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六旺零小说 > 穿越小说 > 雪遇 > 18

18(第2页/共2页)

栗遥回头冲他妩媚一笑:“今天晚上我很开心,明天见。”

程远蹙眉笑着:“哎你这人……”

栗遥未等他话说完,潇潇洒洒地开门走掉。

门被关上,程远趟回还残留他们欢愉气息的床上,这才感觉到冷。他裹进被子里,里头似乎还有栗遥的头发香,淡淡的,都是女人的味道。

如果不是栗遥说抱一会儿,他应该会缠着她再来一次。刚刚那次他的确没有满足,他没想到栗遥的快乐来得那么早,所以他后来有所克制,因为怕她会受不了。

他向来喜欢在床第里消磨,栗遥是他轻易放过的第一个。

回了房间,栗遥褪去一身衣物进了浴室,腿间粘腻被水流冲净,她想起刚刚那些靡靡的画面,小腹袭卷一股暖流。

她想,未来她或许会忘记这个男人,但却永远不会忘记他带给自己的绝佳体验。

栗遥是个保守的姑娘,周扬又工作繁忙,频繁出差,所以这些年他们少有机会整晚腻在一起。

而且周扬是个克制冷静的男人,身上充满禁.欲之感,他似乎只对生意场上的事情感兴趣,比起做.爱,他反倒更喜欢和栗遥好好吃一顿饭、看一场电影、听一张CD。

倒是栗遥要走的那一次,他才真正放纵一回,可当时栗遥一心反抗,体会到的只有痛苦和绝望。

栗遥,回来吧,回到我身边来……

栗遥再次回想周扬在电话里说这句话的语气,这样的周扬还是她第一次见识。

肩膀上的那个伤口已经只剩下淡淡的痕迹,今晚又在程远的唇舌下添上了新的记忆,栗遥抚摸那里,两种回忆交叠,她抬脸对着花洒,冲洗了许久。

翻出一条藕色的睡裙,栗遥套上之后照例去找睡眠糖,结果发现盒子空荡荡的。

没有睡意,她将耳钉和项链收回到首饰盒里,又开始一一整理所带的细软。

她出发的匆忙,想到包下了整辆车,整理行李时并未仔细收纳,很多都是一齐带上。这会儿又从首饰盒里翻出几瓶指甲油。

方教授不喜欢女孩子太娇媚,认为只要她大方得体就好,所以她整个学生时代都是一副素净的样子。

后来她自己赚钱,便养成了买这些小东西的习惯,去年搬进自己的房子后,就买的更多了。她做这些就好像在弥补青春的遗憾,很多时候也仅仅只是买,却很少用。

比如指甲油,她喜欢看这些五彩斑斓的颜色,但很少去涂,就连今天晚上戴的耳钉,她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买下的。

栗遥靠在椅背上,拿起一瓶墨绿的指甲油放在灯光下面看,正看得津津有味,手机在桌子上震了一下。

她拿起手机一看,是程远发来的消息——“睡不着。”

栗遥勾勾嘴角,想了想,同样按下三个字回复过去——“过来吧。”

程远很快就过来了,头发已经吹干,身上穿了件米白的衬衣,腿上是一条休闲长裤。这幅样子就好像这个夜晚刚刚开始,而他是来赴约的。

“穿这么少,不冷啊?”程远手指挑了挑栗遥睡裙的肩带,往里头一看,空的。

栗遥感觉胸口一紧,坐回到椅子上,继续玩那些小东西,“冷,你把外套拿给我。”

程远顺手将她的大衣递给她,又撩了撩她的湿发:“把头发吹干,当心着凉。”

栗遥听了,指了指一边的吹风机:“帮我吹?”

程远笑了笑:“你倒会得寸进尺。”但说话间已经去拿了。

客栈的吹风机功率很低,程远仍是试了试温度,才将风送到栗遥的头发上。他撩起栗遥的长发,耐心地为她吹着,栗遥忽然之间生出一种隐隐的遗憾,但很快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享受着程远的温柔。

栗遥的头发很软,也很密,程远从未为女孩子吹过头发,所以更加小心翼翼地呵护她每一缕发丝。栗遥玩东西的手悬在半空中,她抬着的脸倒对着程远,她看着指甲油,也看着身后的程远。

两人视线偶尔交汇,谁也没有说话。

头发快吹干时,程远俯身吻了一下栗遥的额头,“差不多了吧,我听人家说,吹得太干伤头发。”

栗遥额头一片温热,她坐直,拉住程远的手:“听哪个姑娘说的啊?”

程远弹了她脑门一下,“我妈。”

栗遥“唔”了一声,放下手里的小玩意儿,问他:“你知不知道几点了啊?”

程远说:“一点半。”

栗遥扯了扯他的衣角,眼波流动:“那你还想做点什么?”

程远靠在桌子上,低头捏了捏栗遥的下巴,“看看你这欲求不满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像个好姑娘了。”

“是谁说的,欲望是生而为人的本能,是天然的,是美好的?”栗遥用他的话反驳他。

程远笑了笑,揉了揉她的头:“就这么迷恋我?”

※※※※※※※※※※※※※※※※※※※※

看到有姑娘说喜欢程远,嗯,我也是。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小说阅读网,网址:www.6w0.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2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