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 2)

四天后的傍晚,车子快进拉萨市区时,栗遥从睡梦中醒来。

李师傅听见身后的动静,回头对她说:“你这一觉睡的真够沉的,都快到拉萨咯。”

栗遥揉了揉眼睛看向窗外,橙粉相见的夕阳垂在天边,将远处暗黄色的石山粉饰上一层柔情。

她趴在窗沿上看车追着夕阳跑,心绪从刚做的梦里缓过来,对李师傅说:“待会儿你把我送到大昭寺广场附近就好了,我自己去找青旅,我们就在那里告别吧。”

李师傅叹了口气:“亚丁过来除了林芝也没什么看头,你没兴致也是正常的。不过拉萨还是蛮好玩的,明天开始不用再赶路,你可以停下来好好歇一歇了。”

栗遥问他:“你呢?什么时候出发?”

李师傅说:“我是停不下来哟,接了几个客,青藏线,出可可西里到青海湖,又是一段新旅程。”

“真好。”栗遥笑了笑。

“笑起来多好看啊。”李师傅看了眼后视镜,“栗遥,还是程远在的时候你笑得多……你也别急,总会联系上的,我也帮你联系着。”

“没,我这几天身体不太舒服。”栗遥岔开话题,“对了李师傅,色拉寺辩经一般是什么时候?我想去看看。”

“我看看啊,明天是周三,下午三点就有,你买票进去就行。”李师傅说。

“好。”栗遥点点头。

李师傅又说:“这几天你一个人注意安全啊,晚上早点回青旅。”

栗遥又“嗯”一声,随后继续看风景。

“栗遥,咱们都要分别了,有句话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讲……”车内沉默许久后,李师傅试探性地开口。

栗遥看着他:“你说。”

李师傅挠了挠头:“我真觉得程远这小伙子不错,你们俩看着也是真好。但是吧,这毕竟是出来玩儿,有些东西它挺虚的,我也见过不少路上谈谈恋爱回去就分手的……”

“李师傅,我跟他之间的事情我心里清楚。”栗遥克制着情绪,平静地打断李师傅的话。

“是是是,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你们年纪都不小了,心里肯定有分寸的。我的意思是,你们要联系上了真成了,我替你们高兴,但如果就这样散了,我也希望你能放下,回去之后呢还是开开心心的工作生活,该谈恋爱谈恋爱……栗遥,你这姑娘我是真挺喜欢的,文文静静的,心眼儿又好,我看得出来你是带着心事来的,希望玩这一趟你能放下心事,觉得这趟是有意义的,以后回想起来呢,觉得不虚此行。”

李师傅笑得坦诚,一番话说的也暖心,栗遥听着,冲他露出两个梨涡:“我会的。谢谢你啊李师傅,照顾了我一路,也希望你以后每一趟旅程都平平安安的。”

这几天,栗遥在金沙江被风吹走了帽子,在八宿看了场星空,走到林芝,又赏了一场桃花盛景,她其实是开心的。

只是这份快乐不到一百分而已。

李师傅说的她都懂,路是她自己的,她不会为了谁轻易停下来,成年人早就习惯离别,理应学会接纳遗憾。

只是情绪总是不由人控制,每每独自看风景,她还是会想,如果他在就好了。起初她还疑惑,为什么他就这样不回消息了,可离返程的日子越近,她就越觉得其实这样也好。

停在最美的时候,它就永远最美。

她又想,或许回到上海,回到繁忙的都市里,她再回忆起这段时光,也会淡然,也会渐渐遗忘。

当然,如果还能再相遇,那就是额外的恩赐,那时她也会用最好的状态去迎接。

程远说了,希望她能拥有真正的自由和快乐,那是最美好的祝福,她深深记在心里。

栗遥和李师傅在大昭寺广场分别,临走的时候两人握了握手,只各自说了一句再见。

目送李师傅的车回归车流后,栗遥拉着行李走进转寺的人海里,听见耳边藏民们虔诚地念诵经文,她心里忽然很平静。

周扬打来电话的时候栗遥刚办理好入住,正提着行李上木楼梯。

她气喘吁吁地接了电话,刚“喂”了一声,那头的人便问她:“到拉萨了?累不累?”

栗遥开了房门,置放好行李,走到窗边的榻榻米上坐下来,她对电话里的人笑了笑:“我每天走到哪里,做了什么,跟什么人在一起,你恐怕比我自己都清楚吧。”

临近毕业季,周扬应邀在三所大学连续做了三场演讲。此刻刚刚结束最后一场,他走出礼堂,看见通往学校大门上下课的学生们生机勃勃的脸庞,突然想念栗遥。

“你几天不接我的电话,我能怎么办?”车来了,周扬边下台阶边脱掉西装外套,满脸都是疲惫。

新书推荐: 重回七零小富婆 龙夭之境 重生嫡女:王妃是个小作精 圣影邪尊 从木叶开始的卡牌抽奖 恶魔千金:强势袭来 我是全球的领路人 别喊我名字 双龙阕 极皇武越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