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旺零小说 > 玄幻小说 > 遁世仙语 > 第六十章 飞剑交易

第六十章 飞剑交易(1 / 2)

会议室内

沈天看着这个曾经用来审问自己的地方,气就不打一出来,趴在桌子上假装睡觉,此时,会议室人渐渐多了起来,江彻坐在主位,两旁是狵风和婧雨,沈天偏偏坐在最末尾。一声不吭。

江彻从座位上站起身,对众人说道:“各位,今天召集各位的原因就是为了之前的人质失踪案,,众所周知,摘星族现在已经向我们宣战,而且还盗走了我们的至宝龙牙,罪行累累,今天就是来讨论三天后和摘星族交换人质的事情。”

沈天突然找到了上学时候的心情,他真不明白江彻干嘛非要把他拖进来,他一不能文,二不能武,尽管他也不希望宝儿身陷险境就是了。

交易的地点是飞剑峡,飞剑峡过后是数座高山,再到东北部是一大片竹林,东南部是荒原,假使摘星族窜逃,一股脑钻进山林里,那凭他们的闭息功夫,恐怕不会有人找得到。

至于诡方的指示,江彻已经明确传给摘星族,但对方似乎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反而开始挑衅起来,最近又有人惨遭他们的毒手,不过至少可以保证交易时人质不会受到伤害或是被做什么手脚。

其实沈天一直很在意,一个躲在王族伞下的黑暗组织,任务是监视龙族,那他哪来的胆子居然敢明目张胆地挑衅龙族,王族肯定不会坐视不理才对。难道,一直以来和龙族战斗的并非摘星族,而是有人假冒的,不对啊,听江彻说,摘星族独门的暗器手法一脉相承,旁人是学不走的。

难道是王族无法坐视龙族的强大,准备伺机铲除他们了?可是他们要诡方和龙牙做什么?还有剥皮案,根本就不能统合为一件事。况且他们听到诡方的话似乎并没有特别的反应。

看来自己对于心计这方面还是没什么功力,摘星族的一举一动虚虚实实,快慢有致,没有留下什么明显的破绽。对龙族十分的熟悉,的确如他们所说,这种情报网简直无所不知。

沈天在进行头脑风暴的同时,会议也进行到最高潮,有人提议在交易的前一天就在现场挖好陷阱,但又怕会危及人质。

又有人说,直接在那天在诡方身上加上发讯器,来个欲擒故纵。不过,摘星族可是个见识极广的族群,这样的小儿科恐怕没什么用处。

三里拍桌而起道:“既然如此,就正面攻击,一定要把这群不法之徒绳之以法!”

狵风笑到:“张兄弟拳拳锄奸之心,利锋族果然乃是侠义一族,不过办事需要计划,我们的每一个念头都会影响到结果。还需慎重啊。”

未防止三里再次丢人现眼,沈天也把他拉到末尾去,江彻继续补充道:“各位,我想问一下大家,一直以来,我们的对手一直很了解我们,而我们对他们呢,几乎是一无所知。”

龙帝那样高傲的人,要是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的行动都在被王族掌握,肯定按耐不住要去和王族讨说法,那不就天下大乱了。话说回来,龙族并没有如万虎所说的能查到摘星族的出身,那他为什么能那么简单地告诉自己那么重要的事?

婧雨道:“在坐的都是信得过的弟兄,根据我们事先讨论的结果,我们决定打入摘星族内部,我们需要懂得易容锻骨术的兄弟来帮助计划实施。”

这倒是个好办法,不过要化妆成谁呢?

“我们认为化妆成诡方是最稳妥的,目前他是我们比较有接触的对手,如果用他的身份来打入摘星族的话,成功率会大一点。”

话是这么说,但对方可是易容术的老祖宗,那得有多牛的化妆本事才能蒙的过他们的眼睛。

江彻思考过后认为这恰恰是摘星族的弱点,他们太过相信自己的伪装技巧,也不会想到龙族会用这种方法来反将一军。

“故此,我们需要选拔一名优秀的卧底人员……”江彻眼镜一扫,看见了趴在桌子上的沈天正无聊地挖这鼻孔,挠了挠胯下,坐没坐相,邋遢得不行。心里苦笑,沈天还是对自己有意见。

