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 / 2)

到程远家门口之后,骆珞和池牧决定猜拳。最后骆珞赢了,她朝池牧眨眨眼睛:“六哥,你来。”

“我靠,我今儿手真背。”池牧做足了心理建设,这才按下门铃。

这套房子是程远回国后买的,这半年除了程聿和谢佳敏,只有骆珞和池牧来过这个地方。

听到门铃响,程远松开怀里的人,有些烦躁地叹了口气。

栗遥从他腿上下来,问他:“不去开门?”

程远靠回沙发背上,裸.露的胸口起起伏伏,“外头不是什么好人,不用理。”

栗遥见他这样,玩笑道:“不会是你哪个旧情人找上门来了吧。”

程远笑着拍拍栗遥的屁股:“那你去开门看看。”

话落栗遥理了理头发站了起来,“那我去咯。”

程远见她晃着两条白花花的腿,上面只穿一件衬衣,领口还是敞开着的,一把将她拉住,“别,我开玩笑的,我自个儿去。”

栗遥坐回到沙发上,玄关被挡住,她看不到门口的情形,但听见程远一打开门就对门外的人嚷嚷:“烦不烦,烦不烦?”

池牧见程远衣冠不整,面色绯红,往里头探了探:“不会是来得不是时候吧?”

程远按住池牧的头将他推出去:“知道不是时候还要来,还不快滚。”说着就要关门。

“别啊五哥,你们肯定还没吃晚饭吧,我下了班儿就赶着过来了,还带了吃的哦。”池牧说着把手上提的两袋东西拿起来晃了晃。

“不吃不吃。”程远无情拒绝。

骆珞抢在门被关上之前探出脑袋,她双手合十:“五哥,你就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让我们见见呗。”

程远瞥了骆珞一眼,那点儿欲望算是彻底沉寂下去。他靠在门框上打量他们二人:“真想见?”

两人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关上门,程远看到栗遥已经换好了衣服,他倚在书柜上从头到脚细细地打量了她一番,坏笑着:“得,看来你也准备好了。那我叫他们俩进来啦?”

栗遥说:“今天没化妆。”

程远摆摆手:“用不着,给他们看就是给了天大的面子了。”

池牧和骆珞换了鞋,轻手轻脚地往客厅里走。栗遥站在茶几前等着,只见一颗脑袋从墙角冒了出来。

骆珞先看见了栗遥。

栗遥换了条白色的衬衣裙,长卷发垂在胸前,系带将细腰缠住,显出姣好的身段。虽然没化妆,但欢好之后脸颊始终红润,嘴唇又被程远刚折腾过,唇色丰盈。她不是美艳的类型,胜在一张脸轮廓精致,鼻梁秀挺,看起来赏心悦目。

“哇……”骆珞笑着朝栗遥挥了挥手。

栗遥看着骆珞,一下子将她和电话里的那个声音匹配起来,当真是一个很灵的姑娘。她看着骆珞:“你好啊。”

“五哥,你可以嘛,千帆过尽品味不减啊,气质比你之前的那些情儿好多了,难怪你魂牵梦绕的。”池牧低声撞了撞程远的肩膀,又走过去朝栗遥伸出手,“姐姐好,我是池牧。”

“栗遥。”栗遥冲池牧大方一笑。

骆珞贴着栗遥坐,将程远跟她隔开,“遥,是遥远的遥吗?“

程远按着骆珞的头将她从栗遥身边挪开,“你挨那么近干嘛?”

栗遥默默地推开程远的手,对骆珞说:“是。”

骆珞又趁机往栗遥那边蹭了蹭,“那你和我五哥还真是有缘分啊。”

“我说你今天怎么回事儿啊,你老是往我女朋友身上蹭什么啊。”程远无语地又将骆珞拉开。

骆珞笑眯眯地看着栗遥:“栗遥姐,你别介意啊,我就是想认真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儿的姑娘,能让我五哥把我六哥的车座都给砸坏了。”

“是嘛。”栗遥挑挑眉毛看了眼程远,然后又偏过头对池牧说,“那你应该找他赔。”

“是是是,栗遥姐说得对,五哥,你可别赖账。”池牧说着跟骆珞交换了一个眼神。

骆珞立马接腔:“五哥,你上次说六哥这辆车破,不如你……”

“不借。”程远打断她,“你俩想什么我心里清楚着呢,车和女人不外借。再说老六在检.察院上着班儿呢,开我的车是想被检查吗?”

程远话音落下,骆珞朝栗遥投去一个可怜巴巴的求救目光。

于是栗遥冲骆珞笑了笑,看着程远,淡淡道:“听你前面那个相好的说,你车库里有好几辆车,最次的是那辆路虎……”

栗遥说话的语气不徐不慢,脸上始终挂着笑。程远看了她一眼,她也看着自己,两人对视了几秒钟后,程远靠在沙发背上看向池牧:“说吧,要哪一辆?”

骆珞憋着笑拉了拉栗遥的手,只见池牧眼睛放着光:“那辆M4就行,五哥你放心,我上班儿绝对不开,我最近上班都是坐地铁的。”

“那你自己的车呢?”程远瞥他一眼。

池牧立刻将骆珞出卖:“你问她。”

新书推荐: 穿书后我跟反派谈恋爱 快穿boss:魔尊大人,求轻宠 重回七零小富婆 龙夭之境 重生嫡女:王妃是个小作精 圣影邪尊 从木叶开始的卡牌抽奖 恶魔千金:强势袭来 我是全球的领路人 别喊我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