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旺零小说 > 玄幻小说 > 遁世仙语 > 第四十八章 铤而走险

第四十八章 铤而走险(1 / 2)

飞剑峡

月明星稀,大地早已沉睡,夜里的滚滚黑暗融入了这深不见底的飞剑峡中,然而在这峡谷的两边,站着两名绝色女子,银白的月光轻柔的抚上她们的身躯,微风拂过卷起秀发和衣襟,从远处望去皓月的银白洒进了飞扬的秀发,似水的眼眸闪耀着动人的光.此时她们在互相对视着.

突然…..消失了,两个人都是,空无一物的飞剑峡却闪现着钢铁交击的火光,道道银白色的细线在空中疯狂飞舞,驰骋于这不平静的夜晚,如流星,如飞瀑,时而散开,时而合聚,缭乱却又精彩纷呈,而另一边,一柄长剑将暴雨般的袭击原封不动全部击回,正可谓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一轮剑舞曼妙又潇洒.

摘星和江冰卿在这飞剑峡上展开大战,飞瀑流星对上江冰卿的宝剑一点红,不相伯仲,江冰卿以守为攻,以密不透风的防御将摘星引以为傲的暗器纷纷打落,剑乃是兵器之皇,而江冰卿将剑的轻灵发挥到极致,丝毫不落下风。

摘星的夺命暗器以虚虚实实出其不意为主,其中变化莫测,千变万化,再加上独门手法,毫不间歇的强攻与神鬼难辨的奇袭兼备,江冰卿感叹于对方手法高明,自己竟然会被压制到毫无攻击的间隙。

而摘星却从来没见过能和自己的飞瀑流星打到这种地步的人.江冰卿不止没被伤及分毫,而且脸上连一滴汗都没有.这样的剑术,若没有历经无数的战斗根本无法修得.

寂静的夜就像一滩仰望星空的镜,被这两人掀起阵阵涟漪,战斗进入白热化阶段,摘星一跃登空,如孔雀开屏洒出不计其数的光点,仔细一看,满天都是映衬着月光的绣花针,倾天而下.

“第一式,雨落芳华!”

无数的“星星”从空高坠,银光流转,亮丽无匹,形成一道千丝万缕的急雨流瀑倾盆而下,眼看着就要将江冰卿万针穿心,怎料江冰卿长剑轻指长空,不动如山,定神凝气,将剑身探入“雨”中,就在雨花飞针纷至沓来之际,她轻转长剑,从剑身震出一道雄浑的灵力,如爆破般的强大力量刹那间将针雨震散,甚至折返回摘星的方向.

摘星未曾想到江冰卿的灵力竟然强到这份上,猝不及防之下竟被飞针反挫自身,尽管她已全力闪避,但还是被一枚飞针刺入肩膀,秀眉紧皱的她从空中轻轻下落,运力将针逼出.

“没想到对上神沅过屈指可数的暗器行家,我还能略占上风,承让了.”江冰卿舞剑回鞘淡淡说道.

摘星额上冒出香汗点点,江冰卿奇道:“刚才那是毒针吗,看来您运气真是不太好.”

“我自己的毒倒也没什么,只是不曾领略过江家仙骨的神之力,今日一见真是非同凡响.”

“说笑了,不怕告诉你,我并没有继承仙骨的力量,因为仙力不能实现遗传,只能让它自己选中你.”江冰卿严重闪过一丝不悦,但是瞬间被她掩盖.“但是即使没有仙骨,我照样可以振兴江家,缔造不输给我父亲的盛世辉煌.”

“那看来,今天我想请您放我一马是不可能的事啊”

江冰卿将手抚上剑柄,眼神中泛起杀意,秀美的脸变得诡异起来,“能让他看到我的方法,只有这样了,我要告诉他我绝不会输给江彻,输给任何一个男人.”

摘星看到这样的脸,意识到江冰卿绝对不会给她任何活命的机会,那眼神,完全已经陷入一种极端,偏执,可怕,否认了所有的过程只看到结果.这样的人才是最恐怖的对手,因为她不达目的绝不会罢休.

她轻轻笑了,笑的很勉强,“对,与江家为敌实在是不明智的选择,但是我问你个问题,你知道为什么我摘星能够横行全国却从来没人知晓行踪吗.”

“嗯?”江冰卿脸色一变,“难道…….”

“哼,因为我从来就不是一个人,既然你说了你的秘密,我也不妨告诉你,毕竟这也不用藏着掖着.听好了,摘星不是一个人名,而是我们族群的代号!”

