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 2)

栗遥进了寺庙里头,院子里围坐着几十个藏民,他们正在进行以物换物的活动。几个喇嘛在人群中间组织,说的藏语,她一句也听不懂。

几个老妇人见她一身游客模样,冲着她笑,她便走过去盘腿坐在她们身边。这几位妇人不会说普通话,栗遥无法跟她们交流,只能笑着看她们聊天,但她丝毫不觉得无趣,看得津津有味。

坐了一会儿,一个喇嘛起身进了大殿里,于是她也起身跟过去,打算供奉一支香。

大殿简陋,佛像却是贴了金的,栗遥虔诚地磕头上香,这位年轻的喇嘛也虔诚的朝她颔首,为她祝祷。

她双手合十,跪在蒲团上,许久都未起身。

她不是信佛的人,却喜欢闻檀香,听佛经。她也笃信,人应该有信仰,虽然不一定是宗教。神佛面前,她想起一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因因果果,心渐渐地静了下来。

她沉下心思考近几个月来生活发生的改变,依然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也不想在神灵面前撒谎,她还是无法彻底宽宥那些以爱为名给她伤害的人。

包括方教授,也包括周扬。

她自嘲地想,或许是她修行不够。

在程远面前,她只说是分手伤心,可真正使她灰心丧气的,是亲情的断裂。现在她只希望在这段短暂的旅途里找回一些生活的信念和不易得到的快乐。她想暂时放下那些执念,享受眼前的时光。

出了大殿,栗遥慢慢地往台阶下走,刚走几步,手被人抓住,她一回头,程远立在她身侧。

“你不说不来的嘛。”栗遥语气里有淡淡的惊喜。

程远别开脸,攥紧她的手,大步牵着她走下台阶,“走吧,我怕你再待下去,不忍回俗世了。”

栗遥看着他宽阔的肩膀和利落的黑发,边缘被阳光勾勒一层金黄,他步伐坚定地引领自己,像神使带她走出困顿。

这一刻,她有些茫然,分不清现实和幻想。她指尖微动,最终扣住了他的手背。

出了庙门,程远自觉松开她的手,问她:“捂热了吗?”

栗遥愣了一下,偏过头笑了,“你还真当自己是暖宝宝了。”

“你往那儿一跪,一合掌就是一刻钟,我瞧你手指冻得通红,想什么呢?真当菩萨能听见你那点儿心事?”程远说着将手插进裤子口袋里,又告知她:“我跟李师傅说了,你跟我走。”

“你倒会自作主张,我付了李师傅车钱,一天到晚坐你的车算怎么回事。”栗遥说完往路边一看,李师傅当真先走了。

程远朝她一笑:“你就别口是心非了。不骗你,我这是头一回进庙里头,就为了找你。”

栗遥听了这话,站定后看着程远:“等了我多久?”

“没多久。”程远向来不邀功,又说,“下回你要有心事,也别劳烦佛祖菩萨了,你直接告诉我,说不定我比他们管用。”

“是管用,至少你还能捂手。”栗遥笑了笑。

程远嗤笑一声,下一秒,他抓住栗遥的手,这回是十指紧握。他脸上神情严肃了起来,压低声音:“这回可是真牵了。”

栗遥看着他的眼睛,心头一紧,“那这回又是什么说法?”

程远说:“你心里想的那样。”

上车后,两人自然而然地纠缠在一起,唇舌之间,栗遥将满腔心事都抛到了脑后,在程远的带领下,她甘愿陷入这场露水情缘。

程远从未发现自己对接吻这件事情如此迷恋,之前对那颗唇珠浅尝辄止的遗憾在此刻得到了补偿,他吞噬着栗遥的呼吸,起初还带着温柔,但没过多久就变成了掠夺。

栗遥自然知道他是个高手,但没料到自己竟占尽了下风,她面前的这个男人耐心极差,丝毫不给她反击的机会,一味的攻城略地。

她这才发现,原来接吻也是一件劳心劳力的事情。

好在只是接吻而已。

听到栗遥“呜咽”了一声之后,程远适时的放开了她,见她眉头紧皱,问她:“弄疼你了?”

栗遥拿出镜子看了看嘴唇,一片红肿,她咬着唇,没吱声。

程远立刻伸出手用指腹轻轻地抚摸她的唇,“对不起,刚刚有点儿失控了。”

“你在想什么?”栗遥正经问他,“程远,接吻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程远顿住了放在她唇边的手,“你确定又要跟我讨论这么深刻的话题?你觉得那种时候我还能想什么?”

程远仍是笑着,说着又继续去揉栗遥的唇。

栗遥感受着他指腹的温柔,看着他的眼睛,却一点也看不透他的心思,哪怕刚刚两人如此亲密,她也只感受到他的欲.望,感受不到他的动情。

栗遥忽然心一沉,心烦自己为什么要想这些。

程远看到栗遥眼睛里的光渐渐暗淡,收回手指靠回到椅背上,他拧开一瓶水喝了几口,扯了扯衣领,视线落在后视镜里。

略看了一会儿后,他对里面的人说:“想要你,可没办法在这里,就是在想这个。”

程远说这话的时候半瓶水还拿在手里,话音落下,栗遥沉下去的心又起了一片涟漪,她偏过头,咬着唇,脑袋里乱七八糟。

“那你刚刚在想什么?”程远又问她。

栗遥说:“没想什么。”

程远笑了一声,“不诚实。”

新书推荐: 圣影邪尊 从木叶开始的卡牌抽奖 恶魔千金:强势袭来 我是全球的领路人 别喊我名字 双龙阕 极皇武越仙 飞鸟与蝉 都市仙男 师兄我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