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 2)

开着窗,风透进来荡着悬挂在后视镜上的一个日本御守。御守是红色的,此刻在程远的视野里点缀着栗遥身上的白,衬得栗遥像一片雪。

程远看着她伸过来的掌心,上面密密麻麻的纹理如同一把乱线,她耷拉着脑袋,朝他讨东西吃,目光里似有一丝渴求,样子像个小姑娘。

那把乱线成功地搅乱了程远的心。

下了车,程远绕到后备箱去拿巧克力,栗遥坐在车里等着,从倒车镜里看到他翻了好一会儿才从一个箱子里翻出几个Toblerone。

回到车上,程远将它们全部塞进栗遥的怀里,“吃吧。”

栗遥看着这五六盒巧克力哭笑不得,“太多了。”

“留着也没用,我不吃这东西。”程远说。

善财童子,浑身金光。栗遥再次想到这个画面,没忍住笑出声来。

“笑什么?”程远问她。

栗遥摇了摇头,撕开包装吞下一口巧克力。

程远瞧着她鼓动的小嘴,又问她:“好吃吗?”

栗遥点点头:“嗯。”

“你看着挺冷的,但其实不是。”大约是吃了巧克力心情变好,栗遥又说。

“这话怎么说?”程远调整了一下坐姿,态度认真了起来。

“如果我在你心里算是朋友的话,那你对朋友真的挺好的。说实话,我原本没觉得你是一个会照顾女生的人,但是这一路上你都在照顾我。”

或许是被程远对她有求必应的态度感动了,栗遥忽然说出这些话。

她很少当面评价一个人,程远也觉得这不太像是她能说出口的话,更重要的是,这话自动给他们两人的关系做了个定位。

程远感觉很奇怪,对“朋友”两个字格外敏感,问她:“这是发好人卡的意思吗?”

栗遥笑了,“你哪儿能平白无故就得到我一张好人卡啊,朋友之间不随便发卡。”

“就这么急着给我扣上朋友的帽子?看来你心里还是忘不了别的男人呐。”程远玩笑般的说了句心里话。

栗遥愣了愣,没想到程远会这样说,她抿着唇:“我有吗?”

“你没有吗?”程远反问,语气却像质问。

栗遥看着他,样子认真的有些过头,为缓解气氛,她笑着摇了摇头:“你想多了。”

程远没细想栗遥的这句“你想多了”,但看着她的脸,忽然觉得自己不仅较真而且幼稚,这幅状态就像是青春期时对着喜欢的女生说酸话,状态低龄不清醒。

他自认对栗遥不错,甚至比对其他女生有耐心,但是这里面有孤独旅途作祟的缘故,绝对算不上是他上了心。

平时他周围莺莺燕燕,女人从来不缺,现在到了这偏远高原,只有她在身边,又恰好是个不错的女人,于是自然而然地对她产生了某种欲.望。

而这个女人偏偏是个受情伤的,心里还装着另一个人,这无疑又激起了他的征服欲。

“男人都不爱吃甜食?”栗遥为打破尴尬,换了个话题。

程远只好又开金口,但态度显然是敷衍的,“我对这个没研究。”

程远笃定她能问出这个问题,心里是有指向的,所以才产生了抵触情绪。

栗遥却又追问:“你不就不喜欢吗?”

程远皱着眉:“我不一定能代表其他男人吧。”

栗遥从程远的语气里听出一些不耐烦,便不再吱声了,又觉得自己这个话题找的不好,心里闷闷的,偏过头不再理人。

程远见她这样,以为她今天反反复复的情绪又上来了,低低地冷哼了一声,没想太多,直接把这句话冒了出来——

“是你前男友也不喜欢吧。”

栗遥听了,咬着嘴唇,赫然皱起了眉头。最后她蹦出来几个字来,语气还不太友好:“非要提他?烦不烦?”

“……”程远无语至极。

他觉得自己不过是戳破了她的心思,到头来却碰一鼻子灰,又后悔自己情绪被她牵着走,暗暗复盘自己不受控制的大脑,但最终却找不到理智动摇的蛛丝马迹。

大概是昨夜的冷风吹进了脑子里,他想。

这几天任凭他待她多有耐心,到头来她还是会因几句话就跌回了失恋的阴影里,昨晚上他觉得即便自己真的吻下去,以她当时的状态也不一定会反抗,可今天,一朝回到革命前。

他难免产生小小的挫败感。

这之后大概有一个小时两个人都没有讲话,栗遥把头偏向一边,自个儿看风景,程远始终目视前方,因为身后几乎没车,他连栗遥那边的倒车镜都没看几眼。

他觉得栗遥的人设在他提起那条朋友圈之后崩塌的厉害。他本以为她跟他见过的那些小女人是有一些不同的。

此刻,他觉得是自己高估这个女人了。

路边山坡上间或有一些羊,米黄的毛色上被涂了一小片的红记号。栗遥数着羊,中间因为走神而漏掉一些数字,最后得出一个乱七八糟的答案。

直到车子急刹,她才从千头万绪中清醒。

她被惊着了,即刻发出“啊”的一声,而程远竟在第一时间用右手护在了她面前以防她往前倾倒。

新书推荐: 重回七零小富婆 龙夭之境 重生嫡女:王妃是个小作精 圣影邪尊 从木叶开始的卡牌抽奖 恶魔千金:强势袭来 我是全球的领路人 别喊我名字 双龙阕 极皇武越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