“!”难怪摘星每次都能如入无人之境,原来是有一个族来支撑着每一场行动,每个人对外宣称自己的名号为摘星,就是为了混淆视听.

“我们摘星一族掌控着庞大的地下信息网络,不客气的说,假使我们投身他国,该头疼的就该是神沅了,因为小到贵族隐私,大到国家兵力布防,武器配备,都牢牢被我们所洞悉.今天我之所以敢以真面目示人,就是我们族长下令,从今天开始,我们会用尽一切手段与你们江家斗争,以报江家陷害我族之恨.”

“陷害?从何而来?”江冰卿不解道.明明你们剥皮杀人,最后倒成了我们陷害,真是恶人先告状.

“哼,少装蒜了,你今天想要我的命,也没那么容易!”话语刚毕,摘星翻身一跃纵身飞剑峡,没入那一片黑暗之中.江冰卿还没反应过来,回过神一看,摘星气息已闭,难以搜索,更何况她既是一族之人,必有接应,没想到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江冰卿俯视飞剑峡.一双秀目瞪得发红,胸中怒火滔天,回身横扫一剑,剑风席卷大地,激荡的灵力炸出一个数米宽怖人的深坑.

“摘星!!!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只要能抓住她的话,那自己想要的一切就会唾手可得,今天怎可失之交臂!!!

轻影飞动,江冰卿登时奔向虎跃沟,去找那个幸存的带头大哥.她坚信,从他的嘴里一定可以问出点什么.

而这边的虎跃沟中,沈天好不容易从带头大哥的身上搜出了腐虫丹的解药,慌忙服下,丹田中一股冰凉的气瞬间涌出,将他体内翻涌的毒气全部化解,一冷一热相撞之后,沈天痛苦的抓着胸口倒在地上,冷热变化使得他倍受煎熬。

不一会儿,一大口浊气从他口中冒了出来,他登时感到醍醐灌顶,全身舒爽般好像浸在温泉水一样的舒服,“哇啊~~~感觉像是吃火锅的时候又吃了一大盆冰淇淋,不过这种感觉以后还是少来吧.……”

重获新生的沈天一身轻松,连忙去查看宝儿的情况,所幸他们昏迷未深,当初那群匪徒的意图是将他们迷晕之后由买家随意挑选,不符合要求的人立刻处死弃于虎跃沟深处,即便是过数月都不会有人知晓。即使是在地下市场,买卖奴隶都不会用那么残忍的手段,这群人与寻常的匪徒有所不同,他们一定是收到了某人的指使。

“宝儿,你怎么样……宝儿!”沈天轻轻摇着她的身体,不住地呼唤。吧不一会儿,宝儿终于大梦初醒,悠悠醒来,她还以为是在自己孤儿院的小床上,迷迷糊糊说着:“点心时间到了吗,给我小的就行了老师。”

沈天心里既不忍又怜爱,心知宝儿在孤儿院里也是这般坚强谦让,他温柔说到:“对啊,赶紧起来,我把最大的留给你”

揉搓着睁开那双懵懂的眼睛,宝儿才发现自己身处的境地,低落地撅了撅小嘴唇,却又转眼精神起来。“大哥哥,那些坏人呢?”’

“天上掉下来两个仙女姐姐把他们打跑了”沈天随口掰扯到。

随后沈天开始叫她帮助叫醒其他昏迷的同伴,这一次孤儿院的人们险些被卖做奴隶,九死一生之后,一觉醒来却发现歹人已消失无踪,连日的噩梦终于醒来,却依然心悸不已。

不过那个被点穴的带头大哥可就没那种好运气了,风水轮流转,现在他只身一人被定身在这,免不了要被这群他亲手毒打虐待的人拳脚加身,他看着这群原本该为自己带来财富的奴隶一个个爬起来,心里别说多害怕了。

但是并没有他想象当中一群人凶神恶煞的向他报复,而是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对于这群无辜的人来说,平安和幸福是唯一期盼的事,但就在他们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忽听风声急哮,一个人影飞速奔来,沈天定睛一看,正是江冰卿。

此时的她,不复方才的雍容美丽,双目睁红,手中的长剑一点红顿生寒芒,看上去满是嗜血夺命的气息。

新书推荐: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退圈后我成了国宝级神医 乱世必为王 重生谈场甜甜的恋爱 重生妈咪太诱人 从武林外传开始的咸鱼 斗罗之叫我射手 长姐为家:乱世医女情 我提前退休了 我从坟墓里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