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 / 2)

你本身,才重要。

栗遥看着程远的眼睛,他不管说多煽情的话目光都能像皓月一样沉静,“程远,你还是做个坏人吧,你再这样下去,我会觉得不真实。”

“怎么坏?这样?”程远凑过去含住了她的上唇,说完又拉开她的领口往里头看了一眼,“还是这样?”

栗遥胸口袭进一股窗外的风,她立刻按下车窗。看到红灯还剩五秒,推开他的手:“你怎么跟小孩子似的,别闹,好好开车。”

程远坐直身体,从后视镜里看着栗遥,微微眯起眼睛:“为什么会觉得不真实?”

栗遥咬着下唇:“越来越觉得你好。”

“是嘛。”程远努努嘴,想起她那晚说的那句话,学她:“这是好事情啊。”

栗遥听着,偏过头笑了。

“打算待几天?这几天我带你好好玩玩儿。”程远又对她说。

栗遥拿出手机给方阅发信息报平安,说:“之前你失联,然后跑去拉萨找我,这次我让你担心了,所以也来北京找你,咱们扯平了。”

程远嗤笑一声:“几个意思啊?”

“和你待几天之后,我得打起精神回上海,”栗遥顿了顿,偏头看着程远笑道,“我也不能真渣吧。”

“还没跟他说清楚?”程远蹙起眉毛。

栗遥看向窗外:“我以为之前已经说清楚了,但是没想到又遇到这件事情,葬礼是他安排的,还有股权什么的,这些天我不冷静,回去后我得静下心来跟他谈。”

“得,资本家的女人也不是这么好抢的,你把心定住就行。”程远说着把她的头转过来,“别一提他你就看着别处,我问你啊,那晚你坐在窗台上抽烟,是不是在想他?”

“怎么突然问这个?”栗遥笑,“你不会连陈醋都吃吧?”

程远哼笑一声,“我只是觉得吧,那会儿你应该是真放不下他,还坐我车上哭……”

“我也因为你哭过,昨天听到你声音就想哭。程远,你非要让我说让你听了高兴的话,你才能不这么矫情?”栗遥打断他。

“舒坦。”程远听见她说为自己哭,感叹道,说完又揉了揉她的头,声音静下来,“下回你试试亲耳听对方父母说自个儿男朋友要娶别人的话,你就懂我当时的感受了。就因为了解一些你们的过去,又亲眼看到他去拉萨找你,不然我可能都不会那么慌。后来我托人去问你家的事情,人家把你这位未婚夫的资料也一并搞清楚发过来……啧啧,说实话,他那样的人,换做哪个女人,都会牢牢抓住。”

后边的话程远没说,但栗遥知道他的意思,又想起栗行舟对他那晚的描述,声音柔了下来:“那天你在我家门口等了多久啊?”

程远:“也就五六个小时吧,倒也不亏,一进门就看到你小时候的照片,比现在可爱。你爸妈真是够宠你的,家里到处都是你的照片。”

栗遥“噗嗤”一笑,“想着那个画面我就觉得心疼你。”

程远瞪了她一眼:“你少来,这种傻事儿我这辈子也就做这么一回,以后你最好乖乖听话,别让我瞎操心。”

“好。”栗遥握住程远的手,“我也一样,你的这种心情,我也有,那天晚上别的女人接了你电话……懂了吗?”

“不懂。”程远笑着。

“那就算了,我不擅长哄小孩子。”栗遥也笑了笑,又说,“我妈,我是说我亲妈,她一辈子没嫁人,所以临死前希望我有个归宿,我想让她安心。我和周扬的事情……如果你想知道,我就说,如果你不想听,你继续相信我就好了。”

“你想说我就听,不想说我也不问了,我没那么小心眼儿,纯属是有点儿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攀比心,毕竟他是个还不错的人。”程远坦诚道。

“唔,知道了,那我选择不说。这会儿我跟你在一起,再说那些事情其实挺没意思的,对你对他都不公平。总之我回去以后会妥善解决好,在这之后……程远,我想来北京和你待在一起。”

“来北京,你想好了?”程远很惊讶。

“是,来北京。”栗遥看着窗外,“很多年前就想来,北京多好啊,再说现在有你在这里。”

程远心里一暖,便没提自己计划去上海的事情,只问她:“那你爸妈那边……”

“这回听了你以前说过的话,跟他们撒了个娇,把很多话都说了出口,你说得对,父母出于爱会对孩子无条件的妥协,加上我亲妈走了,很多结也解开了,我想他们应该会支持我的。”

“你倒是把我说的话听进去了。”程远笑了笑,不知怎么,这一刻,忽然想起程聿和谢佳敏。

又一想,男孩子跟女孩子到底不一样,唏嘘之后,他开始认真思考栗遥来北京之后的生活。

栗遥也一样,虽然北京的风比上海的凛冽,但看着身边这个男人,她就觉得未来可期。

程远带栗遥回了自己家,在电梯里的时候他就开始不安分了,手搭在栗遥的后腰上顺着她的衬衣下摆一寸寸往里面撩。

电梯前排站着一对母子,小朋友才一两岁的样子,说话还不清楚,指着电梯里宣传海报上的小动物:“小兔几,小猴几,小福狸……”

程远一边撩一边又忍不住笑,前排的妈妈听到身后的动静,总是回头看程远,那眼神跟看她儿子似的。

新书推荐: 找个废物徒弟就这么难么 锦鲤男神来配音 女相左姜 穿书后我跟反派谈恋爱 快穿boss:魔尊大人,求轻宠 重回七零小富婆 龙夭之境 重生嫡女:王妃是个小作精 圣影邪尊 从木叶开始的卡牌抽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