内心折磨的高重明浑浑噩噩,机械式的转头,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脸庞此时出现在自己面前,他的眼神飘忽着,嘴唇动了动,“小天”,沈天看见了,他在呼唤着自己.

“喝啊啊啊啊啊啊”,白光与电流更加强劲,沈天一时吃痛,却始终没有向后退一步,他的疯狂,他的气势,他的力量,都让在场的人心中一凛.高重明似乎被唤起些许意识,他看到了“小天”,他来救他了,浮游着的身体开始向白光的中心靠近,向他的亲人靠近.

而明王又怎会坐视不管,他看见高重明恢复了些许意识,心中冷笑,禅杖往地上一戳,时间恍若停滞,以禅杖伫立的点为中心,如水滴滴入止水,向外扩散,虽坠之无声却蕴含千斤之力.沈天一时竟感到身体好像全都不属于自己了,一股大力,由地面向全身散去,筋骨,脉络,穴道热的好像要融化一般,沈天的冲击力顿时被化解,再加上结界的力量,沈天被结界恢复成原形的力道震飞,一时间,强风卷起的气浪吼叫般呼啸,夹带着电流,沈天被正面击中,喉咙一甜,吐出一大口鲜血,飞出一段距离之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明王修为极高,再加上手里那把不知名的宝器,沈天自然不是他的对手,沈天来到蚀骨林,原来不想轻举妄动,说来也怪,这次再过蚀骨林禁制处,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也没有小球的帮助就走了进来,于是他藏于暗处,寻找高重明,哪知当他得知那灵体之一就是高重明之时,大脑失去理性.聚力而上,拼死欲破开结界,却没想到明王那么轻描淡写就将他击飞.

沈天负伤,而在结界那头的明王,讶于沈天的气魄,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敢这样疯狂,他阻止了掏出枪要射击沈天的教众,准备亲自解决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

结界被再次补全,明王缓步向趴在地上的沈天逼近,左手虚拖而起,沈天身如飘絮,就这样浮空而起,面对面飘在明王面前.

眼皮好重,骨头好像全断了,自己在哪里,眼前又是谁,怎么自己轻飘飘的.

“少见,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将念力练得那么精纯.看这样子,好像连一点灵力都没有.”明王查探着沈天.“不过,改变不了是个傻子的事实,执着于么无聊的力量,还执着于那么无聊的人.情,这种东西舍弃才有人生的出路.”

沈天眯着双眼看着这老头对自己指指点点,他是第一次见到明王,见他手持禅杖,身披灰袍,看上去只是个身材高点的老人,却说出这些不堪入耳之语,内心是怒不可遏,他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冷笑,嘲骂道:“老头,自称天道的人也能那么卑鄙啊.自立为王的人也可以那么无耻啊.连我这样的小鬼都看你不起.”

哪知明王听到并不恼火,反将沈天放下说道“那就看看,你有多了不起,能不能击碎我的天道!!!!!!”

沈天一阵踉跄险些摔倒,勉强支撑住,头顶又有一道血流下,沈天怒目而视,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也没有退路了,要他一个人逃跑还不如就死在这里.

念力再度发力,沈天以此让自己能够再度奔跑,然后调动目所能及的一切抛向明王,可还未触到明王一丝一毫反被反弹回来.两人的力量角逐在林间刮起阵阵烈风.

“知道吗,念力每个人都与生俱来,可没人会像你一样去锻炼它,知道你为什么不能飞吗.”

“废话少说!”

“由脑神经作用下的念力,还有世界赋予每个人的灵力,原本就是个二选一的题,当你使用念力作用在生物上,会遭到生物灵力的排斥,所以你很难飞起来,因为念力根本就是有缺陷的能力”

在攻击与防守的交替中,明王的话语让他大为光火,沈天大怒“闭嘴!!!!”,双手成爪,投射念力束住远处的一块巨岩,然后背对定睛瞄准,双手虚抓,以一个过肩摔的姿势全力甩出,那岩石平地忽的腾空而起砸向明王.

