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 / 2)

第二天早上程远起床时,栗遥已经去上班了。他迷迷糊糊中听到栗遥碰门的声音,惊觉这是他第一天没有像往常那样,在她出门之前亲吻她。

这一夜栗遥是背对着他睡的,他便什么都没做,静静地搂着怀里的人,睡了不那么踏实的一觉。

其实他们俩之间并未发生什么,就连栗遥的问题,他也给了一个还算说得过去的答案。

可是这个女人太敏锐了,她觉得他当时有所迟疑。

程远从不喜欢揣摩女人的心思,以前他身边的那些女人,要么什么也不问,要么会直接问,他应付起来得心应手。

可栗遥不一样。

他记得在路上的时候,栗遥就总爱抛出一些过分深刻的问题,比如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亦或者接吻的时候在想什么。她问问题的角度也很刁钻,就像那句“为什么是我”,程远会自动理解为“你爱不爱我”,可显然她的问法更哲学。

那么现在这句“选择对你来说太过平淡的生活”他是否可以理解为“你选择了和我过这样平淡的生活”?或许她的重点还是在“我”。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个问题的本质和“为什么是我”毫无差别。程远迟疑的那几秒就是在想这些,他的侧重点当然不会放在“后悔”两个字上。

程远知道,女人的每一次提问既是渴求答案,也是表露内心。栗遥认为他之前的生活不够安定,所以用平淡来形容他们眼下的生活。

他又想,如果他不假思索地说不后悔,那才是真虚伪。而且栗遥也许会认为他已经决定了要安定地继续,甚至在平淡中和她通往那个看似顺理成章的结局。

可他不认为“不后悔”具备定心丸的功效。

这些揣测让他心累。

所以他当时回答的是:“生活的本质就是平淡,没有谁会一直跌宕起伏的过一生,你也别把我之前的生活想得多么丰富多彩。”

尽管他们这些天如胶似漆,恨不得整晚都腻在一起享受亲密的快乐。但白天的十几个小时里,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里忙碌,栗遥自然不会察觉到他悄然变化的心境。

如果说有后悔,那也一定是因为工作。

昨天晚上栗遥还没到的时候,傅修问程远最近工作怎么样,程远拿着酒杯,一张脸陷在傅修的烟雾里,语气淡淡的:“就那样吧。”

他不想说他烦透了那些复杂的人际关系,烦透了领导逢人介绍他都会说这是程绥老先生的孙子,警备区程司令的儿子……他更不想提哪怕是做技术,他置身的工作环境也不单纯。

他深知这些不单纯是每一个成年人都应该学会的妥协,再多的不适应讲出来都会显得矫情。

人人如此生活,他除非再浪荡下去,否则不会是那个例外。而且大多数人都找到了让自己舒适工作和生活的方法,他也不希望自己成为少数里的一员。

傅修知道他习惯了国外高效单纯的工作环境,打小又厌恶那些千丝万缕的人情世故,更知道他从不开口抱怨任何事情,所以什么也没多说,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慢慢来,你聪明,总能找到平衡心态的方法。”

程远听了,碰了碰傅修的酒杯,“是。”

他决定踏实下来不完全是因为认识了栗遥,这是他自己的选择,谈后悔太过儿戏。只是对比他之前的放纵,现在过分按部就班的状态,他的确需要一个过程去适应。

刮着胡子,程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禁又想,他真如栗遥所说的那般精力充沛吗?肉体好像真是这样,但是精神的疲倦感依旧只有夜晚才可以冲淡。让他惶恐的是,栗遥显然有些疲于应付他了。

下午要去参加一个核电发展相关的论坛,程远没打算再去所里,看了看时间,他开车去了栗遥的公司,想给她一个惊喜,顺便再叫上方槐一起吃顿午餐。

他之前不提这层关系是知道栗遥足够独立,但看到方槐昨晚对栗遥那个眼神后,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跟他碰一碰了。

