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不能冤枉(1 / 1)

说完雷豹也准备往桌子下面钻,但他块头太大了,挤了半天也挤不进去。这个时候长毛部落的大厨金四顺已经回来了。

“哪里来的小偷,敢偷到我们长毛部落头上来了。”金四顺瞬间吼了起来。

林天则立马跳了出来,一脸真诚的说道:“四顺叔你别误会,我们是来抓小偷的,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一个黑影刚好从桌子底下逃了出去,我钻进去看看他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真的。”金三顺满脸都是疑惑,完全不带信的。

“当然是真的,不信您可以去问门口的大山,他可以帮我们作证,我们是跟着炎月回来的。”林天保证到。

金四顺则是一声冷笑:“那你说说小偷都偷了什么东西。”

“菜刀,一把闪着银白色光华的绝世菜刀。”林天准备赌金四顺没遇到炎月。

“哦。那我大概知道小偷是谁了,刚才看到台上有人用一把闪着银光的菜刀切黄瓜,我还觉得有点眼熟,没想到那竟然就是我丢的。”金四顺。

林天也知道自己赌输了,顿时脸色就垮了下来。小心翼翼的看着金四顺,脑中已经开始构思逃跑的办法,反正今天我是不会帮忙烧菜的。

不过菜刀的事也让金四顺相信了,林天他们是炎月带回来的:“哼,小小年纪就谎话连篇,还帮我抓小偷,赶紧去给我把门口的花生米送到晚会场,每个观众一小碟,不送完有你们好看的。”

林天顿时眼中又有了神采,大叔你是真的虎啊,竟然敢让我帮你去送花生,你信不信出了这个门,你就绝对再也找不到我了。

不等金四顺反悔,林天立马闪了出去:“雷豹,我先去了,你搬上花生米快点跟过来。”

接着林天来到会场,找了个隐蔽的角落位置,对坐在这里的几名部落成员说道:“几位兄弟能不能稍微带我和我徒弟挤挤,我带了花生米,请大家一起吃。”

几名部落成员顿时来了精神,纷纷往旁边挪了挪:“好说好说,我们还带了酒,就缺你的花生米了。”

月色下,藤虎终于再次赶到了笑面树妖丛林,一个下午的忙碌,他终于拿到了隐身衣。

“等我突破三十级,三虎之首就是我藤虎的了。”随着一声讪笑,藤虎穿上了隐身衣,身形也消失在了空气中。

接着藤虎慢慢的走进树妖群,果然所有树妖都没有发现他,但转了一圈后,藤虎郁闷了,千年灵芝竟然不见了。

千年灵芝到底去哪里了,各种想法迅速在藤虎脑中划过。

被麻虎偷偷拿了?他那么淡定的姿态,的确非常值得怀疑。

刷新掉了?应该不会吧,一万两说没有没了,系统不心疼吗?

被带狗的小子拿了?有可能,除了自己只有这小子进入了森林,而且这小子扔东西扔的那么准,很有可能用石头把千年灵芝砸出了树妖群。

最终藤虎决定,先仔细再找一遍再说。可藤虎刚准备移动,他发现他又动不了了,该死,竟然忘了防御树妖的麻痹花粉。

更让藤虎绝望的是,因为有隐身衣的存在,笑面树妖也不攻击他。所以他只能一直傻傻的被定在原地,连复活的机会都没有。

晚会上,随着几名男子清理掉舞台上的大石碎片,所有佳丽都已经表演完了节目。

主持人金三顺再次回到了舞台中心:“各位观众,所有佳丽都已经表演完了,想必部落的青年才俊们也都已经有了心仪的选择,现在有请本次狩猎的第一名,金木,上台选对象。”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金木身上,到处是不可思议的呼声,怎么可能,这小身板竟然能拿第一名?等等,金木不是牧师嘛?他是怎么打死boss的?

而其中最惊讶的当属炎月,一项淡定的她瞬间慌了神,完了完了,难道金木真的运气爆棚,打两个小怪就拿了第一。

我白天刚骂过她,他会不会因此不选我,尤其是旁边的水月,这贱人穿的这么少,金木要是被她诱惑了怎么办。都怪该死的林天,抢个怪都抢不好,回头一定要他好看。

“阿嚏!”林天突然打了个喷嚏,但不等林天多想,耳边就传来了别的声音:“林兄弟别发呆啊,轮到你讲故事了,讲不出来可是要罚酒的。”

林天当即一笑,丢了一颗花生米到嘴中:“我怎么可能讲不出来,都听好了,话说五百年前,有一女子姓潘名金莲,一日金莲正开窗打扫卫生了,突然。。”一群人已经玩嗨了,连舞台都不带看的。

金木也非常不适应这种被万众瞩目的感觉,从来他都是躲在炎月身后的小跟班,此刻被众多人看着,金木显得非常紧张。

不过在抬头看了一眼炎月后,金木的眼神坚定了起来。缓缓走向了舞台。

而这每一步都让炎月更加的紧张,顿时炎月大喊了起来:“等一等,第一名怎么可能是金木,三顺叔,你是不是搞错了,把倒数第一当成第一了。”

“呦呦呦,想不到母暴龙炎月也有害羞的时候,怎么?看着你的小金木来选你回家,紧张的不敢相信现实了?”金三顺还没回答,水月就率先调侃起了炎月。

接着水月又对着金木喊道:“小金木,你的炎月不要你了,要不你选姐姐我吧。”

炎月瞬间就清醒了,对着水月怒道:“谁说我不要了,金木你赶紧给我过来,不然我要你好看。”

金木自然是屁颠屁颠的赶紧就往台上跑,但他才刚走到台上,金三顺就拦住了他。

“金木啊,有人怀疑你的第一是假的,为了公正,我们还是得先验证下你的战利品才行。”话虽然是对着金木说的,但全程金三顺看的都是炎月,脸上的笑容也是要多贱有多贱。

炎月立马就改口了:“我不怀疑了,我撤销,三顺叔你赶紧让金木过来。”

“那可不行,金木可是诚实的孩子,我们可不能让人冤枉了金木,大家说是不是。”水月说完还对观众扬了扬脑袋。

“是啊,可不能冤枉了金木。”台下都是起哄的声音。

新书推荐: 我当老大谁反对 全球高武之领盒饭的日向宁次 斗罗之伏羲龙凰 一世狂卫 瘦身系统:丑妃逆袭开挂 剑皇道主 我不是职业阴阳师 两胎三宝:团宠妈咪黑化了 黑科技屠仙 海贼之我行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