局势不平,正是人才稀缺之时,他原本以为沈天与他目的相同,必定会同心协力,可是没想到沈天是个极力避开麻烦的人,不愿招惹族群纷争。

所以直到会议结束为止,沈天依然一言不发,昏昏欲睡。

作战会议制定完毕后,沈天也终于睡饱了,醒来一看,整个会议室里只剩下江彻还有两个长辈在整理会议报告,三里摆出一副不知道装作知道的样子,点着头就是插不进去嘴。

“睡得好吗?”江彻没抬头,声音有点不快。

“还行,就是桌子有点硬”无力地打着哈欠,伸着懒腰,沈天还没从睡梦中摆脱出来。

然而江彻语气渐渐平淡,“是啊,我本来以为我们同仇敌忾,你也很关心宝儿,结果你太让我失望了。”

“欸?”

“算了,既然你想要独善其身那便由着你,你所谓的善意只不过是说说罢了。人各有志,那我江家也不留你了,自便吧。”

看来是触碰到这小子的逆鳞了,平常也不见他顶撞过谁,现在句句带刺,真的是生气了。

三里看情况太糟,过来在他耳边嘀咕道:“还不快道个歉,真想被轰出去啊!”

沈天也不管这是不是激将法,既然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那就和你掏心窝子整两句:

“江彻,你说的对,我就是个怕麻烦的人,尤其怕你们官家的麻烦,可你们讨论的方法,都是想杀人,有哪个是要救人的”

到底是个孩子才会有这种天真的想法,狵风摇头到:“沈天,你完全错了,等到你被人拿枪指着头的时候再去想打败对手,那已经晚了。”

“那最起码我得站在亲人面前替他们挡枪子。诡方的话根本不知道有还是没用,你们就已经在想杀人的事了,我甚至怀疑这根本就不是摘星族,而是一群别有用心的人挑起争端而已。”

婧雨闭目倾听,觉得沈天说的在理,江彻面色和缓问他,“那你的意思呢?”

娘的,还真是激将法,还是没修炼到家,知道他故意挑话还往下接着。

“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则成害,这是我一个朋友教我的。越是机密的是越不能泄露半句,你们这一个会议,哪怕有人泄露一句,摘星族就得知道,更不用说什么部署了。”

“继续”

“今天你们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那这样,明天,你们再举行一次会议,能多郑重多郑重,把这个所谓的伪装计划作废,讨论出另一套方案,然后跟他们说绝对保密,不过就算这样,估计摘星族也有办法把情报搞到手,这也正中我们的下怀。”

入情入理,条理清晰,年纪不大却智谋过人,这是沈天现在给他们的印象,江彻的本意也是这样,欲擒故纵,既然他们想方设法要情报,那倒不如直接一开始就说出来,以后又真真假假,瞒天过海。没想到沈天看似荒唐,居然和自己想到一块去了,他现在很庆幸自己的决定。

江彻又问他关于其他计划,结果沈天管他们要开口费,“五千金。”

情义一下子就没了,江彻不禁道:“你我之间的友情什么时候开始收费啊!”

“你这混小子使劲拉我下水,我不趁机捞一笔怎么对得起自己”

脸色一板,江彻疾笔飞书,在支票上写下数额,交给沈天,沈天刚想接过来,江彻心中闪过痛苦的感觉,死死拽住支票,眉头一皱道:“突然觉得心好痛。”

我去,你小子看上去挺大气的,居然那么抠,肉都到嘴巴前了怎么放过,“还不快松手,你小子出息了,刚才还对我使激将法,松手!”

江彻是出名的清廉,平常也没那么大手笔花钱过,也许是因为小时候的孤儿遭遇,他更懂得节俭朴素,所以刚写下去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真的要给钱,简直是要老命。

江彻趴在桌子上,手依然不肯放它离去,“可是我真的……好难过……”

新书推荐: 全球豪宠,沈先生入戏太深 元气少女恋爱手册 医女锄田 紫雾山庄 双世妃燕之邪王独宠 诸天苟命 诸神之弈 尽尘封 末日的田园生活 抽到个仙王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