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 2)

程远听到栗遥的声音,抬了抬眼皮,唇边扯出一抹笑意。一片雪落在他的眉心,他手指触了触这片冰凉,又轻轻闭上眼,一颗心跟这片雪似的,变得很软很轻。

他此刻已经缓过来一些,觉得再调整一下或许还可以前行,可她偏偏又折回来,还叫他的名字叫得那么动人,他越想心里就越暖,心底猛然出现一个声音,忍不住回答了她昨夜的那个问题——

会。

“程远……”栗遥走过来,轻轻推了推程远的胳膊。

程远没给任何反应,栗遥慌了,凑近他的脸又叫他一声,“程远……”

程远睁开眼,抬手摸摸栗遥冻僵的脸,声音沙哑,气息仍是粗重,他说:“傻姑娘,回来干嘛。”

栗遥一阵鼻酸,脸在他手心里蹭了蹭,举着手里的氧气瓶对他说:“是,我是傻,早知道带上氧气就好了啊。”

程远慢慢坐起身来,扑了扑她身上的雪,问她:“哪儿来的?”

栗遥指了指她回来时的路:“遇到一个下山的人,他给我的。”

“这玩意儿一旦用了就停不下来了。”程远说。

栗遥听了,收回正准备打开氧气瓶的手,“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程远说:“还行。”

两人又说了这么些话,气息都急促了起来,栗遥扶着程远从地上站起来,“走吧,下山吧。”

程远不动,问她:“怎么了?”

栗遥说:“雪下得太大了。”

程远没吱声,转过身,牵住她的手继续往前走。

栗遥又说:“冷,真走不动了。”

程远没停。

“程远,一个半小时根本到不了,我们已经没力气了。”栗遥喊着。

程远回过头来,瞪着她:“你有力气喊,没力气走?”

栗遥没再说话,撑着登山杖,跟着他缓慢行走在山崖间。

意志力是可以冲破身体极限的。

两个人走在风雪中,尽管身体难受至极,但内心的坚毅让精神得到满足,冲淡了身体的痛楚。

程远是享乐主义者,旅行对他而言是疲惫生活里的放松,绝不是吃苦。但栗遥显然在今天的路途里默默突破一些东西,也许是信念,也许是自身的怯弱,她一路上走得果敢坚定,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有身后的程远,因此频频回头。

程远在她数次回眸里得到了极大的慰藉和鼓舞,其实在她不知道的很多个瞬间里,程远都在跟放弃的念头和受限的体能作斗争,强迫自己一一跨过。

他总能坚持住,跟紧在她身后。

程远决定自己停下来是怕栗遥带着自己越走越慢,最终体能跟不上。可他没想到,栗遥竟然会为放弃自己的执念,又折回来,而且决定不再前行。

在栗遥独自往前走的时候,她一直不敢回头,因为害怕看到程远不在,她就失去了前行的勇气。她走得果敢是因为他在身后,她走得坚定是因为他同样没有放弃。

当她穿过山口,一回头身后只有茫茫风雪路,她想起他劝她前行时脸上那抹微笑,再也忍不住回头找他。

他们一起走了大半程,若是最后的风景不能比肩欣赏,又有什么意义。

如果要有遗憾,也该是两人共有,这样日后的岁月里回忆起来,他们的记忆才会相同,才产生同样的感受。

又过了几个崖口,风雪更盛了,氧气本就稀薄,吸进鼻腔口腔的更是浓重的风霜。他们停下来,靠在一起,撑着对方站立在原地,他们互相借力,静待风雪能小一点,缓一点。

停了片刻后,栗遥耳边的风声里夹杂进一句释然的叹息,她听到程远说:“雾散了。”

栗遥猛然回头,看到路的尽头出现一片蓝色的湖泊。

那片夺目的碧蓝被白雪环绕,绚烂的像黑夜里明亮的星辰。

这一次,他们真的离目的地不远了。

当栗遥站在牛奶海边上时,她热泪盈眶。程远拥着她,拿出手机对她说:“我们一起拍张照吧。”

经历了风雪后的两张脸凑在镜头里,牛奶海做背景,程远在按下拍摄的那一瞬侧头吻住了栗遥的脸。

牛奶海是点缀在神山里的一滴泪水,只有到达这里的人才能感受到这十几公里的坚持是多么值得。

因为步履艰难,所以眼下每一秒都弥足珍贵。栗遥手脚都已经冻僵,但程远抱着她,热烈地亲吻她,她整颗心都是滚烫的。

在她心里,如果没有程远,她不可能走完最后这段路。

他们紧紧依偎在湖边的雪地里,死死地铭记这个瞬间。

下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程远突破临界点后身体有所适应,倒是栗遥,身体底子弱,虽无高反,但经历了一场暴风雪着了凉,现在一步一步走的格外艰辛。

山路斜坡众多,程远只得搀着栗遥慢慢返程,最后走到平地时,栗遥几乎耗尽所有力气,眼看她快要坚持不住,程远将她背了起来。

新书推荐: 穿书后我跟反派谈恋爱 快穿boss:魔尊大人,求轻宠 重回七零小富婆 龙夭之境 重生嫡女:王妃是个小作精 圣影邪尊 从木叶开始的卡牌抽奖 恶魔千金:强势袭来 我是全球的领路人 别喊我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