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 / 2)

“遥遥,跟谁讲电话呢?”方唯从栗遥怀里把小朋友抱走,见栗遥笑得甜蜜,又低声问:“男朋友吧?”

栗遥点了点头,等方唯走开后才对程远说:“我回头的了,你没看到而已。”

程远勾起唇角:“刚刚你表姐问是不是你男朋友,你怎么说的?”

栗遥说:“承认咯,还能怎么说?”

“那你有没有解释是哪个男朋友啊?”程远玩笑道。

栗遥并不知道程远曾经偶然听方唯夸赞过周扬,所以没明白他话的深意,说:“她不太清楚我的私事。”

“是嘛。”程远笑了笑,“那你先忙,睡觉前跟我说一声。”

“好。”栗遥说完挂了电话。

“遥遥,过来吃水果吧。”

客厅里方唯叫她,栗遥走过去看见心心脸蛋上沾了果汁,顺手拿纸巾给她擦了擦。

方唯看见后,笑道:“你对小孩倒是有耐心,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栗遥愣了愣,说:“还早。”

“不早了,听小姑说你和你男朋友在一起好几年了吧,你马上也27了,是时候考虑了。”方唯递给她一块水果,又说,“我就是生心心生的晚,受了很多罪,你要是能早点定下来就能早点生小孩,趁着年轻生完恢复的快,小姑和小姑夫也有精力带。”

栗遥耐心听着,微微笑着,没做任何解释。

“哦对了,小姑前几天来电话,说你想去趟宜宾?”方唯又问她。

栗遥:“是的,我还没回过老家,想趁这个机会去看看蜀南竹海。”

听见栗遥说宜宾是老家,方唯拍了拍她的手:“小姑是没白疼你,宜宾到底是她的家乡,你该回去看看的。”

“那打算什么时候去?”方唯又问。

栗遥说:“后天一早,行程我已经订好了。”

“哎呀你怎么又自己安排了,我本来还想请两天假陪你一起去的。”方唯嗔怪道。

栗遥笑了笑:“不麻烦了表姐,我去待一天就回来,你又要上班又要带小孩,很辛苦的,不用管我。”

“不是我说你啊遥遥,你就是太客气了,跟你妈一个样。”方唯叹口气,“那明天你得把时间留给我,我请一天假带你到市区几个景点转转?”

“好。”栗遥应承道。

晚上回到酒店后,栗遥边泡澡边给程远回电话过去。

程远这会儿在车上快要睡着了,看到栗遥来电醒了醒神后才按下接听。

“准备睡觉了?”程远问她。

栗遥说:“没呢,在洗澡。”

程远听了,笑着:“洗澡时给我打电话,不安好心呐。”

栗遥问他:“在车上?”

程远“嗯”一声,“晚上喝了点儿酒,准备回家了。”

程远话落,栗遥听到司机问他:“这儿不让外面的车进去,给你放门口行不行?”

程远说:“行。”

栗遥听见他下车关门的声音,问他:“到了?”

程远跟门口站岗的警卫打了个招呼,才说:“走进去还有一段路,刚好和你说说话。”

栗遥又问他:“你平时是跟父母住?”

程远说:“自己住,但今天有点事儿,来看看长辈。”

栗遥想起他之前找她借手机也是给长辈打电话,“唔”了一声。

“洗完了吗?”程远坏笑了一下。

栗遥:“没呢。”

程远:“视频?”

栗遥也笑:“别,我听见警卫跟你说话的声音了,当心把你抓起来。”

程远哼笑一声:“我做什么了就把我抓起来?”

栗遥:“好了,不跟你说了,这么晚了,你快回去吧。”

程远抬头看了看天上一丝一丝的雾云,深吸一口气,“栗遥,我还挺想你的。”

“是嘛。”栗遥砸砸嘴,“那是好事情。”

程远第二天早上是被他爷爷给叫醒的。

“小远,你什么时候来的啊?怎么睡这儿了?”程绥见孙子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心疼的拍了拍他的背。

程远睁开眼睛,揉了揉太阳穴,嗓音沙哑:“爷爷,我昨儿晚上到得晚,你睡眠浅,我怕上楼吵到您休息,就在这儿凑合一宿。”

“你这个傻孩子,快起来上楼睡吧。”程绥说。

程远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哟,到您晨练的时间了吧,我不睡了,陪您去院子练一会儿?”

新书推荐: 恶魔千金:强势袭来 我是全球的领路人 别喊我名字 双龙阕 极皇武越仙 飞鸟与蝉 都市仙男 师兄我喜欢你 女主每天都在点亮新技能 豪门虎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