“还不明白吗.”明王指尖流过,银光一闪,无声无息切开巨岩,巨岩一分为二砸出两个大坑.“灵才是时间的主导,念力能做到的事灵力能做到更多.而我明王…”面对趁着尘埃遮掩发起突袭的沈天,他再度露出张狂的笑,狂言道“我明王就是世界的主导.”

明王以掌挡住沈天的铁拳,红黄两道光相斥分流,绚烂无比.

“喝啊啊啊啊啊啊”

“哼,你能拿这些脆弱的感情拯救谁吗,连你自己都救不了.”,红光大涨,瞬间压过了沈天将他淹没,让他的皮肉形同撕裂血流不止.而后身后的大树如同生出意识一般,藤条如触手般将他的双手套牢,收紧,藤条再度拉扯肌肉,使得原本就疲惫的沈天受到痛入骨髓的折磨,藤条向两边拉扯吊起沈天的身体,就像被钉在十字架上一般.

“感谢你,在你临死之前着实令本王娱乐一番,现在,睁大眼睛看清楚了.”

明王就这样把沈天晾在一旁,再度开启仪式,然后把禅杖驻入地面,两手扶杖呈闭目默念法诀,呼唤,吞噬,周围的空气都在向一点汇聚,结界内的高重明受法令召唤,向着禅杖上的水晶珠飘去,而刚刚被沈天唤起的一丝意识即将消亡.

“还在做无谓抵抗吗,愤恨吧!!!!!恨我明王!!!!恨世界!!!!恨你的无能吧,高重明,抛掉所有,让你的怨,成为我的力量,创我玉道盟万世不灭!!!!”一处是疯狂的大笑,一处是崩溃的灵魄,高重明的信念早在六年前就分崩离析,这么多年来支撑自己的究竟是什么呢,也许,就这样走了也好,我走了,我的儿子,还有,还有谁?刚才看到的,那是……..

“高重明!!!!!!”在尖叫与咒语的交替中,一声凝聚心神的呼唤由第三处传来.而再这呼唤之下,高重明的某根弦瞬间被拉住,被牵引的动作也缓了下来.明王大怒,但眼下法令不可断.他灵力一动令藤条收的更紧,但即使再痛,也没拦住沈天直达灵魂深处的承诺.

“小天还在!!!你还在!!!记住我说的话!!!!肆意玩弄你的人生,如果真有那样的天神,我就不管什么理想了,哪怕他三头六臂,我沈天也一定要把他打得魂飞魄散!!!!!!!”几乎是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这话,是他在高重明妻子坟前的承诺,为守候身后的人,甘愿去挑战天地.

高重明得到一只最有力的强心剂,不禁潸然泪下,他的意识回归了一部分,他知道沈天在这里,所以他笑了,他要让沈天知道,他在笑.他听到了.

沈天确确实实看到那嘴角弯起一丝温柔的笑意,他也哭了,于是再次高呼“记住你是谁!!!无论多久,我一定会救你,你给我等着!!!!!!”

明王原本要激起高重明的恨,没想到最后最愤怒的却是自己,自己六年的计划,却被这名不见经传的愣头小子妨碍了.还是凭这一句笑话般的梦话.大怒使他蒸发所有灵力加速了吸收,最终高重明还是没顶住,连同其它残存的灵体被吸收到禅杖的水晶球上.而沈天,不知何时已经昏厥过去了.那禅杖吸收了灵体之后,水晶球里银色的流光瞬间转成赤红,禅杖杖身被“血丝”爬满,煞气流转其上,原本威严正气凛凛的宝器变得鬼气森森,

仪式已经结束,结界还未消失,暴怒的明王掐着沈天的脖子本想置他于死地,后转念略一沉思,下令把结界开口,直接将沈天抛进去,然后高声道:“炼,给我炼,我要这小子三魂七魄永生永世都被我踩在脚下!!!!”

/br

/br

/br

/br

新书推荐: 我宁采臣 动物天堂计划 盖世真龙 暗恋对象竟会反套路 从修为被封开始 拿错剧本投错胎 快穿之男主都是恋爱脑 女帝背后的男人 国民女神她来自古代 穿越称霸大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