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 2)

栗遥看着郁郁葱葱的林木不断地在视野里倒退,程远的这句话像电影台词般成了画里之音。她调整了一下坐姿,一只手探出窗外感受流动的风和空气,又微微眯起眼睛,看头顶湛蓝的天空和洁白的云朵缓慢移动。

听见身旁人均匀的呼吸,她突然很想让时光停在这一刻。

路过一个观景台,两辆车停下来休息。

程远说犯困,要在车里眯一会儿,栗遥便跟着李师傅去了小河边的木板桥上赏景。

李师傅倚在木栏杆上抽烟,栗遥走到桥的尽头蹲下来玩水,安静了好一会儿后,李师傅终于开口问她:“栗遥,你跟程远谈对象了?”

栗遥缩回触碰水面的手指,想了想,说:“没呢。”

“没呢……”李师傅重复着她的话,又笑了笑,“意思是有发展前景咯?我看你们挺般配的,程远也对你上心。”

栗遥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她抬起头,看见水面略过一只飞鸟,涟漪散开一圈,但很快又恢复平静,她笑着:“你就别开我们俩的玩笑了。”

“行,女孩子嘛,脸皮薄,我也不问你了。可你们俩要真好了我替你们高兴,怎么说我也算是月老吧。”李师傅抽着烟,说这话时满脸堆笑,倒像是真促成了一段好姻缘。

栗遥垂下头,继续划水玩,手指在水面上拨弄,水纹却荡进了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她偏头看向马路边,想看看程远是不是睡着了,谁承想,程远正趴在窗沿上看着她。

程远见她回头,冲她勾起嘴角,仿佛等她回眸的这一刻等了许久。

栗遥也笑了,静静地看着程远,山河间,两人的视线长久地交汇。

又过了一会儿,程远下了车。

“你们俩刚刚聊什么呢?”程远走过去站在李师傅和栗遥中间。

李师傅看了栗遥一眼,说:“没聊什么,晚上到了亚丁,吃火锅去呗。”

“行啊。”程远应声道,又问栗遥:“晚上喝一杯?”

栗遥从地上站起来,“就怕你身体受不了。”

程远听了,揉了揉鼻尖,“比这更受不了的都受过,放心。”

“程远,你身体素质应该挺不错的,平时都喜欢搞什么锻炼?”李师傅借机问程远。

程远说:“之前倒是经常爬山或者骑行什么的,这半年懒了,偶尔健身房里泡一泡。”

“难怪,看你高反这么严重就知道你经常运动,肺活量大,小伙子不错,喜欢运动好。”李师傅说着捏了捏程远的手臂,“嗬,是结实,看着倒不显。”

程远顺势抬起手臂活动了一下筋骨,说:“我上大学那会儿才壮,现在不正经练了,只能吃老本儿。”

“你条子正,那天看你身份证上的住址,是军属?”李师傅又问。

程远点点头,只说:“家里长辈是老兵。”

栗遥想起那天柳星提起他的家庭背景,暗自在心里对了号,又看李师傅这神情,猜到个大概。

李师傅说:“家里有这么好的环境给你,怎么没去部队里历练历练?”

程远双手交叠在脖子后边,懒洋洋的,他说:“从小就听着号声长大,可不想再听一辈子了。”

李师傅笑笑:“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程远看了栗遥一眼,她向来是个称职的旁观者,背靠在栏杆上,头发被风吹得微动,似乎对他们的谈话并无兴趣,可脸上的神情显然是认真聆听的模样。

程远说:“瞎混。”

栗遥并无意外,相处下来,倒也不觉得他是故作神秘,虽然确实很难从他嘴里听到关于他的真实信息。

“哪儿能是瞎混啊,我看你是个有本事的人。”李师傅又追问,“学什么专业的?”

这回栗遥偏过头看着程远,认真在等他的回应。

于是程远看着栗遥:“电气工程。”

“这是烂大街的专业?”栗遥十分无语。

程远不以为意:“在德国真挺多人学的。”

李师傅听了,惊讶有余:“你小子可以啊,还是留学生嘛。”

程远摆摆手:“嗨,那会儿刚成年,都是为了离家远点儿,后来也后悔,一个人在国外孤单着呢。”

新书推荐: 恶魔千金:强势袭来 我是全球的领路人 别喊我名字 双龙阕 极皇武越仙 飞鸟与蝉 都市仙男 师兄我喜欢你 女主每天都在点亮新技能 豪门虎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