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 2)

凌晨一点半,飞机落地双流机场。栗遥从昏昏沉沉的梦中睁开眼睛,机舱外大雨滂沱。

从背包里翻出镜子和口红,栗遥补了个淡妆。

间隙,她按下手机开机键,亮白的屏幕光瞬间晃进眼睛里,这一晃,她彻底醒过神来。

看了镜子里的脸一眼,苍白无血色,她利落地点了点口红拍在了脸颊上。

方唯在接机大厅等人,远远看着栗遥推着箱子出来,Burberry经典米色风衣和TF最新款色号衬得她明亮动人,行走在疲惫的旅客中格外耀眼。

“大上海来的姑娘就是不一样啊。”方唯挽上栗遥的胳膊时触到一丝冰凉,低头看了看她白皙纤细的手腕,上面挂着一个款式简单的手链,方唯认出品牌来,悄无声息的把自己的玉镯子藏进了衬衣袖口里。

“表姐,辛苦了。”栗遥礼貌微笑,露出淡淡的梨涡。感冒刚好,她嗓子里还带着轻微的沙哑。

下了停车场,两人去找方唯的车。

夜里的飞机少,停车场也安静,方唯按了下钥匙上的按钮,不远处一辆深灰的宝来发出一个清脆的回应,方唯有些不好意思的地笑道:“我刚拿到驾照,技术还不太好,你姐夫说买辆十万左右的得了,坏了也不心疼。”

栗遥点点头:“代步工具而已。”

“你在上海开得什么车?”方唯打开后备箱,自然而然地问她。

栗遥将行李放进去:“我没车,平时打车或者地铁。”

方唯:“那多不方便啊。”语气轻松了许多。

“是啊。”栗遥笑了笑,“习惯了。”

车驶上高架,方唯打开空调关了窗,“成都这几天连阴雨,湿气挺重,明天应该就好了,明天是个大晴天。”

“是么。”栗遥说着收到一封邮件,她打开邮箱查看,最后一份离职材料总算办好。

是他亲自发来的,在凌晨两点。

落款处是统一的艺术体签名,他的名字,周扬。

控制不住的在心里描摹了一下他一个人坐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发邮件的场景,栗遥看了看车窗外这座城市的轮廓,收着心跳呼出一口淡淡的气息,“天晴好。”

“你说你,也不提前打个招呼,连航班都是这么晚,你姐夫原本还想着晚上让你去家里吃饭,你倒好,只住一晚,明天就要走。”方唯说着,又问她,“这次是休年假还是去考察?”

“我辞职了。”栗遥淡淡的,但是脸上仍挂着笑。

“听小姑说,你是在一家上市公司,叫什么科技?”

“扬帆科技。”

“是是是,这家公司不是挺不错的嘛,小姑说你年薪不低呢,怎么辞了?”

栗遥:“累了,想休息一段时间。”

方唯心里一顿,没忍住,还是把话说了出来,“到底你还是受这件事情影响了,小姑也是的,非要那边跟你撇干净关系,可谁会想到自己亲生母亲会去登报与自己亲闺女断绝关系啊。”

话说完,方唯又觉得话重了点,安慰道:“要我说,这样的亲生父母不要也罢,你没找到他们之前,小姑小姑夫也是把你亲生的看的,你们一家三口就忘了这档子事,重新好好生活吧。”

栗遥轻轻地“嗯”了一声,倒像是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似的,嘴角还是微微弯着。

方唯又说:“遥遥,你不怪小姑吧?”

雨下得小了,方唯的声音也更清晰,她说这话的时候车正好出高架遇到一个红灯,停在空荡的十字路口前。

栗遥抬眼看了眼红灯,79秒。

“怎么会呢。”

60秒。

“那就好。”方唯扭头看着栗遥,“你从小就很听话。”

50秒,栗遥忽然觉得有些闷,她按下车窗。

一阵夜风袭了进来,风吹乱了栗遥额前的头发,她干脆扬着脸,任由风把头发吹到耳后。

40秒,一辆黑色的越野停在她们旁边,随后,驾驶位的人打开车窗。

车位悬殊,栗遥也不好奇去看,她又去看红灯的时间,已经跳到了25秒,然后她听见越野车里传来一个娇嫩的女声:“你看什么呢?我刚跟你说话你听不见呐。”

栗遥抬头,对上越野车驾驶位上的男人眼睛。

随后,那人偏过了头,操着一口浓重的京腔:“姑奶奶,您可消停会儿吧。”

栗遥收回眼神,也收回看进眼睛里的那点光。

红灯还剩下10秒。

怎么还有10秒。

栗遥关了车窗,疲惫地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四个小时前,她还在扬帆科技的大楼里陪着技术人员做最后的测试,完成最后一项工作交接。

后来是周扬送她去的机场,一直到她下车进了航站楼,路上一句话也没跟她说,最后连道别也没有。

她亦没有回头。

绿灯亮起,身旁的越野先她们一步冲出了斑马线。

透过雨刮器,栗遥看到那是一辆京牌的路虎。

酒店是栗遥在候机的时候自己订好的,进了电梯里,方唯念叨:“你说你就住一晚不说,还自己安排好了酒店,家里又不是住不下。”

栗遥笑笑:“到得太晚,怕打扰长辈和小朋友休息。”

“没事,你姐夫父母都是随和的人,要不是你姐夫今天夜班,他也会跟我一起来接你的。”

新书推荐: 重回七零小富婆 龙夭之境 重生嫡女:王妃是个小作精 圣影邪尊 从木叶开始的卡牌抽奖 恶魔千金:强势袭来 我是全球的领路人 别喊我名字 双龙阕 极皇武越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