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 2)

程远从浴室里出来时,栗遥正披着他的大衣倚在窗边吹风。

她光着脚站在地上,一只脚的后跟微微踮起,白皙的脚掌和浑圆的脚趾头在木地板上压出优雅的弧度,她扬着头,头发散落开来,被风吹向耳后,耳垂上的耳钉早就被程远在厮磨中咬下,不知道丢在了房间的哪个角落里。

见程远出来,栗遥回头看他,脸颊还残留一抹潮红,一双眼睛略微有些湿润,灯光下亮亮的。她嗔怪道:“你怎么洗了这么久?”

话音落下,她又立刻避开视线:“不冷啊,好歹也遮一遮吧。”

程远只略微擦了擦身上的水,紧实的两条长腿上残留着大片水珠,中间那块儿倒干爽,坠着栗遥看一眼就浑身发麻的硬物。

他走过去,一把扔掉栗遥身上的大衣,从背后拥着她,让她裸.露的背紧紧贴着自己的胸肌,手放在她的腰上,没再动。

栗遥背后一片温热,肩膀上滴啦滴啦滚落着程远湿发上的水珠,腰眼的位置被抵着那个敏感源,她心像芦苇被风吹着,人慢慢地放松下来。

程远却贴近她耳边,含住她的耳垂,问她:“要去洗洗吗?”

栗遥轻轻“嗯”一声,人却没动。

程远笑了笑,“怎么?还想要?”

栗遥侧头看着他下巴的弧度,“你好像并不满足?”说完背过手移到腰眼的地方,触了触他那里。

程远那儿立刻动了一下,栗遥腰眼亦是一颤。

程远按住她的肩膀,让她转过来,一把抱起她,放在窗沿上,吻了过去。

栗遥搂着程远的脖子,背后是寒风,身前的男人的温热,唇上是汹涌的爱抚,她摸着程远的耳朵、头发、脊背,像抓住崖边的绳索,任由一颗心来回地在山崖中荡。

触到她背部的冰凉,程远最终将她抱起来,又关了窗。

栗遥双腿勾着着程远的腰被抱着行走,在程远准备将她放到床上时,她突然搂紧他,头靠在他的肩头,“别,抱一会儿吧。”

栗遥这一声念得尤其软,像小姑娘撒娇。程远听见,心里一软,也不准备坐下了,就这样抱着她在房间里来回的走。

“喜欢这样?”他问栗遥。

“喜欢。”栗遥伏在他肩头,说完“咯咯”的笑了起来。

程远觉得她的状态像是喝醉了,拍了拍她的屁.股:“傻姑娘。”

栗遥胸口贴着他的心脏,此刻两人却一点欲望也不带,只是这样紧紧依偎。

栗遥问他:“累不累呀?”

程远摇摇头:“你又不重。”

栗遥又问:“你对别人也这么有耐心吗?”

程远想了想,说:“你现在要是穿着的,我肯定不抱。”

栗遥听了,咬了他的耳廓一下,“答非所问。”

程远“啧”的一声,“还真是属兔的?”

栗遥笑着:“就不好奇谁给我打的电话?”

程远说:“你这么开心,是你前男友吧。”

栗遥又咬了他耳垂一下,就像他咬她那样,“你这话听着真酸。”

“瞧我出来时你那样子,啧啧。”程远说着在她的细腰上掐了一把。

栗遥最怕痒痒,“哎哟”一声,“他要我跟他和好。”

程远猜到个大概,问她:“那你怎么想的?”

“你觉得呢?”栗遥反问他。

程远说:“你怎么开心怎么来。”

栗遥听了,从他身上下来,抬头看他:“你还真是没心没肺。”

话说完,栗遥找到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穿起来。

程远躺回到床上,撑着头看她扣内.衣的扣子,该是心急,扣了半天也没扣对,于是凑过去帮她,又靠在她耳边:“不在我这儿睡?”

栗遥转过身,冲他勾勾嘴角:“我不习惯跟别人一起睡。”

程远听了,重新躺回去,“睡完就跑,也不知道是谁没心没肺。”

栗遥嗤笑一声,又说:“唉,你别躺下啊,帮我找找耳钉。”

程远被她拉起来,两人在床上、地板上找了一通,最终也只找到一个。

“算了,明天再找吧。”栗遥看着程远光着身体在房间里晃,总觉得脸发热,她握着那只耳钉,穿上鞋,声音果断,“走了。”

她刚转身,程远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唉,还真走啊?”

新书推荐: 神婿狂枭张玄林清菡 周天李若雪 绝美总裁的上门女婿张玄林清菡 无敌神婿张玄林清菡 上门狂婿张玄林清菡 豪门专宠:三爷的小娇妻江清柠沈烽霖 王者至尊张昊林嘉琪 总裁难宠:娇妻,你被逮捕了陌西染周延琛 林飞孟山 叶辰苏雨涵叶萌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