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旺零小说 > 玄幻小说 > 遁世仙语 > 第九章 相遇

第九章 相遇(1 / 1)

狼的利爪,尸体腐烂的味道,那一双双饥渴嗜血的贪目,这是沈天最后的印象,还有,谁在呼喊,谁在悲鸣,身体被谁拖拽而去,沈天依旧沉睡着,他的大脑还是一片混沌,混沌中,一个声音响起

“交给我,求求你,这是我最后的愿望了…..交给我”

只是在重复着乞求,深藏在混沌里的面容却不见分毫,但那绝望和哭泣深深扎进沈天的心窝,那张模糊的脸,沈天他伸手想拭去遮住双眼的黑幕,但视野里的一切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

“你是谁?”沈天向着“自己”追问

那声音戛然而止,“你是谁!?”孤独的声音回响在心房,知道黑幕渐渐崩坏,褪去黑暗的面容竟是念妖狼那张凶暴的脸,带着血丝的双眼,口中不断传来呜呜声,忽的咧开血盆大口,露出锋利的牙直逼而来,堪堪将近。

“啊!”沈天惊叫一声腾起身子,额头上布满晶莹的汗珠,冷汗浸湿了衣裳,双唇变得惨白干裂,脸颊的肌肤在汗水和惊吓的双重作用下显得格外憔悴粗糙,令人难以想象这是个十几岁的孩子.

接连数日,小河村在发生着巨变,皆因玉道盟而起,沈天经历的这些事让他心力交瘁,惊醒过后,又是一阵困意袭来,但当他闭上双眼,眼前出现的是高重明身影消逝前那一抹浅浅的笑,还有明王流露的疯狂,他说,我什么都拯救不了,那他又是什么,只是个傻到以为自己无所不能,连最起码的良善之心的没有的,可悲老头罢了.

“怎么快就醒了,被明王打成重伤还能活下来真是不简单.”那声音虚弱,低沉,在耳边突然响起.

沈天一惊.慌忙警视四周,只见一个背影背对着自己在不远处坐下,手里抓着草药,不时送进自己的嘴里小口嚼着,驮着脊背感觉就像支撑不了自己的上半身一样,就连刚才的话,都有气无力的.

“你是?”

那人转过头,双眼相对的一瞬间就把沈天熊熊怒火再度引了出来.

“原来是你,高天客!!!”沈天狠狠地吐出他的名字,本想下床给这小子一记沈氏独门绝招,不料稍稍动唤一下,伤口又毫不留情的撕扯,疼的他直咧嘴.他这才发现,自己全身都包着绷带,伤口处还传来酥酥痒痒的感觉,兴许是敷上了药.

“你省省吧,能活下来就不错了”高天客转过头去自顾自的嚼着草药.

“你一定是疯了,连父亲都能出卖”沈天不想看他,扭过头怒道

“是啊,我没资格做他的儿子”高天客轻描淡写的说着,但他越是无谓.沈天就越是怒气横生,那副发怒的怪脸就像被逼急的野兽,半晌说不出话,攥紧的拳头噼里啪啦的作响.

“他在最后一刻都在为你祈祷,而你为了明王却把它推向断头台.”沈天的话紧绷绷的,忿怒下鬓角的青筋在隐隐跳动.

“老爹绝对不会死”高天客忽然丢下这样一句话.

“我亲眼看见他消失在我眼前,亲眼看见在他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你不在他身边,你凭什么说这句话”沈天的音调由高到低,渐渐咆哮起来了.血气上涌将将苍白的脸染成红色.

“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但我希望你知道,如果我父亲会死,那我绝对不会活着.”

不经意,一丝模糊的轮廊重叠在他的身上,是了,这背影沈天见过,高重明在爱妻墓前就已经知道自己将至的大限,那融入风中的残影,那已经准备好的死的觉悟.

随着话音落下,两人就这样静坐着,谁也不看谁,沈天原本想把这家伙千刀万剐,但现在却怎么也恨不起来,可能是这家伙病怏怏的样子,给他加了同情分吧.

“我要回去”沈天打破宁静道.

“你觉得明王知道本该死了的你还活着,会把你怎么样呢,现在小河村到处是明王的耳目.明着是传教,暗里是挟持,你一回小河村纯粹是自投罗网.”

“我要去救他,用我自己的办法”沈天带着坚定的面容说道.

高天客回过头瞧向沈天,一双只睁了半分的眼睛却透着睿智的光芒细细打量着沈天,嘴角忽然荡起笑容道:“呵,什么办法”

“把明王那厮打一顿”

“我建议你还是先照顾好你自己吧,就算你有什么办法,只怕你都是有心无力”

高天客用双手撑起疲惫的身体,走到书架翻找着什么.

“什么意思”

“七大灵脉毁去其三,八大力络断去其四,原本你的灵力总量就很少,和明王干了一架后,现在降到最低标准之下,可以这么说,你根本没有战胜明王的可能.”高天客找到一本经络图册扔给沈天,还留下这么一句噩耗.

