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旺零小说 > 玄幻小说 > 遁世仙语 > 第二十八章 开启

第二十八章 开启(1 / 2)

“得到什么?哈哈哈哈,那你们呢,你是为了你公输家的天火琉璃,”他又指向雷一鸣说“你明着是讨伐明王,暗地里也是为了白狐吧,”狂笑之下他环顾四周“你们都不过是一群唯利是图的渣滓,到问起我来了,哈哈哈哈”

“白狐?天火琉璃?”千逸带着质疑的眼光看向其他人,这场战斗到底还隐藏了多少秘密是他不知道的,千逸咬牙想到.

雷一鸣和陆樾都没有说话,血染对天自言自语道“我要的,自从在三和岭的时候就已经消失了,在那场大火里,只有这把红芒隼鹰和我相伴,那时候我就被赋予了这个名字,要以足以浸透大海的鲜红荡涤整片幻之大陆,明王可以帮我,我便帮他,挡我者,我就杀!!!拦我者,我就屠,一定要把你们这些祸害人间的杂碎全部铲除.”

“我调查过你,你从三和岭之后就在明王身边,我问你,龙城大火案和你有没有关系”雷一鸣质问道.

血染哼道“有又如何,无又如何,当初调查的时候龙振涛没有告诉你们吗,还是连他也一起疯了”

“这红芒隼鹰是龙家代代相传的神器,为何会落在你手里”

“既然是代代相传,当然是我的了”血染突然诡异说道,引得所有人心头为之一惊“不过.我要说我是捡到的,你信不信,不过,哼,我可从来不觉得这东西属于其他人,”血染握枪的力道更紧几分,“他本来就是我的,他能感受到我的悲伤,我的痛苦,我的愤怒,我的….我的愿望,”血染的声音激动的发颤“在我得到它的时候它就已经这样对我说了….”

“真可怜….”一声小小的叹息,让激动的血染突然安静下来,呆呆得对着那个耳朵上带着花的小鬼说道“你刚才说什么了..小子”

海明本来在众人的保护之下,他们说的话虽然一句都没听懂,但他看到血染的癫狂和痛苦,觉得这个人一定是受到什么不平之事,一定是受足了背叛和伤害,才会连自己的姓名都抛弃,摧残着自己.突然被血染提问,他还没有从感伤中醒过来,轻轻的说“这些年,你一定很不容易吧…”

血染真的愣住了,这句话触及他他心里最脆弱的地方,他多希望当年,自己能逃离龙家,再次和母亲相遇时,她会对自己说这句话,血染在心里想象过千万遍,在这几十年了,从来没有人安慰过他,没有人对他轻声细语,所有人视他为洪水猛兽,恶毒小人,对他恐驱之不及,又怎会对他有半分好感,但这小鬼居然….居然会说自己可怜…..居然会….

血染顿时不知如何自处,呆呆站在原地,陆樾看见血染心神大乱.马上拉弓准备射杀血染,却被海明当场制止“你干什么,你没看到他那么痛苦吗?”

陆樾心急到“现在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候,你可知道他身上搭了几条命吗”.

“我不管,也许从头到尾,他才是受害者,”

“哎…..小鬼”陆樾叹道,不知如何作答.

这时,地面毫无征兆的开始剧烈颤动,视线中的一切都在摇晃,在场的所有人都在惊叫,六神无主之下匍匐在地.山河破碎的震撼,房屋倒塌的声音,都像一副地狱的盛宴,在海家庄的所有人也是被惊吓的不知所措,小河村的村民们被这天崩地裂给吓的失魂落魄,大叫神灵降罪的话,海青枫心忧这种震动海家庄可能会支撑不住,立刻下令所有人用灵力稳住海家,同时安抚民众,尽量把人往空旷的庭院里带.不要再房中逗留.

海青枫看着夜色毫无消退的迹象,阵法也没有被毁的现象,心忧的望向远处的战场,担心道“海明……”

沈天刚刚在夔犽的帮助下费力的爬出树根之下,刚想喘口气,结果这场地震,沈天脚底不稳,又滑了下去.“我去你的老天爷!!!!!!!!”沈天的声音由近及远又消失在洞口.

战场的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天摇地动惊吓到,但血染似乎早就知道了这场地震的到来,他双眼无神楞道“开始了吗,明王”

“血染,这是怎么回事!!!!!”陆樾想血染吼道.

血染看向所有人,无奈笑道“你们…..都要死了,我也要去了吗”

大地摇晃了一会儿,最后震怒平息了下来,这场毫无征兆的地震实在是来的太快,又去的太快,所有人都没有招架的机会,随后,在地表终于偃旗息鼓的瞬间,漆黑的夜空突然爆发式地出现了一面由火焰组成的巨大法阵,笼罩了蚀骨林和小河村的上方,在无尽的黑暗中,那火焰却更添诡谲的颜色,与黑暗融为一体.

