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 2)

栗遥身上披着程远的大衣,依偎在程远宽阔的怀里,衬得她小小一只。程远搂着她走在夜色之中,时不时与她交头接耳,又或者偷吻她的脸,眼角都是笑意。

柳星目送程远和栗遥出了酒吧,消失在街道转角。她意兴阑珊地喝了一口酒,又从包里摸出一盒烟。

她含着烟,身边男人替她点着,她深深地吸了一口,缓缓吐出烟雾,笑着对男人说:“他不喜欢女人抽烟,我之前戒了好久才戒掉的。”

男人挖苦她:“别惦记了,现在他身边有别人了。”

柳星微微眯起眼睛,拿烟的手撑着下巴,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嘴角,像是根本不在意男人的话。但想起栗遥的脸,她又说:“那女的丢在程远的情人儿堆里,算不上起眼。我知道他会有别人,无所谓,反正不会是最后一个。”

“这个女人很有味道,说不定就是他喜欢的那一款呢。”男人说。

“他喜欢很多款,很多很多款。”柳星说着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烟熏着了,她眼睛有些发涩,于是把烟拿的远了一些,抖了抖烟灰,又说,“但也仅仅只是喜欢。”

男人笑一声:“一个浪荡子,到底有什么好留恋?”

柳星眼睛放空:“他这个人是喜欢玩,也薄情。但在一起的时候他绝对算是个好情人,好到让你相信他是真的对你上了心,当然,直到你陷进去之后才会发现,这只是假象,你根本走不进他心里。没人能走进他心里。”

“好了好了,都过去了。”男人安慰道。

想起这几千公里的旅程,柳星慢慢伏在桌子上,“我知道我不是什么好姑娘,但他也不是什么好男人,其实我们多般配啊。再说程家还不知道未来会怎么着,就算他再招女人喜欢,程家要真倒了,到那个时候也没人会搭理他。”

“那你呢,到那个时候,你会搭理他吗?”男人问她。

柳星却怔住了,揉了揉太阳穴,半天没有接话。

“得了,你也没有多深情,无非是看他有了别人,心里不舒服罢了。”男人说完掐掉了她的烟。

她看着那点星火被熄灭在烟灰缸里,摸了摸濡湿的眼角,挤出一个微笑:“也是。”

回想刚刚,如果她没有看错,栗遥咬着酒杯边缘看台上的女歌手唱歌时,程远看着她的脸,有一瞬间的失神。

那是程远不曾有过的状态,他看了栗遥好久,之后才按下她的酒杯,然后将那杯酒放在了离她很远的地方。

他不想再让她喝了。

房间门打开的那一刻,栗遥被身后的人裹进怀里,程远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这样抱着她,将下巴抵在她的颈窝里。

栗遥转过身来,环住他的脖子去亲他的嘴唇,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大概是因为醉意,她吻得十分自然。

程远也不回应,看着她红着脸踮起脚尖送吻,安静地捧着她的脸,将她额边的头发顺到耳后,他眼神太温柔,于是栗遥问他:“怎么了?”

程远说:“喜欢看你这样。”

栗遥露出梨涡,又去吻他的下巴和他的脖子,“这样?”

程远抚上她的背,一路往下探,最后停在腰上,用力将她扣在怀里,低头问她:“你真的准备好了?”

栗遥伏在他胸口,扯着他衣服下摆,轻声“嗯”了一下。

“确定现在是清醒的?”程远吻了吻她迷离的眼睛。

栗遥笑着点点头:“你拿走了我的酒,我知道。”

程远没再说话,轻轻地拉下她背后毛衣的拉链。栗遥在他怀里笑着:“你这个人,嘴上没边,心里倒有数的很。”

程远笑着,手指触上她光洁的背,绕着那根带子来回撩:“你得心甘情愿,这事做起来才有意思。”

栗遥感觉背部一片寒凉,只有他的手指停留的地方才有温热,他触一下,她就暖一下,心底荡出一圈一圈的涟漪。

两人从门口吻到床上,程远找遍了她身上柔软的地方撩拨。

栗遥意乱情迷,坐在他腿上,将他的头紧紧按在怀里。

心尖上一片酥麻,栗遥睁不开眼睛,一遍又一遍抚摸程远坚硬的发丝。她身上的衣服褪去大半,露出洁白的肩膀和胸口,程远爱极了那里,卯足了耐心去一一折腾。

栗遥脱掉了程远的上衣,认真欣赏他紧实的肌肉和蜜色的肌肤,手指一寸寸往腹肌下面滑,程远最终按耐不住,抓住她的手引领她。

“唔。”栗遥忍不住惊叹。

“我没骗你。”程远咬住她的耳垂对她说。

栗遥知道他指的是什么,配合着,娇笑一声:“我很满意。”

怀里的人调笑,程远小腹一紧,随后彻底扯开她身上的禁锢,冲着他最爱的柔软,咬了过去。

栗遥顿时浑身战栗。

他们头顶悬着一个花纹复杂的暖灯,外壳是藤条编织的,透出的暖光打在墙壁上,形成斑驳的投影。

栗遥虚了视线,程远红了眼睛,房间里天旋地转,他们像行驶在深海巨浪的夜船,每一个浪花打来,心脏都为之震动。

程远手段高明又极尽温柔,轻易能找到她的软肋,让她欲罢不能。这是栗遥在周扬身上不曾得到的体验。

程远说过要带她领略一番,这一刻,他做到了,她也感受到了。

新书推荐: 双龙阕 极皇武越仙 飞鸟与蝉 都市仙男 师兄我喜欢你 女主每天都在点亮新技能 豪门虎婿 万古至尊神帝 华清愿 神州江山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