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 / 2)

在机场候机的时候,程远在想,如果两个人陌生人在茫茫人海相遇,分别后切断所有的联系,那这辈子就真的很难再遇到了吧,甚至就连对方未来生活的蛛丝马迹都再不能探得。

纵使他在北京人脉甚广,上海也有熟人,但是他对栗遥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除了她的母校,他基本上无迹可寻。

最终通过方槐他才辗转打探到栗遥的家庭住址,这个时候距离栗遥失联已经过去了整整两天,他当时想也没想,立刻订了去上海的机票。

也是在这个时候程远才发觉,关于彼此,他们的亲密还只停留在肉体上,而未来的路如果真想一起走下去,那是一件需要花精力和时间去磨合的事情。

他之前从来也不觉得自己擅长做这件事情。

四月底的上海,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

这是一片有些年代的老式别墅区,一排排暗黄色的房子上爬满了爬山虎,它们绕着门窗攀岩,郁郁葱葱的摇曳在风雨中。

程远觉得这份景致颇有些上海老电影里的味道,但他看久了,也厌烦起来。雨伞上的水都快要落干净,栗家的灯始终是暗的。

周围邻居被他打听了个遍,可谁也不知道这家人去了哪里,家里发生了什么。他让上海这边的朋友按照栗遥在学校时登记的资料去查她的家庭背景,自己守在她家门口,足足等了一个晚上。

等得久了,又毫无音讯传来,他开始怀疑那个女人或许根本不是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

大概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一辆卡宴缓行过来后停在了路口,车灯太明亮,晃进程远的眼睛里,他烦躁地往房子一侧避了避。

程远看见前排的司机先下了车,然后撑着伞去接后排的人。后座上下来的是一对约摸50几岁的夫妻,夫妇俩都戴着眼镜,穿衣打扮也充满书卷气。

程远见他们往栗家的房子走,猜测这应该是栗遥的父母,他正思考着自己的开场白,却听见司机对二位说:“周总说之后的事情他会安排好,栗小姐这几天也住到他那里,他会亲自照顾,请你们二位放心。”

“你回去告诉你们周总,遥遥这几天情绪不稳定,要是实在不行,还是把她送回家里来。”方阅满脸倦容,语气间也颇有不满。

丈夫栗行舟是个好脾气的,连连对司机小哥说:“跟周扬说一声,辛苦他了。”

程远消化着他们话里的内容,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进还是退,眼看着人要走到门口,他又听到方阅对司机说:“行了,我们到了,麻烦你送我们回来了。”

司机走后,夫妇俩放缓了脚步,栗教授撑伞护住妻子上台阶,只见方阅又叹了口气:“你说周扬是什么意思,当着遥遥亲妈的面跟她求婚,他明知道她亲妈人都要走了,唉,遥遥也是,还真答应了。”

“她那不是……唉,小方,你怎么了?”

栗行舟的伞落在了地上,程远看见方阅直往他身上倒,这会儿雨又下得大,夫妇俩的身上一下子就淋湿了雨水。

程远快步走过去将伞撑在二人头顶,又帮忙扶稳方阅:“当心。”

路灯下栗行舟看了程远一眼,一只手搀着方阅,另一只手将方阅的包接过来挎在胳膊上,又连连对程远道谢。

程远护着夫妇俩上了台阶,到门口的时候,他收起伞问栗行舟:“阿姨不要紧吧?要不要救护车?”

方阅听见后,微睁了下眼冲程远摆了摆手:“谢谢你,没事,低血糖而已。”

栗行舟发觉程远是突然从楼侧走出来的,边开门边对他说:“现在雨大,要不你进去坐坐吧。”

程远帮忙扶着方阅,见栗行舟手里还提着别的东西,便应了下来。

客厅里的灯打开,这是一个典型的书香家庭,一应摆设不算新潮,但各处家具都很有味道。程远一眼看见客厅里悬挂的一张一家三口的全家福,那应该是栗遥十几岁的时候,扎着双马尾辫,穿着一条鹅黄色的裙子,脸蛋小小的,略有些婴儿肥,手搂着爸爸妈妈的脖子露出两个梨涡。

程远扶着方阅坐在了沙发上,方阅手蒙在头上靠在沙发背上再次对程远致谢:“谢谢你啊小伙子。”

那边栗行舟很快冲了一杯糖水递过来,见程远站着,问他:“你是哪家的孩子啊,以前怎么没在这附近见过你?”

程远有片刻失语,他细想了想夫妇二人刚刚信息量巨大的对话,决定解释自己的来意。但就在他准备开口时,方阅又说:“不行,我还是不放心遥遥,她手机也不接,我得给周扬打个电话。”

身边栗行舟立刻按下她的手机:“行了行了,她难过一阵子也是正常的,好歹她和周扬之间的误会解除了,她还是信任周扬的,你就让周扬陪着她吧,她这个时候面对他比面对我们容易。”

“我知道她难受,但是……唉……”方阅欲言又止。

“唉小伙子,你别干站着啊,坐一会儿吧,我给你倒杯水喝。”栗行舟见一个外人站在这里听他们说自家事,多少有点尴尬,说完起身去倒水。

“不了,也不早了,既然阿姨没事,那我就先走了。”程远说着朝方阅和栗行舟微微颔首,在栗行舟说那番话的时候,他决定不在这个混乱的时候冒然把自己卷进来。

知道栗遥还算安好,也有人陪在身边,他暂时安了心。

“真是谢谢你了,外面雨大,那你慢点走。”方阅又看了程远一眼,说完示意栗行舟送客。

方阅在程远出门后,忽然想起来那天那通她来不及告知栗遥的电话,她依稀觉得程远的声音有些熟悉,但她没精力细想,趁着栗教授去送人,给周扬打了个电话过去。

栗行舟送完程远回来时,方阅正在对电话里的人说话。栗行舟也不再劝阻,又去给她添了一杯热水。

水送到方阅面前,她挂了电话后闭着眼,缓缓地吐了口气,“遥遥还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连周扬也不见。”

新书推荐: 恶魔千金:强势袭来 我是全球的领路人 别喊我名字 双龙阕 极皇武越仙 飞鸟与蝉 都市仙男 师兄我喜欢你 女主每天都在点亮新技能 豪门虎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