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 / 2)

程聿听说程远大费周章跑到上海去找一个姑娘,在他回京后找了几个兵帮忙,强行把他关在了家里。

程聿让程远好好反思自己,将他手机钱包一应没收。在程远被迫反思一周后,池牧看他可怜,和骆珞连哄带骗求了程聿这才将他放出来。

三人开车出了院门,骆珞瞧程远满脸胡渣,额前的头发也有些长了,问他:“真失恋了?”

程远这些天被关禁闭,想着栗遥也联系不上,干脆静下来整日在书房里画画图纸看看书,也没心情整理形象,现在的他看上去的确有些丧。

他没工夫理会骆珞的调侃,靠在椅背上捏着骆珞的脖子:“这几天让你跟你方槐哥联系,他怎么说?”

“他说你那女朋友真要嫁人了。”骆珞边说边往一边缩。

程远“嗖”地从椅背上坐起来,“什么?”

“五哥,你手机不是拿回来了嘛,你自己打给方槐哥问问呗。”开车的池牧忐忑道。

程远瞧这两人一唱一和的,立刻拨了方槐的电话过去,那边方槐支支吾吾,只说栗遥生母那边的亲戚都说葬礼是女婿操办的,八成这关系是定下来了。

“我操!”程远很少爆粗口,他一拳垂在池牧的车座上,池牧和骆珞都被他吓了一跳。

“五哥……”骆珞轻轻扯了下他的衣角。

程远怒气未消,但强忍着情绪,声音沉了下来:“老六,晚上喝一杯?”

池牧从后视镜里看到程远脸上的神色,跟骆珞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显然都处在惊吓中。这是他们俩从小到大第一次看到程远为一个女人失态。

群魔乱舞的酒吧里,骆珞三杯倒,池牧也醉的不省人事。那边傅修收到池牧醉意中的短信后立刻给程远打了个电话过来。

程远刚按下接听,傅修就劈头盖脸的骂过来:“你小子长进了?自个儿失恋自个儿难受几天得了,你带着珞珞一起去买醉是几个意思?你不知道她不能喝酒?”

“三哥,要是珞珞一直不接你电话不联系你,你难受吗?”程远今天晚上也喝得有点儿多,这会儿说话也不太清醒。

那边傅修刚夜训完,浑身大汗,疲惫不堪,他静静地对着远处的灯塔呼出一口气,“她早就把我拉黑了。”

程远听了,不作声了,揉了揉身边骆珞的头,将手机递了过去:“三哥找你。”

“靠,你小子坑我呢。”傅修在那头骂道。

骆珞听到是傅修,摆摆手:“不接不接,有话让他回来当我面儿说。”

这下程远也没辙了,正把手机拿过来想自己说几句,结果那头傅修已经挂了电话。

程远心里更空了,瞧着面前这俩人东倒西歪,拍了拍池牧的头:“老六,真醉啦?”

池牧红着脸抬起头来:“还行,回家吗五哥,我有点儿想吐。”

几个人喝成这个局面是程远没有想到的,这俩小孩儿竟然也跟受了伤似的,一杯杯灌自己。他原本是不打算让骆珞喝的,但是骆珞说心里难受,他也就随她去了。

程远扶着池牧去卫生间里吐了一轮,出来后池牧搂着他的肩膀:“五哥,我们这是舍命陪君子啊。你倒是说说啊,你这回是真栽了?你还没被谁这样耍过吧,那姑娘到底哪里好啊,至于嘛,你要找什么样的姑娘找不到啊。”

程远想了想自己这十来天的所作所为,倒真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都想着为了她去上海发展了,得知她出事又亲自跑过去一趟做了那么些事儿,可结果呢……

他跟栗遥在路上的时候他也没这样过。可能那次忍不住去了拉萨就是一次冲动的错误吧,他想。

程远抚稳池牧,摆摆头:“崩提了,权当是我这半年的报应吧。”

出了酒吧大门,池牧见程远心情不佳,背起骆珞对程远说:“五哥,我没事儿,我和骆珞就自个儿回去了,反正你也不想回程叔那儿,你就回自己家吧,这里刚好离你那儿近。”

“你小子,懂事了啊。”程远摸摸池牧的头,又问:“真没问题?”

池牧说:“放心,我没真醉,吐过了就好了。”

程远给他俩叫了辆车,送走两人后心里更加空虚。他独自走在街上吹着风,看到路边一帮穿校服的小屁孩儿抽烟,于是走到路边小店自个儿也买了包烟。

但买了烟却忘了买火,出了小店,他手里拿着烟一声苦笑。当他正准备转身去买打火机的时候,这边一姑娘送来一股火:“喏。”

程远抬起头来:“是你?”

柳星和程远站在街边一起抽着烟,谁也没有说话。

抽完烟程远转身要走,柳星拉住他:“再喝一杯?”

程远摇摇头:“不了,今儿晚上喝得够多了,回了。”说完他伸手去拦车。

但在程远上车之后,柳星也钻了进去,“这个点儿不好打车了,稍我一段呗,我家地址你知道,顺路。”

程远无奈,交代完司机先送柳星后,没过多久自己就靠在窗户上睡着了。

栗遥就是在这个时候打来电话的……

柳星是知道栗遥的,那个程远在路上认识的女人。如果是其他女人也就罢了,可偏偏是她打来电话,再加上程远又颓成这个样子,八百年不抽烟的都抽上了,柳星只能做出一些不安好心的事情。

听到柳星说程远睡着了的时候,栗遥有些恍惚,然后她皱着眉:“那麻烦你告诉他一声,等他醒了,给我回个电话,多晚都行。”

新书推荐: 恶魔千金:强势袭来 我是全球的领路人 别喊我名字 双龙阕 极皇武越仙 飞鸟与蝉 都市仙男 师兄我喜欢你 女主每天都在点亮新技能 豪门虎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