这面由火焰书写的鬼门阵,形状呈椭圆,就像一只恶魔用血组成的眼睛从千年沉睡中苏醒,怨恨的看着所有的一切,在中央状如眼眸的位置,隐隐显出一张修罗鬼面,狰狞丑陋,嘴角挂着死神的微笑,那只眼睛里透着一股饥渴万分的残暴欲望,所有人从那只眼睛里看到的只有两个字,吞噬.

地面好似明镜一般,竟然生出另一个阵法,和天空的那个大同小异,两个阵法相互联动共鸣,空气刹那间多出了一股血腥的味道,钻进鼻腔刺激着大脑.这一双阵法吸引着不知情的人们驻足凝望,失神失心.

雷一鸣瞬间察觉到这股异味的异常,大声叫道“快捂住鼻子,不要闻,不要看”

陆樾回过神来,立刻捂住口鼻,然后点了周身几个穴道,护住心神和意识,然后他也示意其他人如法炮制,海明听到指示,也忙将自己的鼻子捂住,然后看向其他人,已经有不少人因为直视那恐怖的法阵变得两眼无神,呆若木鸡,只是一直看着那个阵法.

沈天再一次费力的爬出洞口,却发现和之前出来时看到的景色已经大不一样,地震之后,天上多了一个古怪又恶心的图案,像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还险些让自己陷入其中,幸亏莫雨轩关键的时候在脑子里吼了他一声,否则就连沈天也要受其所害,

战场上,雷一鸣看着自己的部下有许多都开始了昏厥,呆立的现象,心里痛骂一声,道“这是怎么回事,这阵法不是没有被激活吗,为什么现在突然出现了!!”

陆樾也是摸不着头脑,隔着袖子支吾道“我也不知道啊,明明现在应该已经是天亮了,可是还是没有破晓的迹象,刚才那几个人也被杀了才对啊”

雷一鸣吼道“不管了,让还没中招的都过来,我来给你们刻印,抵挡法阵”

雷一鸣的刻印术其中有一招是是以刻印引导出自身灵气流出体外化为屏障,灵力会从刻印中流出自发形成周天之势,增大使用者的阳气.只要灵力不断,不需所有者催动灵力就会实现自行保护.防止阴气入体,但要是灵力一断,刻印也会立刻消失.这种方法也只能挡挡怨灵,当初对付拥有实体的念妖狼就难办的多了.

在雷一鸣的帮助下,几个功力较强的数人勉强抵抗住恶魔勾魂夺魄的能力,从身上巴掌大的刻印中流出金黄色的光如同一件外衣一样披在了身上,那种被勾走意识的恶心感觉登时大减.

血染在阵法现形的同时,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若是果真能如明王所说的那样给世间一次重塑般的大清洗,那自己一生痛苦颠倒地寻求答案,这小河村未必不能成为自己的归去之地,血染无声无息的站到地面上恶魔之眼的位置,站在那修罗鬼面的上方,右手举枪指天,左手结法印,口中悠悠咏唱咒语,他要让世界从零开始,他想在轮回往生中回到那个只有自己和母亲的小村子里,没有怨恨的仇杀,只有午后的阳光,和清风竹林的相伴,这也是明王给与他的许诺.

海青枫看见那俯视大地的眼睛,只觉得毛骨悚然,他也同样发现了这阵法的不妥,幸好明王的阵法并没有布到海家庄这里,所以这里所受的影响也相对较少,海青枫挂念爱儿安危,心想即使有焚月族纹护身,但这阵法又岂是寻常.方才与海明联络之后,得知了鬼门阵和沈天的“奇思妙想”,只是觉得过于冒险,但现在身处蚀骨林的人只有沈天,也只能赌一把了.

血染口中咒语每念完一段,那阵法的光就更强一分,天空的火焰熊熊令鬼门的眼睛更加骇人,红芒隼鹰的灵气如血一般流淌着,浇在血染的身上,把他的皮肤灼伤,从伤口处冒出阵阵黑气.雷一鸣等人企图阻止,但每次想靠近就会被一股力道给弹回来.终于,血染在念完最后一段咒语的时候,两只手同时握枪,向天空一阵暴喝.大地再次开始颤抖,这次地面开始被撕裂,地面的法阵开始消失.血染无力的垂下了手,如释重负的翘了翘嘴角,两只眼睛疲惫不堪,瞄了一眼身上的滚滚黑气,还有这杆陪了自己漫长岁月的红芒隼鹰,闭眼轻轻说道“去吧,我们走吧…..”

新书推荐: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退圈后我成了国宝级神医 乱世必为王 重生谈场甜甜的恋爱 重生妈咪太诱人 从武林外传开始的咸鱼 斗罗之叫我射手 长姐为家:乱世医女情 我提前退休了 我从坟墓里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