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 2)

栗遥坐进副驾后,程远活动了一下筋骨,随后继续开车。

两个人没有找到适合的话题,气氛稍显沉闷,一时间栗遥也不知道自己上他车的意义是什么。

过了会儿,程远打开了音乐,对栗遥说:“我这儿可能没有你们女孩子喜欢听的歌。”

栗遥正看着窗外的风景发呆,听了这话,她回过头来,冲程远笑了笑:“我平时也不怎么听歌,都行。”

“不喜欢音乐?”程远问她。

栗遥皱了皱眉头:“谈不上喜不喜欢,就是不敏感。”

程远:“那你平时都喜欢干什么?”

栗遥仔细想了想,自嘲道:“你突然这么一问我,我竟然想不出答案,可能我是个挺无趣的人吧。”

程远偏过看她,是在认真思考的表情。

“做哪一行的?”程远又问。

栗遥说:“AI。”

程远努努嘴:“挺酷,应该很忙,没时间发展兴趣爱好也正常。”

“你呢?”栗遥问他。

程远抿了抿唇:“我不行,一事无成。”

“怎么会……”栗遥笑了笑。

“真的。”程远语气认真。

“你学什么的?”栗遥问他。

程远:“烂大街的专业。”

栗遥:“……”

“没上过班?”栗遥问。

程远:“上过,但是觉得没多大意思。”

“那你觉得什么有意思?”栗遥偏头看他,眼神像看幼稚的孩子。

程远勾了勾嘴角,没思考太久,说:“谈恋爱?”

他用的是疑问句。

“呵……”栗遥轻轻地笑了,“这个你经验比较丰富。”

“你怎么知道我经验比较丰富?”程远手指敲着方向盘。

栗遥说:“几千公里路都一起走了,现在分道扬镳岂不是可惜?”

程远听懂她话里的意思,点点头,附和道:“是挺可惜。”

栗遥突然觉得跟他说话很费劲,基本上什么有营养的内容都获取不到,而且他太容易把天聊死。

见栗遥沉默,程远换了个话题:“上海好玩儿吗?”

“你没去过?”栗遥问。

程远:“去过,没太大印象了。”

“那说明不太好玩。”栗遥说。

程远揉了揉鼻尖:“主要是我去的那会儿天天下雨,跟朋友在酒店里住了两天就走了。”

“女朋友?”栗遥笑。

程远“啊”了一声,“你又知道了。”

“你经验丰富嘛。”

“又来。”程远咂咂嘴,“男朋友,大学同学。”

气氛在玩笑间回到正轨。

“国外念的大学?”栗遥问他。

“唉我说……”程远笑了起来。

栗遥立刻解释:“无意中听到的。”

“她也真够可以的,有她在,我什么秘密也没有。所以你理解我为什么要这样了吧。”程远摇摇头说。

“喜欢你所以什么都藏不住。”栗遥说。

程远偏头看着栗遥:“女孩子都这样?”

栗遥:“也不全是吧。”

“你会这样吗?”程远正经问她。

栗遥想了想,“看情况。”

又是一阵沉默。

“你应该有男朋友吧。”程远语气并不笃定。

栗遥半天没反应,过了会儿才问:“为什么觉得我应该有男朋友?”

程远:“没有吗?”

栗遥“噗嗤”一笑,“你这问的,让我怎么回答?”

“实事求是呗。”程远语气轻松。

“刚分手。”栗遥不是扭捏的人,对于眼前这个陌生人,她没必要故弄玄虚。

“唔。”程远继续用手指敲击方向盘,“那咱们俩差不多。”

栗遥哼笑一声,“是差不多。”

那个男人同样没有挽留她。

“出来散心的?”程远继续问。

“算是吧。”栗遥说着,解锁了手机屏幕,语气不再专注。

于是程远转移了话题,“第一次进藏?”

栗遥点点头,手指认真地戳着手机屏幕。

程远看见她在查看邮件。

“那你忙。”程远试图结束谈话。

栗遥却把手机收了起来,“垃圾邮件。”

“回国多久了?”栗遥重新起了话头。

程远说:“不太久,半年不到。”

“怎么想着回来了?”栗遥问。

新书推荐: 情深似水难再收 秦证 我缔造了国服神话 花都最强老板 戏精的诞生 王辰江雪 我的妖神身份暴露了 无限城战 木叶之苟成最强 田园小厨娘施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