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旺零小说 > 玄幻小说 > 遁世仙语 > 第十三章 平反

第十三章 平反(1 / 2)

你认识吗”莫宇轩听沈天惊呼,猜想沈天一定知道.

“婆婆,是你的母亲.这….怎么没听她说起过,也对,记忆一定也给明王毁去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快说啊”沈天模棱两可的言语让莫宇轩的耐性到极限了.

“简单来说,我两三年前到这里的时候是婆婆收养了我,我见大家都叫她小米婆婆,倒也没问过她的真实姓名,没想到….”

“这……….”

莫雨轩实在惊叹上天安排的重重巧合,他的附身对象就是现在与洛雨馨最近的沈天,高氏父子,还有莫雨轩母子,都是因为沈天而让命运交错在一起,也许更应该说是因为明王吧,他们都是小河村案的受害者,他和沈天,都是小米婆婆的孩子,这让他和沈天之间的隔阂尽数消失,油然生出亲切感,就好像兄弟一样.

“母亲她…好吗”莫雨轩有太多想要诉说的,有太多想问的,一时间,不知从何讲起.

沈天惊骇之余也对把自己害的死去活来却又如兄如弟的莫雨轩分外同情,还有婆婆.原本就失去丈夫,现在又失去自己的儿子,最后连自己孩子的记忆都被夺走了,都说哀莫大于心死,可是婆婆连让思念之人活在心间都做不到,这让沈天近乎落泪.现在,婆婆的爱都在自己的身上,却没有到它本来应该在的地方.

好在只是用脑沟通,沈天也不用担心会被看到自己差点流泪.

“好…好…挺健康的”沈天结巴应道.

“那她,真的忘记我了吗”莫雨轩一字一句都颇为小心,他担心下一秒会听到足以让自己魂飞魄散的答案.

“额….现在只是记性好像没那么好…..厨艺还是和以前一样吧.哈…”

沈天不敢说了,莫雨轩的每个问题对他来说就是一种比头痛还要心绞万分的折磨,他渴望知道婆婆六年来的每一件事,他怕自己错过这六年,沈天觉得自己好卑鄙,即便只是来到这两三年,但这为真正的游子早已身死.漂泊,又无声无息的回到故里,最后阴阳相隔不说,即使相见也已不相识.整整一天,沈天都在与莫雨轩谈论家常,像手足,像亲人,他想稍微弥补一点,弥补他一些可以触摸得到的亲情,无论如何,他最后都只剩下一条路了,但明王的事解决了之后,他又是否能回家呢?以一个儿子的身份.

现在沈天碍于局面没办法在村子里露面,但据高天客说,只有这几日,这几日所有的恩怨都会消失.明王会在他自己的颠倒梦想里走完尘世的最后一步.

小河村戏台

终于到了这一刻.海青枫此时立于戏台上,响起海明方才的搞怪不由得摇头笑笑,在他身边,是那三个投毒的倒霉蛋,现在有物证,再有几个施法目击到现场的村民,这就有了人证,现在该是披露一切的时候.海青枫命下人唤村民到村口集中,但村民由于六年前听信玉道盟谗言至今对海青枫仍抱有敌意,听到海青枫要自证清白,却还是民怨纷纷.

“你这个当初祸害我们村子的人,还来做什么,我们村子不欢迎你”人群中,传来一个小伙子的驱赶之声.

“各位,请听我一言.当初小河村劫难,并非我海家所为,到后来所谓的畏罪潜逃也实在是事出有因,请各位相信,如今真相已经大白,各位请看”海青枫手指那三人道“各位,如今玉道盟这三人已经就范,方才这三人欲投毒行此不轨之事,再让小河村陷入昔日荒芜,现在已被我等当场擒获,又有几位村民也目击到此事,有理有据,还请各位相信”

海青枫语言诚恳,态度恭敬,手中又握有证据,有些人沉思着,然而有些人却冥顽不灵.

