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 2)

夜晚的高原小城静谧的像一座空城。氧气稀薄,程远辗转反侧许久都没有睡着。

看了看时间,才刚过十一点,他打开灯,呆坐了一会儿,然后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那边的人隔了好一会儿才接起来,开口就问他:“人在哪儿呢?”

程远看了看窗外,“一个叫理塘的地儿,海拔4000多,我现在喘气儿都困难。”

“你就是吃苦吃少了。”那边的人笑着,又说,“家里那边儿你放心,我们家老爷子已经出面了,估计也就这一两天吧,你就能打电话回去了。”

程远刚“嗯”了一声,那边人又说:“老五,我知道你不愿意掺和外边那些事儿,老首长也是真疼你,这些年任由你四处浪荡,让你离了北京城潇洒。不过你马上就27了,家里的事儿也该上上心了。”

“我知道,三哥,这回让你费心了。”程远耐心应着。

“哪儿的话,咱们打小一块儿长大的,程叔谢姨跟我自个儿爹妈没区别,应该的。得,不跟你说了,今儿晚上我们得进山里拉练,待会儿就出发,我这都是偷跑出来接你电话的。”

那头的人要挂电话,程远急忙问:“三哥,你什么时候回京?”

“快了,六月初吧。”

“行,等你回来,我叫上珞珞他们给你接风。”

听到这句,那头的人顿了顿,随后一句“得嘞”,然后挂了电话。

程远高中毕业就去了德国,别人不清楚,但跟他一起长大的那帮发小个个明白他到底为什么不愿意待在国内,不愿意待在北京城里。

他打青春期起就是个离经叛道的主儿,心里看不惯他家里那套做派,明面儿上就用自己的方式去反抗。

当时大院儿的男孩儿们要么考了军校进了部队,要么去了人.大政.法之类的高校,打算毕业之后走上仕途,偏他不愿意走这条路,撺掇着他爷爷背地里支持他出了国。

老爷子当时也是头疼,他们那样的背景要出国门不是易事,可偏巧这小子聪明又勤奋,高三那年拿了个国际物理竞赛一等奖,给程家长了不小的脸面,老爷子这一高兴,就遂了他的心愿。

他走的那会儿大院儿里那帮小伙伴个个骂他叛变,只有他这位三哥,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说:“老五,你要真走了开心,就走吧,只要别忘了我们这帮兄弟就行。”

于是程远一走就是八年,每年回国最多也就待一个月。直到去年夏天,老爷子一次心梗进了ICU,他才下定决心辞了柏林那边的工作回了国。

回国后他没找正经工作,也没按照家里人的意愿娶妻生子,也不知是不是故意跟他爸妈作对,恋爱谈了一场又一场,狐朋狗友认识了一堆又一堆,就是不肯认真思考自己的未来。

这半年家里又刚好遇到点儿风浪,长辈们无暇管他,他就这样蹉跎着,最近为了逃避这场跟他无关的争斗,干脆带着个姑娘一路走到了这里。

然后又遇到了另一个的姑娘。

想着栗遥,程远内心的孤寂总会消弭一些,他也说不清这是什么原因。可能是因为他们俩都是躲避俗世的人,都有秘密,但也都不露痕迹。

整个晚上,栗遥总能想起走廊上被程远拥在怀里的那一刻,那个怀抱纯粹的让她动容。

她靠在床上不由自主地抚摸自己的唇珠,至少在他之前,没有人对此感兴趣过,包括周扬。

他对女人的柔软有着敏锐的感知力。

迷迷糊糊中,栗遥听到手机振动,从枕头底下摸出来一看,程远发了条微信过来,是一张她白天跪在佛像前的照片。

拍的是侧脸,陷在柔光之中,静谧安好,因有微风,额角的碎发飞扬着,她闭着眼,睫毛被点上金黄,微低着头,姿态虔诚。

栗遥没有回复,想了想,将这张照片换成了微信头像。

程远猜想她已经睡着,并没期待她会回复,但偶然发现她竟换成了头像,心底溢出一股暖流,在昏昏沉沉的幻想中,很快进了梦乡。

栗遥醒来后身体还算适应,果然如李师傅所说,她对氧气需求量低,并无高反症状。

简单洗漱之后,她收拾好东西去叫程远,结果在走廊上遇着李师傅,李师傅说程远高反严重,已经进了医院里吊水。

栗遥匆忙赶到县城医院的急诊,一只脚刚踏进门内,就看到程远垂着头,独自坐在窗边的连排椅上睡着。

晨曦打在他的脸上,将那张俊朗的面庞衬得一片柔情。他唇角微微发白,眉心轻轻皱着,一只手上扎着针管,另一只胳膊懒懒地放在扶手上,骨节分明的手指垂在半空中。

他裹着一件深棕色的大衣,里面是灰白色的高领毛衣,大衣下摆垂在膝盖边上,长腿交叠,脚上是一双款式简单的牛津鞋。他身在这简陋的县城医院里,像个天外来客。

栗遥轻轻走过去坐在他身边,他似乎没有察觉,但栗遥刚坐定,他便不动声色地将头枕在了栗遥的肩膀上。

“没睡着?”栗遥轻声问他。

“嗯。”程远嗓音有些沙哑,又握住栗遥的手,“早知道还是会这样,昨晚上就做点儿什么了。”

手指被放在他宽厚的掌心里轻轻玩弄,栗遥侧脸感受着他的呼吸,绷紧的脊背慢慢放松下来,她与他十指交握,“你难受怎么不告诉我?”

程远笑了笑,在栗遥的颈窝处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你还说呢,我给你发微信你也不回。”

手仍然被握着,栗遥侧对他:“那你来医院总得告诉我吧。”

“你昨晚要回了,我说不定就找你去了,我要真去了,早上可不就是你陪着我来嘛。”程远来医院那会儿天都没亮,他压根儿也没想过要叨扰他们。

栗遥皱着眉,无暇理会他的贫嘴,又问他:“什么时候发现不对劲的?”

“三四点钟吧。”程远说着坐直身体,看见栗遥的脸,抬手勾住她的下巴,“哟,化妆了?”

栗遥今天早上化了淡妆,涂了薄薄一层唇膏,阳光底下亮晶晶的。

新书推荐: 从木叶开始的卡牌抽奖 恶魔千金:强势袭来 我是全球的领路人 别喊我名字 双龙阕 极皇武越仙 飞鸟与蝉 都市仙男 师兄我喜欢你 女主每天都在点亮新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