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 2)

头顶的灯将程远的脸笼上一层暖,他额前的头发耷了几缕在额头上,软软的,弱化了他往常飞扬的气场,平添一份少年气。他白衬衣的领口松动着,喉结微微滑动,因为站着,下颌骨少了锋利,脸上多了稚气,他低着头笑着,手指还停在栗遥的脸侧。

栗遥看着他的眼睛,里头一片澄明。他是开玩笑,但因栗遥样子认真,他视线稍有偏离,目光渐渐不那么坚定。

栗遥向来擅长捕捉细节,适时地移开眼,偏过头淡然一笑,然后玩笑口吻回应他:“你这人真自恋。”

程远手指顿了顿,紧接着收了回来。

“嗬,你还真带了这么多玩意儿。”程远早就注意她一直把玩桌上那些小东西,自然而然地转移话题,顺势拿起了一瓶指甲油。

栗遥问他:“好看吗?”

程远知道她手指和脚趾都是干干净净的,玩笑道:“买了也不用,难怪都说女人败家。”

栗遥轻笑一声:“想涂来着,一直没有机会。”

程远想起她在窗边踮起脚时光裸的脚趾,握着指甲油,另一只手拉起她的手,将她带到床上,又将她的脚放到自己腿上,说:“我帮你涂。”

栗遥被他握着脚掌,脚心酥麻,试图缩回脚:“别啊,我怕痒。”

程远却按住她乱动的小腿,声音坚定:“别动。”

栗遥手臂撑着身后,双腿放在程远的腿上,看着他单手拧开那瓶墨绿色的指甲油,研究了几秒钟才将那个小刷子落在她的脚指甲盖上。

“你会吗?”栗遥笑着问他。

程远蹙起眉毛,“没弄过,要是涂坏了你就藏起来,别给别人看。”

他涂得认真,栗遥也不动,不看脚,一味地看着他的脸。

程远涂完了一个后,问她:“你看看有没有歪?”

栗遥看也没看:“没。”

她刚说完,程远竟俯身对着那个脚指轻轻地吹着气,又对她说:“这样是不是干得快一点儿?”

栗遥心漏掉一拍,感受着他呼出的暖气,心和脚尖儿都湿湿麻麻的,再看他过分专注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你还真当回事了。”

程远在她脚心拍了一下,“多好看啊,你都没认真看。”说着抬起她的脚让她仔细地看。

栗遥脚型细长,脚指却浑圆,突然多了这么一抹墨绿,更加衬得脚背雪白。

程远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成果,又继续手上的动作,就这样,他整整花了一刻钟,把栗遥的十个脚指甲盖全部涂上了颜色。

“手艺不错,可以改行了。”事后,栗遥打趣他,又一边抬起双腿欣赏他的杰作。

程远见她睡裙往腰间滑,露出洁白的腿根,移开了眼,数落她:“也不害臊。”

他没想到她里面没穿,说完拿了被子蒙在了上面。

栗遥在被子里滚了滚,用脚尖戳了戳他的露在外边的半截小臂,“箱子里有个蓝色的小包,从里面帮我拿一条。”

程远刚想抓她的脚,她却“呲溜”一下缩回去,程远笑着叹了口气,边起身边说:“小姑娘越来越没皮没脸了。”

栗遥听到这句,从被子里坐起来身来,抱着胳膊看着程远俯身在箱子里翻腾,在这个瞬间,她忽然找到了自己遗憾的根源,看着这个男人宽阔的脊背,莫名地感到一阵失落。

程远很快翻出一条淡紫色的内.裤朝她丢了过去:“别看了,一脸花痴样儿。”

栗遥接过去藏在被子里穿上,又问他:“现在几点了?”

程远看了看她手机上的时间:“两点。”

栗遥问他:“还不困?”

“你呢?”程远笑了笑。

程远上床后,抱着栗遥关了灯,栗遥穿着睡裙,他只穿一条内裤,两人紧紧相拥。

“程远……”栗遥窝在他颈窝叫了他一声。

程远“嗯”一声,“你说。”

栗遥却轻轻地,呵出一口气,“没事。”

这次两人的状态都很奇怪,明明是一场蓄势待发的情.爱,最终却演变成单纯而寂静的依偎。

程远从用被子遮住她那会儿开始,就不打算再折腾了。她越在他面前放肆,他就越不想用以往那些招数来应对。

正因为眼前的人是程远,栗遥才不扭捏、不造作,这是一个可以让她天然释放的男人,她猜想或许是因为他们以后的人生不会再有交集,所以她才为所欲为,任性且放肆。

“你想说什么?说吧,我听着。”程远吻了吻她的脸颊。

栗遥又往他怀里缩了缩,听着他的心跳,搂紧了他的腰,“程远,我在你心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程远隐约觉得这个话题会走偏,捏了捏她胸前,避重就轻道:“哪儿哪儿都很软的姑娘。”

栗遥没得到心里想要的答案,顿时放弃了那个念头,“我困了。”

怀里的人辗转,程远收回手,吻了吻她的额头:“睡吧。”

两人呼吸渐渐浅了下来,过了会儿,栗遥伸手刮了刮程远的鼻子,他没有丝毫反应。

新书推荐: 找个废物徒弟就这么难么 锦鲤男神来配音 女相左姜 穿书后我跟反派谈恋爱 快穿boss:魔尊大人,求轻宠 重回七零小富婆 龙夭之境 重生嫡女:王妃是个小作精 圣影邪尊 从木叶开始的卡牌抽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