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 2)

栗遥捧着手机坐到了榻榻米上,一边看着窗外的月亮一边等待程远接通语音。月色很柔和,她的心也像笼上一层薄纱,被柔软轻微的覆盖,藏住一片皎洁。

那边程远看到语音邀请,食指跳动一下,随后理了理衬衣领口,这才按下接听。

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等着急了吧。”

栗遥听他语气温柔,有一秒钟的不适应,接着轻轻呼出一口气:“知道你没事就好。”

“碰到点儿事,没法儿用手机……”程远想解释更多,却没再多说。

栗遥“哦”了一声,问他:“那现在都解决好了吗?”

程远下意识点头:“嗯。”

之后两人都陷入沉默。

栗遥没想到他们突然之间就恢复了联系,程远也没想到栗遥会即刻发语音过来,两个人都握着手机,静待对方继续。

“还说没有新人,你这一出来,家里人不联系倒是先跟人家姑娘续上,真够可以的。”

骆珞的声音飘进听筒里,栗遥听后一愣,笑着对程远说:“你要是不方便,我先挂了。”

“这我妹妹,亲妹妹。”程远解释完,说着偏过头捏了下骆珞的脸,“你先闭嘴,我跟人家说点儿正事儿。”

栗遥听着那头的动静,思绪忽然很乱,正调整,听见程远问她:“栗遥,西藏好玩儿吗?”

程远的车行驶在宽阔通明的城市街道上,栗遥在大昭寺边上的青旅听楼下的藏民们诵经,两种气场在听筒里穿梭交汇,某种奇妙的端倪重新被点燃。

一场宛若重逢的交流结束后,程远突然看到路边的警卫兵朝他们敬礼,他这才反应过来,急了:“唉我说你怎么把我送回这儿了?”

“程叔交代的。”骆珞吐吐舌头,“都这么晚了,我也得回家啊。待会儿我就不陪你进去了,车给你,我自个儿走回去。你挨完训后该去哪儿去哪儿,今儿晚上六哥有事儿,说明儿再约。”

“你还真是没良心,要早知道你来接我是把我送回敌营的,我压根儿也不会上你的车。”程远说完戳了戳了骆珞的脑门,“等三哥回来,我让他好好收拾你。”

“老提他,烦不放?谁让你刚刚一直电话里撩姑娘不看路的。”骆珞说着将车停在一栋别墅前面。

下车后,骆珞把车钥匙扔给程远,“那我走了,五哥,这回你也吃苦了,我教你啊,你进门先哭,然后跪下,一准儿没事儿。”话说完她一溜烟儿往后面一行联排别墅跑了。

程远看着她的背影,又好气又好笑,再看看眼前的灯火通明的楼房,那抹笑立刻消失在嘴角。

听见锁车的声音,谢佳敏急忙走到门口等着儿子进门,程远刚上台阶,她就迎过去:“你还好吧?珞珞回去了?”

程远“嗯”一声,冲她笑了笑:“没事儿妈。”

谢佳敏拍拍他的背,跟他一起进了门:“几天没刮胡子了吧,托人给你带进去的衣服你也没换,先去洗个澡,弄好之后吃饭,我让阿姨煲了汤。”

程聿一直在二楼的书房里等着,听见动静,出了房门走到楼梯口看了眼略有些狼狈的程远,背着手叹了口气。

程远许久没回过这个家了,他在一楼的浴室里胡乱冲了把澡,之后换上谢佳敏给他找的居家服,很快坐到了餐桌上。

“老程,下来吃饭了。”谢佳敏见儿子坐好,朝楼上喊。

结果上头传来一声:“晚上都吃过了,还吃什么吃。”

“得,这回还成我的不是了,爱吃不吃。”程远说着从餐桌上站起来,又对谢佳敏说:“妈,我还是回自个儿家吧,这几天我也累了,我想回去歇几天。”

“你还嫌累?你给我站住。”程聿说着再次走到楼梯口,这回再也压抑不住怒火,指着程远的方向呵斥起来,“是,这回查到你头上是我们做长辈的跌了面儿,但是这事儿原本也不打紧,你去走走过场就得了,就算我跟你妈兜不住,老爷子和老傅那边也兜得住。你倒好……唉,旁的我就不说了,这些年你挣着不少钱你爱怎么花怎么花,可是你愣是让人家查出一大堆乌七八糟的花边新闻来,你说说你,自打回国后你都干了些什么?正事儿没做成一件,竟学会了拈花惹草的本事,人家都亲自把你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送到我办公室里来了,丢不丢人呐,我这张老脸都被你丢尽了。”

这是程聿第一次就程远的私生活发火,程远听着,却不以为意,他重新坐回到餐桌上,拿起勺子慢慢悠悠地喝了一口汤,看也不看程聿,“我是强抢民女了还是欺骗人家未成年少女了?我谈了几场恋爱,跟人家你情我愿的发生点儿关系怎么了?我丢什么人了?”

“你——”程聿倚着栏杆气得弯了腰。

谢佳敏见了,连忙走上去扶住他,又对程远说:“你在欧洲生活了八年,你思想开放不愿意受约束这我都能理解,所以你谈恋爱我们从来没管过你,但现在你回国了,就该有个度了,你在外面玩儿得给程家留面子,你仔细想想,我跟你爸爸在外边被人数落儿子是个花花公子,我们能……”

“行了,妈,我知道了,说到底你们就是在乎那点儿面子,得,以后我出去不打着程家的旗号不就得了。”

新书推荐: 圣影邪尊 从木叶开始的卡牌抽奖 恶魔千金:强势袭来 我是全球的领路人 别喊我名字 双龙阕 极皇武越仙 飞鸟与蝉 都市仙男 师兄我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