高天客原本以为这会打击到沈天,没想到沈天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他说“还有更无聊的消息吗”

这种消息换做是习武之人早就哭的死去活来的,高天客这样想着.

“我才懒得管这种事,你离家六年,抛弃老父自不必说,他命在倒悬之际,他最希望能救他的人一定是你啊,现在他性命堪忧,你竟然还有时间问我这种无聊问题,你应该问问自己的良心……..你..”

“那又能怎样….啊..你告诉我.我该怎么样”高天客似乎被刺痛心窝,夺过话语,心火沸腾道.

“无论我怎样挣扎,我一直都在输,我从不曾放弃,却一直被击垮,你想问善恶是非,这世界的丑恶比你看见的凶险百倍,我不想救我父亲吗,那你教我,就像你一样用几句不着边际的屁话,如果你的亲人被要挟着,你的一切被夺走,那你说,你的侃侃而谈要怎么实现!你说啊”高天客字字有力,气势骇人,他睁目怒声道.

沈天张口反击“我没经历过你的境遇,我不敢说我能理解你,但我父亲对我说过,即便是再远的游子,也要给亲人一个心安的理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他六年来时时牵挂,你可知道,他又被村民排挤,你可知道,他在最孤独的时候心中所想,你可知道!!!!!!”

看着高天客渐渐气短,沈天感到一阵无比的快感,但他咆哮之余却为自己的这种感受感到恶心,互拼词锋的唇枪舌剑毫无意义,而他还在为略占上风的侥幸而暗自偷喜,自己还是不是个男人,很快他便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但不知如何再做言语,只能无语凝噎,默然无声.

“也许你说得对….”高天客再度背对沈天垂座在椅子上,现在的沈天没打算撤回前言,但只是觉得自己还没能了解来龙去脉,也不该妄下断言,正当他想开口时.高天客猛然从椅子上弹起,神色慌张,跑到药碾处倒腾着什么,随后他端着一碗药液逼近沈天,沈天心想,这家伙不会因为我说两句而已就要加害于我吧,真是天妒英才啊……他就瞪着双大眼睛看着高天客凶神恶煞的过来,对他命令道“喝了它”

沈天咽了咽口水,连话都没吐出口就被他捏着鼻子灌了进去,一股冰凉又苦涩的滋味瞬间麻痹了口腔,一下肚,有种烧灼感连食道都好像被灼伤,喝的他浑身直打冷战,而且脸部的皮肤似乎在药用作用下每一块肌肉都在狂欢,沈天痛苦的捂着脸,这时忽然听到门外有人到访,

“高大人,明王大人的传唤”

来人是玉道盟的教众,沈天大感不妙,玉道盟万一发现自己还活着,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咯噔一下,门悠悠打开,沈天想起身找一处藏身,没想到迟钝的发现,这是在树林中他最初找到的树屋,没想到是高天客的住处,拢共就那么大点,别说人,蚂蚁都藏不住.哪知前来传唤的人刚一进门就撞上了沈天,沈天万念俱灰,心想又栽了,可没想到那人一进门就一副与熟人相见的表情,自然道:“你原来在这里啊,怎么前些日子没看见你”

沈天愣在当场,不知如何作答,而高天客却一扫之前的颓废模样与之攀谈起来,沈天呆立在场不知如何自处,深觉自己好像被耍了一般,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了一丝端倪,他马上找到一块镜子,极尽目力去观察镜子里的物事,却发现那倒映在镜子里面的脸显然不是自己而是另外一人的脸,这家伙不会是给自己也像那时的人一样易经换骨了吧?

他看着镜子里的脸,一般来说这种时候最会想到的事是变成玉道盟的人了,家人都认不得诸如此类之类令人绝望的境况,但沈天的迟钝先他一步帮他作答,也不管那进门的教众古怪的眼神,高天客如何剜目,沈天原本因惊讶张开的嘴缓缓合上,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竟然“风情万种”的说了一句:“真是帅啊”

高天客听到这句话后面如死灰,来人听到后呆若木鸡,两人心中呐喊道“你怎么还不去死啊!!!!!!!!”

后来沈天才知道这是一张玉道盟教众的脸,那人已经死了,但高天客将他的死亡隐藏了起来,恰好这次沈天在这里帮他“露脸”,消除了其他人的嫌疑,这种药剂的能力,可以帮助其他人幻化为自己所要的模样,或者自行变化,但是有时效,不消一盏茶的功夫就能变回来,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高天客始终没说,但沈天能够发现,他并不像自己原先想的那样不堪,至少他比自己聪明,他能做到的比自己更多.

/br

/br

/br

/br

新书推荐: 诸神之弈 尽尘封 末日的田园生活 抽到个仙王老婆 司先生的重生小娇妻 女影后成长史 洪荒之请祖宗为巫族做主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退圈后我成了国宝级神医 乱世必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