在停车场停好车之后,程远才给栗遥打电话。栗遥那边刚结束一个会议,看到是他来电,疲倦的心里还是掠过一丝欣喜的。

昨晚她稍稍敏感了一点,洗澡的时候程远溜进去也被她推出了门外。但她并没有闹情绪,只是想静下心来理理清她和程远最近一周太过混乱的生活。

他们的感情来得很快,建立在旅途中的浪漫一回到现实总显得单薄,特别是一起生活之后,两人迥异的生活习惯和不同的价值观都铺陈在对方面前。栗遥也不知道这是否会慢慢改变他们对彼此最初的认知。

方阅和栗行舟开始在电话里经常提到程远这个名字,这种无形的牵绊又给她一种别样的感知。

或许未来可期,可她又不敢去深思,总觉得这么早就陷入这样的希冀对自己非常不利。

她不得不承认,她骨子里的感性仍被理性包裹,这是她这几年来跟着周扬学习处事而产生的惯性。

程远在前台等了几分钟后,栗遥和方槐并肩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们正在谈论某项数据,栗遥换了口红色号,搭配手镯戴上了蛇骨耳线,更显成熟,她脸上洋溢着自信的光彩,说话时总是露出两个梨涡。在她身边,方槐西装革履,嘴角始终噙着笑意,边说拿着手机的手还对栗遥比划着一些他精彩的描述……

程远静静看着,感触很复杂,觉得这个画面似曾相识,像在看某一个电影里的桥段。大抵可以用“风华正茂”来形容。

栗遥看见程远一身西装坐在前厅的沙发椅里,前台的姑娘盯着他看,眼睛眨动的频率越来越慢。

她第一次看程远穿这么正式的衣服,深蓝的领带打的过分熨帖,胡子也刮的认真,一张脸往那里一摆,是个女人都会多看两眼。

当栗遥和方槐走近时,程远收回两条懒洋洋的长腿站起身来,他立在那里,朝栗遥伸出一只胳膊,栗遥加快脚步轻撞进他的怀里,两人相视一笑,一下子与方槐拉开了距离。

三人坐电梯下去,在公司附近找了家餐厅。

上菜前程远和方槐交流着各自行业里的话题,栗遥也不插话,被程远握着手,安静地聆听。

直到方槐问两人关于未来的考量,听到“结婚”这个词时,栗遥下意识接了话:“还没想那么远。”

她开口之前程远的掌心跳动了一下,话说完她的手又被握紧。她偏头看了看程远,他抿着唇也看着自己笑,两人眼神倒是默契十足。

唯有对面的方槐,旁观者的姿态里,多了一分捉摸不透的意味。

吃的是淮扬菜,菜品做的精细,很符合栗遥的口味。见两个男人动筷极少,她无奈道:“是你们俩都吃不惯中餐,还是精英人士食欲普遍偏低?”

说完她又吞下一颗蒲菜。

程远喜欢看她吃东西的样子,自己吃几口就总要侧头看着她吃,方槐坐在栗遥对面,眼神自然也时常停留在她的脸上。

但栗遥谁也不关注,她今天没吃早餐,的确饿了。

“程远——”

三人之间的暗涌被一个辨识度极高的女声打破,从这个声音可以听出,这该是一位漂亮女士。

栗遥抬起头,一个身材高挑的精致女人立在方槐身后,她穿着露脐的条纹衬衫和笔直的黑色阔腿裤,一双长腿哪怕是隐藏在裤腿里,也能想象出性感的形状。

她画着淡妆,头发齐肩,发尾微微翘起,一双眼睛定定地停在程远的脸上,里头的风情远胜她这张本就风韵十足的脸。

新书推荐: 从木叶开始的卡牌抽奖 恶魔千金:强势袭来 我是全球的领路人 别喊我名字 双龙阕 极皇武越仙 飞鸟与蝉 都市仙男 师兄我喜欢你 女主每天都在点亮新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