“你说是就是了.这么些日子玉道盟对我们的这么些好大家都是看见的,一定是你害村子不成反而又想害玉道盟的吧,大家说是不是啊”

有人张嘴就有人应承,总是有人会这样想煽动起满城风雨才肯罢休,但海青枫显然预料到这一点,道“这位兄台说的有理,但你可一问问目睹他们投毒一幕的人,便知在下所言非虚,这可是人证,况且玉道盟对你们的好,又怎可知他们不是逢场作戏呢”

“这…..”海青枫舌灿莲花,那村民不是他对手,又不像他有三寸之舌.场下开始静默.这些年玉道盟安插的记忆已经渐渐产生违和感,他们心感不妥可是不明所以.也只能随意而为,今天被海青枫一语道破,渐渐有人开始倾向海青枫一边.

“慢!!!!!”从远处又传来反对的声音.但这一次,并非那个不服气的村民,而是有数十人之多的玉道盟人纷至沓来.在人潮之中,有一根长木独立于其后,海青枫定睛一看,那上面绑着一个人,不是别人,竟然是自己的儿子海明.小脸上隐隐青紫了一块,向来是被捉住的时候遭到他们的殴打.现在已然晕厥.

看见爱儿被如此对待,海青枫大为光火,眼神顿时变得愤怒,但此时不可自乱阵脚,眼下必须让这群家伙乖乖就范.

浩浩荡荡的人群来到戏台前,民众自觉的让出一条路.玉道盟人统一白装,自称圣洁,让群众原本的猜度变得弱小起来.

“海堡主只是抓住几个小贼就在这里妄下定论说是我玉道盟人未免言之过早”玉道盟中的领头人出来发声.“在下陆樾,方才听海堡主一番说书般的侃侃而谈真是辛苦了,只是,若是按海堡主口中所述,您的真拼实据未免轻了些”

“哼,阁下有何高见不妨细细讲来,在下洗耳恭听”

“一,若是海堡主自导自演这一出戏,也尤为可知啊,命门下人假扮我玉道盟人再行投毒之事,将注意力转移到我们玉道盟上,又找来假作目击之由反让村民变成您的戏码.”

海青枫没有反驳.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继续断言.

“二,海堡主自称为己自证,却又让自己的儿子搅我圣教,岂不自相矛盾,要这么说,在场的村民都可以作证”

陆樾缓缓踱步向前,逼近戏台上的海青枫,仰望其上又露张狂之态.

“在着,你真的能说,这是我玉道盟的人吗”

话语刚毕,现场一片哗然,议论纷纷,双方各执己见,海青枫也没曾想到,玉道盟有这般口齿伶俐之人,证据确凿也能扭转乾坤,还抓到自己的儿子作为翻盘的筹码.心机之深叫人惊叹.

海青枫还未表态,在他身后的海家下人忍不住道

“那你又能证明他们就是我海家的人吗,如今玉道盟投毒的事情已经坐实,我们海家怎能容你你这样狡辩”

陆樾不怒反笑,对着那无力动弹不敢言语的三人,大声道“你们三人,可是海家庄的人,无需多言,是或不是,届时自有公道”,这句话大有威胁的意味,再加上他眼神如虎如狼,令三人望之色变,急急道“对…对…我..我们是海家庄的人,是他派我们去投毒的.”

海家下人怒道“胡说八道,你们怎可信口胡言”

“各位都听到了.可见整件事都是海家庄在故弄玄虚,真相大白了”

在一言一语的煽动下,事情产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村民再度驱赶海家庄的人,海青枫没想到玉道盟里还有这样能言善辩的人,但海青枫没有言语,在村民的谩骂声中他始终没有动作,似乎是在等什么.

“额,怎么回事……..”海明被吵嚷声唤醒.看见浪潮般的人群涌动着,声嘶竭力的狂叫,只不过不是看见偶像,而是驱逐,矛头向着他的父亲.

“老爸”海明叫到.但巨声淹没了他的声响.

海青枫看见黑白颠倒实在有感人心难测,但他早已备有后招.他当场振臂一挥,几声枪响震耳欲聋,震住了群起而攻之的势头.村民们被枪声吓到.抱头蹲下.

“各位,既然这位小兄弟称这是我海府的人,那我不妨顺水推舟把这三个人交给诸位定夺如何”

新书推荐: 我从坟墓里走来 我是超电磁炮 李妞寻仙记一 秋雨梦回热血传奇 穿越女追男 末日原点 我真不想当大天尊啊 重生电视传媒帝国 原来我只是路人甲 幽悠鹿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