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 2)

最终程远还是成全了自己的梦境,不枉费大清早洗的那个澡和扔掉的脏.内.裤。

栗遥的唇珠比他想象的还要香甜,上面还残留一丝他给的巧克力的味道。他心满意足。

在程远面前,栗遥的心理防线是溃败的,她是在昨夜确认这件事情的——程远握着她的手腕为自己点烟时,她的脉搏汹涌地跳了那么一下子。再后来,他于星夜里目光炯炯的望着她,她本能地鼓足士气想与他较量那股涌动。

最后,她临阵脱逃了。

现在她没有退路了,因为她丝毫没有反抗。

这个男人一如她初次遇见的那样,侵略性和目的性都太强。她不是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了,知道他一路上这样待自己,不可能没有企图,她沉溺其中是认为开始一段新的关系对她来说或许不是一件坏事。

大不了旅行结束关系也结束,他们谁也不亏,她还可以趁机洗清一下旧感情。

她早就想清楚了,这一刻才承认“朋友”是自己矫情的试探。跟着周扬久了,对于男女之事她早已不是一张白纸。

程远的嘴唇很软,咬着她的上嘴唇,又用舌尖轻轻舔.舐那颗唇珠,她的心彻底被他勾走了,飘向了窗外很远很远的地方。

栗遥没有推开程远,却也没有回应他。程远也只是浅尝辄止,给彼此留了余地。

放开栗遥后,程远靠回椅背上,从后视镜里看到她轻轻地勾起了一边唇角,脸上没有丝毫惊慌和羞愤,反倒像占便宜的人是她。

程远舔了舔自己的唇,觉得这个女人会变脸,又开口问她:“还要下车吗?”

“看心情吧。”栗遥边说着若无其事地吃了一口巧克力。

程远收回玩味的眼神,轻轻地扯了扯衣领,放松了一下喉咙的里的躁.动。随后他发动引擎:“千万别口是心非。”

栗遥没回应,舔着唇角的巧克力,撑着头看向窗外。

就在这时,栗遥的电话铃声响起,她低头一看,是蒋昭打来的。

“你朋友圈里发的那个男人是谁呀?”蒋昭声音里透着笑,音调颇高,开口第一句话就是问这个。

这个问题显然正和时宜,栗遥看了程远一眼,他大概也听到了听筒里的这句话,细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方向盘,一抹淡笑悬在嘴角。

栗遥说:“路上认识的朋友。”

“有戏吗?”蒋昭又问。

栗遥笑了一声:“你怎么这么八卦。”

没想到那头蒋昭叹了口气,“你要是真艳遇了,我绝对不拦着,反正你都说你和周扬没可能了。这人看着不错唉,又年轻又帅气,一点也不比周扬差。”

程远就坐在身边,这话栗遥没法接,于是吱唔了一声,又说:“我这边信号不太好,晚上回电话给你?”

蒋昭听了,误以为她这边真有进展,心里藏不住事情,干脆和盘托出:“我也没别的事情,就是想告诉你一声,周扬领着那天那女的见了一圈朋友,看样子是……唉,你说这不是摆明了告诉大家他身边换人了嘛,栗遥,你说这男人怎么就这么无情啊,你当时说分手不就是一句气话……”

“不是气话,昭昭,真的过去了。”栗遥是失恋的人,这会儿却反过去安慰蒋昭,“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我真的没事。我既然做了决定,就是想要重新开始,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希望你能站在我这边支持我。那天我已经说了,我跟他不是一路人,所以你也别再耿耿于怀了,好吗?”

说完这段话,栗遥又若有似无地看了程远一样,他还是那副样子,看客姿态。

那边蒋昭听到栗遥这样说,也不好再相劝了,想着周扬已经有了新人,便说道:“你开心就好,重新开始更好。行了,我懂了,以后不提了。”

栗遥“嗯”一声,随后两人又扯了几句别的,然后才挂了电话。

“长进了。”程远在栗遥挂断电话后对她说。

栗遥也不知道为什么,当着程远的面对过去表了一番态后,她有种柳暗花明的畅快。

“是嘛。”她学着程远的口气。

蒋昭越是在电话里强调周扬是真有了别的女人,她就越觉得坐在身边的程远可爱。

她也说不清这算不算是较劲。

栗遥正想着,程远又问:“真打算重新开始了?”

栗遥没回答这个问题,反问他:“你真觉得我之前矫情?”

“女人不都是这样。”程远说。

栗遥:“……。”

程远又笑了笑:“都是口是心非的模样儿,一个字儿,作。”

“我怎么就口是心非了?”栗遥问他。

“分手难道不是你提的?”程远问她,又接着说:“自个儿做的决定,后果就自个儿受着,又放不下又非要走,难道非得那人为你守着等你闹够了乖乖回去才罢休?这不是矫情是什么。”

“我可没想过要回去,伤心难过几天罢了,这也不许?”栗遥反驳。

程远哼笑:“不是不许,是既然知道会伤心难过,当初就别轻易走这一步,而且分手也有不伤心的分法儿,用不着这么撕心裂肺的。”

“不是所有感情都好聚好散,善始善终。”栗遥觉得程远这话说的既理智又幼稚,又问他,“你没分过手?没伤过心?”

程远仔细思考了一下“好聚好散,善始善终”这八个字,然后潦草地回忆了一下自己过去的感情,说:“分过,但没觉着伤心过。”

“那你还真是幸运。”栗遥见识过他的无情,略带着讽刺的意味说出这句话。

程远听了这话,又见她脸色不悦,笑着叹了口气,“行了,你跟我一大老爷们谈伤心,你要我怎么答?”

栗遥调整了一下心态,这才开口,但这回话题却更深刻了,她问他:“程远,你有爱过谁吗?”

“那你得跟我解释一下,什么叫爱?”程远显然有些不耐烦了,边说着拧开矿泉水瓶盖大口喝了几口水。

“就按你理解的回答。”栗遥说。

新书推荐: 圣影邪尊 从木叶开始的卡牌抽奖 恶魔千金:强势袭来 我是全球的领路人 别喊我名字 双龙阕 极皇武越仙 飞鸟与蝉 都市仙男 师兄我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