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 2)

回宾馆的路上,两个人依旧没有多余的交流。

下车后,栗遥将买的三袋东西中的一袋递给程远:“车钱。”

程远看了眼袋子,里面是水果,他正欲接话,栗遥又将另外一袋递给他:“这袋是李师傅的,麻烦你帮我送去给他吧。”

这下程远便不好拒绝了,大家都有,他并不是独一份。

“客气了。”他说。

回房间后,程远盯着这袋苹果看了半天,最后他洗了其中最红的一个一口气吃掉,然后才进浴室里洗澡。

.

栗遥回房间后又给方教授打了个电话,结果是栗遥的爸爸接的。

她从小跟爸爸亲,只听栗教授说了几句话鼻子就酸了。

“遥遥,都过去了,爸爸妈妈永远是你的爸爸妈妈,永远都站在你这一边。不管你和周扬还能不能和好,你也别怪他了,更别怪妈妈了。你亲生母亲虽然这样做,但是她一定比你更难过,她收的周扬的那笔钱会让她愧疚一辈子……”

栗教授已经年过60,曾经是方教授的大学老师,比方教授大了整整10岁。对待这个女儿,他比方教授要更加宠爱。

从小到大,栗遥得到的父爱要远胜于母爱。

又因着栗教授是个博学有涵养的男人,所以后来栗遥在遇见周扬之后一度觉得他和自己父亲有几分相似,也因此加倍依赖他。

……

“爸爸,你放心,我明白的。”挂断电话之前,栗遥对栗教授这样说。

方唯说过,栗遥从小就很听话,26年来她从未忤逆过这对养父养母的意思,就连方教授强制让她切断和生母的联系,她也没有反驳过一句。

她对父母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我知道”亦或者“我明白”。

在她25岁之前,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尽管后来找到那个女人之后她学会了真正的叛逆,可再大的情绪她也没有在养父养母面前表露出半分。

在她心中,他们的分量也从未改变过。

只是方教授觉得她曾动摇过。这是她们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母女之间无法逾越的心魔。

那天夜里,她和周扬诀别。

她对周扬说:“这几年是你教会了我权衡利弊,可是她既不是利,也不是弊,我没办法像衡量一件物品的价值那样去取舍我跟她的关系。纵使她是颗□□,老天要我接着,我就只能接着,灰飞烟灭我也认了。”

那时周扬刚刚发泄完,嘴角还残留她肩膀上的血迹,他扣着衬衣的扣子,偏过头看了一眼蜷缩在地板上的栗遥,眼神凉薄,“你是我教过的最差劲的学生。”

有些人自然不配为父母,但你不是他们的孩子,你就不能替当事人做决定。

这是栗遥最直观的想法,也是周扬认为她最不可理喻的地方。

25年未曾养育,更不曾关心,栗遥千辛万苦找到她之后,却被她当成了一块血来吸。周扬始终不明白栗遥对这个女人的执念从何而来。

……

挂了电话后,栗遥把马尾摘掉,又一件件把身上的衣服脱掉。她赤.身.裸.体走到浴室的镜子面前,看着里面的人,用手戳了戳镜子上眉心的位置。

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皱眉的呢?她想着,忽然间咧嘴笑了。

她想起了程远的那句话,出来玩儿,要开心点儿。

程远的京腔听着不太正经,但两次劝慰她都听了进去。

洗完澡出浴室门的时候,栗遥透过窗子看到漫天的星光。宾馆后边的院子里扎着经幡,星光与月光之下,那些彩色熠熠生辉。

栗遥穿上衣服,披了条围巾下了楼。

四月的晚风透着凉意,头发半干,一阵风吹来,吹得她整个人清醒无比。

她走到经幡旁边,裹紧围巾蹲在了一个玛尼堆旁边,院墙外是山,她抬起头,看到山顶有一片银白。

找了个石头块儿坐了下来,看着经幡、雪山、星空,那些隐秘的心事变得不值一提。

直到这一刻栗遥才觉得,这趟旅程她来对了。

.

四月是川藏旅行的淡季,宾馆住客稀少,多半房间都是空的。三楼从左到右第一间是亮着的,程远此刻正躺在床上用iPad看纪录片。

片子讲得是川地的藏民徒步去拉萨朝圣,是柳星之前下载的,说是要洗涤一下程远污秽的灵魂。

看了十分钟不到,程远退出了界面。

污秽是洗不干净的,他在心里想。随后他百无聊赖的打开了一个消星星的游戏,慢悠悠地戳着。

外面一片寂静,屋子只有星星消灭的声音,一声响动之后的静谧里,他忽然听见窗外有动静,偏头一看,外面簌簌地下起了大雪。

走到窗边站定,程远呵出的白气在窗户上起了一层白雾,他用手轻轻地抹开,这一小块清晰的玻璃里装进了一个姑娘的身影——

栗遥坐在经幡前,昂着头静静地看着天上的雪。

她像是静止的,只有风吹动着她的发丝,雪飘落在她的肩头。

她身旁的经幡似在为她祝祷,一切都是那么圣洁。

程远愣了愣神,白雾瞬间挡住了视线,那画面竟像是幻影。

推开窗户,一阵寒风袭来,程远立刻扯了被子把自己包裹住。再走到窗边时,栗遥抬起头看见了他。

他打了个喷嚏,对栗遥挥了挥手:“Hi!”

栗遥见他裹得像个粽子,没忍住,咧开了嘴。

星光与大雪之下,她的这个笑容既真实又虚幻,程远一时之间竟找不到合适的表情来回应。

未等他回应,栗遥偏过了头,继续看雪。

程远也抬起了头,看见了远处的雪山。

时光静谧,天地都是洁白的。

月光之下,所有负隅顽抗的心事都无处遁行,在大雪降落的时候,一切阴暗都被照亮,一切污秽都被洗涤。

他们欣然接纳。

.

清晨醒来后,栗遥第一时间去看窗户外边,外面果然一片银装素裹,经幡在雪白之中更显神圣。

高睡眠质量让人恢复元气,栗遥洗脸之后饶有兴致的化了个淡妆。

新书推荐: 一代战神杨辰秦惜 我撒币就能变强 周天李若诗 北境守护神杨辰秦惜 狂战奶爸杨辰秦惜 娱乐圈是我的 不败战神杨辰 秦墨蒋思琴 阴阳镜幻界珠 战神奶爸杨辰秦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