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 2)

栗遥的这条朋友圈收获了空前的赞和评论。

她没太在意,甚至一条评论也没有回复,任凭大家去揣测。

这条朋友圈只放了这张她和程远这张合照,配图内容也仅仅只有一个太阳的符号。程远看了之后默默地点了个赞。

他权当自己是她的旅行不孤单、失恋不难过的证明,他不介意自己被她小小的“利用”。

重新出发后,栗遥仍旧上了程远的车。这一次,她睡着了。

路途畅通后程远仍然不敢开快,一方面是道路蜿蜒仍有积雪,还有一方面是栗遥实在睡得太熟。

栗遥睡着时上唇微微的突起,靠在椅背上,帽子耷拉下来遮住眉毛,整张脸看起来像个小孩儿。

当她的帽檐继续往下滑快碰到睫毛的时候,程远下意识地伸手把她的帽子往上推了推。

她呼吸很浅,细小温热的气息打在程远的手腕上,程远屏了一口呼吸,没忍住,又用指关节勾了勾她的唇珠。

轻轻地一下子,程远立刻收回手。指关节上留了一丁点儿她的唇膏颜色。

程远没擦掉这抹亮晶晶的红,任由它留在手指上。

中午时分,栗遥因手臂酸麻而醒来,她睁开眼,车停在一条简陋的小镇街道上,旁边是一个关着羊群的栅栏。

偏过头,程远正注视着她,她心里一“咯噔”,脑子有些懵,问他:“几点了?”

程远冲她勾了勾唇:“醒了?下车吃饭吧。”

栗遥见他没系安全带,车没熄火,里面空调也是开着的,又问他:“停车很久了?”

程远没再看她,语气随意:“还行,一刻钟吧。”

说完程远熄了火,先行下了车。

栗遥跟在程远后边进了一家小饭馆,一进去看见李师傅和其他几个中年男人坐在一起吃饭,看情形,都是他相熟的司机。

见着两人进来,李师傅说:“我们都快吃完了,你们快点菜吧。”

栗遥又看程远一眼,“一刻钟?”

程远找了张干净的凳子坐下,“我这人没有时间观念。”

栗遥听了,说:“下次你叫醒我就好。”

“嗯”了一声,程远把菜单推到栗遥面前,“你来吧。”

栗遥想到他有诸多禁忌,又把菜单递过去:“还是你来吧。”

程远没再推脱,迅速点了几个菜。

程远坐得不太自在,栗遥打量周围的环境,这的确是他们经历的最差的一家店了。

李师傅那桌的几个司机正在谈论路况,栗遥顺势问程远:“你平时应该开车挺多的吧。”

程远点点头:“还行。”

川藏线上有许多不太好走的路,这条线并不是所有的司机都能开。程远也是第一次挑战这么复杂的路线。

“你会开车吗?”程远又问栗遥。

栗遥说:“有驾照,但是没车,所以基本上没怎么开过。”

“不开车好,我回北京后也不爱开车,太堵了。”程远说着用纸巾把桌子又擦了一遍。

栗遥从他的语气中能感觉到,他精力比上午那会儿差远了。于是从背包里翻出一罐咖啡递给他。

程远接过这个小瓶子,笑了笑,“我喝这个没用。”但他没有还回去。

栗遥说:“就当是心理作用吧。”

“主要是你睡着了,看着你睡,我也觉着特困。”程远这句话像在解释自己下车后的疲劳。

栗遥微怔了一下,立刻表态:“那下午我不睡了。”

“下午还坐我的车?”程远笑得有些戏谑,翘着二郎腿,手掌灵活的把玩那罐咖啡。

栗遥瞧他这幅样子,轻易捕捉到他眼睛里的一丝得意,也笑了,“那行,我回去就是了。”

程远没接话,静静地看着栗遥,看了一会儿,才开口:“你想来就来呗。”

“……”栗遥彻底失语。

饭菜上桌,栗遥看到其中有一道水煮牛肉,上面红红的一片,让人很有食欲。但她又庆幸份量不太大,毕竟程远大概率是不会吃这道菜的。

程远估计是饿了,一碗饭很快吃完,蒸鸡蛋也吃了大半,这边栗遥胃口也不错,吃了很多肉。

“你应该是吃不胖的那种吧。”程远也不加饭,就吃一碗,吃完后就看着栗遥吃。

栗遥小口吞着饭菜,害怕汤汁溅到白色的衣服上,用一只手按着领口的衣服。她说:“也吃的胖,只是最近没太克制。”

程远再次想起那晚浴巾下的躯体,很瘦,却也不至于干巴巴的,该有的地方都有。他笑着:“之前很克制?”

栗遥说:“我吃多了容易犯困,前段时间忙,不敢多吃。”

程远听着,点了点头,他刚刚没吃太多,也是这个原因。

“你吃的也太少了。”栗遥又说。

程远一愣,觉得这话的语气很像每次饭桌上程母对他说的,他又点点头:“那我下次多吃点儿。”

听见这话,栗遥抬起头看着他,忽然一笑,“你这人真有意思。”

“是嘛。”程远依旧漫不经心地接话。

结完账,两人出了店门,空气一下子清新起来。

栗遥走到栅栏边上去看羊,程远离了她五米远——他受不了羊圈的味道。

“多可爱啊。”栗遥示意程远过去。

程远摆摆手:“您自个儿欣赏吧。”

话音落下,栗遥看他拿出了手机,紧接着开始打电话。

栗遥看了会儿羊,觉得没太大意思,索性沿着路边走,顺便消消食。结果没走几步,遇见了柳星他们的车。

新书推荐: 长生狂婿 人工智能审判日 找个废物徒弟就这么难么 锦鲤男神来配音 女相左姜 穿书后我跟反派谈恋爱 快穿boss:魔尊大人,求轻宠 重回七零小富婆 龙夭之境 重生嫡女:王妃是个小作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