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旺零小说 > 穿越小说 > 巅峰 > 第1744章 山间木屋

第1744章 山间木屋(1 / 2)

周六上午,白钰和蓝依驱车前往芦沟村与荆家寨之间的绿河谷。

绿河从数千米高的山顶奔流而下,冲积而成宽约数百亩的山谷,形成大小形状各异的七八十个湖泊,湖水清澈呈淡绿色故称绿河谷,环境幽静景色怡人。

早在十年前商林就想开发旅游,在省市帮助下耗资亿元拓宽了进山通道,分别修了左右两个半幅环谷观光山道,后来被有关部门叫停,理由是旅游会给绿河谷造成严重污染,进而渗透到地下水源,对国家生态保护区产生间接影响。

等于上亿资金扔到水里,连水泡都没看到。商林县领导捏着鼻子不敢吭声,随即封闭进谷通道取消旅游开发计划。

之后绿河谷便成为苠原乡秘而不宣的旅游胜地,县城有听说的周末偶尔开车过来游玩,优点和缺点都一样,即无人工雕凿痕迹尚处于原始地质地貌状态。

将车停在山谷外,白钰和蓝依手拉手漫步其间。

谷内无路,踏山石而寻幽径。抬头看天,瓦蓝瓦蓝的天空映衬着雪白多姿的云朵,远处绵延起伏的山峰重峦叠嶂,错落有致;山间山泉白练般迂回蜿蜒潺潺而流。

脚下苍翠茂盛的野草肆意蔓延,勃勃生机中透着绿的静意;山谷里时时回荡清脆悦耳的鸟鸣声,空气中飘浮着淡淡的幽香,顿觉得豁然开朗。

蓝依流连于乱石缝隙间,一丛丛颜色各异的野花悄然绽放于瘠土垄畔,清纯而未一丝染尘,质朴而显柔美之姿。花枝招摇飘逸,花朵黄红互浸,在山风和阳光里恣意舒展。

“好美的地方,早就该来的。”蓝依难得没戴墨镜和口罩,娇美俏丽的脸庞洋溢着甜蜜的笑容。

白钰道:“必须有我陪着才有意思。”

“那可未必。”

白钰顺手采了朵花插到她柔顺的长发里,她歪着头正想问漂不漂亮,不料他顺势轻啄了下她的额头。

她惊叫一声“抓流氓呀”,格格笑着跑开。

再往山谷深处,满山晃动着高挑大叶草穗与大树相互比肩着高低;山林贯穿山脉无边无际且疏密有致,树干宛如扭动着纤细腰肢的舞女婀娜多姿。

阳光透过绿叶扶疏的树冠透射到地上,浓淡相宜地洒满一地;草丛在疏密树荫的庇护下依然葱绿茂密,混搭着林间深褐松软的泥土散发出舒适自然的芬芳。

站在高处,蓝依手搭凉棚隐约看到对面山腰间有个女孩挥舞鞭子放羊,鲜红的腰带与洁白羊群浑然成趣。

白钰说芦沟村的家放羊的男娃才**岁,不识数,可他放的两百多只羊从没丢过,平时瞄一眼便知道几只落到后面了,并能描述出是哪只什么模样的羊。白钰说自己一直很纳闷男娃如何做到,根本没法用科学来解释。

我喜欢听山野精怪的故事,有吗?蓝依笑着问。

很多,就担心你听了害怕一头钻进我怀里。白钰笑道。

蓝依洁白的牙齿咬着粉色的嘴唇,说你可以试试呀。

白钰说那得晚上才行,白天还是讲点有趣的,上次听保护区警务室的赵天戈聊过一件据说是山里真实发生的事……

有个**岁女孩喜欢上了同村的放牛郎,但两家都是贫困户都不想这样穷下去,竭力反对,后来放牛郎被打发到外地打工去了。

放牛郎走了三四个月后,一天夜里女孩父母听到女儿房间里有人说话,以为来了小偷,或女儿跟哪个男人**,便持着锄头镰刀一个堵门,一个堵窗户。然后偷听了好久,只有女孩一个人的声音,忽儿吃吃笑,忽儿喃喃说话,而屋里明明没人,听得她父母毛骨悚然!

“她大概太思念放牛郎,精神失常吧?”蓝依猜测道。

“起初她父母亲也这么想,不过……”

不过后来怪事越来越多,后几夜女孩愈发欢腾,说着说着竟脱得精光,喘息声呻吟声不绝于耳,她父母不禁羞愧万分。

但白天女孩坚决不承认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也否认与放牛郎还有联系。她父母也悄悄问过对方父母,得知放牛郎远在三百多公里外的工地,为了赶工程进度春节都不打算回来。

她母亲干脆每晚陪着一起睡,夜里女孩还是时不时发出销魂蚀骨的声音。之后更诡异的是,两个月女孩的肚子大了起来,她怀孕了!

“啊!”蓝依的小嘴张成可爱的O型。

“她父母慌了神千方百计想把孩子打掉,女孩却小心呵护着,都不肯父母亲靠近,双方僵持了七八月个孩子早产了……”

本来她父亲以及全村人都想从孩子长相预测谁是父亲,不料男婴长得跟女孩一模一样,各方面也都正常,唯独有个动作让人毛骨悚然——

女孩经常抱着男婴对着镜子说话,从旁边看镜里只有她母子俩,男婴却仿佛看到最亲近的人似的,冲着镜子咿呀个不停,还伸出双臂要抱……

“村里老人家说,刚出世的孩子能看到鬼……”白钰解释说。

“别说了,我害怕!”

蓝依跺着脚说,真的一头钻进他怀里。白钰趁机搂着她,从额头吻起,慢慢向下滑,移到鼻尖时她用力挣脱出去,撅着嘴说:

新书推荐: 闯荡修真路秦凤鸣公孙静瑶 黎小仙傅廷修_ 我大概是个假和尚 野蛮生长 神明偏爱于你 世界一级基建狂魔 万千宠爱[穿书] 我才不是武祖传人 领主好凶猛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洛清瞳夜千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