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 / 2)

和骆珞跳舞的时候栗遥在想,好奇心真的不是什么好事情。

她在意居然说的那些话吗?她不想骗自己。

可在意有用吗?完全没用。

与其去和不屑跟女人解释的程远抱怨一番,不如来到这俗世男女的世界里自我消解。

她不想再像以前那样,把什么情绪都藏在心里,再任由它们长成一根根软刺。

谈恋爱是为了快乐。

栗遥自认是个无趣的人,她以往的生活除了学习就是工作。独居之前,方阅规定她除了加班以外必须在晚上十点钟之前回家。独居以后,不加班的日子里,她偶尔一个人在阳台上喝酒喝到凌晨,便是她最放纵的时刻了。

来夜店,她是人生第一次。

当舞台上的型男帅哥开始脱衣服时,她发现她也会脸红尖叫,当然,还会帮骆珞捂上眼睛。

“栗遥姐,那边那个男人好帅啊,你快看啊。”

“啊啊啊还有那个,身材也太好了吧。”

……

骆珞是被哥哥们管教着长大的,第一次见到这么血脉喷张的画面,自然激动不已。

最后蹦到实在蹦不动了,两人才找了个空位坐下继续喝酒。

“栗遥姐,我现在心情好多了,我看你也好多了。”

栗遥只许骆珞喝三杯酒,她大概是状态好,喝了五杯也没醉,又说,“你说得对,还是得发泄出来,不然闷着心里太难过了。”

“不过你也别再躲着三哥了,总要去面对的,对吧。”栗遥说着将骆珞的酒杯拿过来,不让她再喝。

“我什么时候要能像你这么强大就好了。”骆珞叹气。

“别,小珞珞,你最好永远只为这些小事而烦恼,千万别强大,强大的背后全都是不好的词。”栗遥揉了揉她的头。

“是因为你妈妈去世这件事情吗?”骆珞摸了摸栗遥的手,“五哥说你晚上入睡很困难。”

酒精能让人迷醉,也能让人伤感。骆珞这话一出,栗遥脑子里像放电影似的,忍不住就想起了她亲妈闭眼时的那个画面。

“她是淋巴癌走的,医生说女人太喜欢生气就容易得这种病,她一辈子都为情所困……”栗遥喝了口酒,“我以前对死亡没有这么深的体会,那种不舍、挣扎、恐惧、遗憾,都在最后那一刻爆发出来,我现在只要想起她的眼睛,后背都还会发凉。生死面前,生活里的不快乐太渺小了。所以从她死后,我就告诉我自己,栗遥,你千万别像她似的,你得快快乐乐的活着。”

情绪永远都是连锁反应,栗遥借着酒意对骆珞小小的倾诉着。她知道,若不是醉酒,这些话她谁也不会说。

“我懂,栗遥姐,我哥哥在我十二岁那年死了,也是得病死的。所以三哥、五哥和六哥才会对我这么这么的好,他们是想要把我哥哥的那份爱三倍的给我。”骆珞说完比了个嘘声,边笑边落下一颗眼泪,“不提了,都十一年了。我就是告诉你一声,我能懂你。”

栗遥听到骆珞这样说,一阵鼻酸,她摸了摸骆珞的脸,擦掉她的眼泪:“好样的。”

又说:“有这么多人爱着你,多幸福啊。”

“是呀。”骆珞朝她眨眨眼,“栗遥姐,下回还能带我来蹦迪吗?”

栗遥摇摇头:“我可不敢了,三哥和程远要是知道我带你来这种地方,非杀了我不可。”

“三哥我不知道,但是五哥肯定舍不得杀你。”骆珞双手合十,“姐,再给我喝一杯吧,就一杯。”

“最后一杯了啊。”栗遥受不了她撒娇,又找酒保要了两杯Hennessy白兰地。

喝完这杯酒后,两个姑娘酒精上头,又愉快地去舞池里挥洒汗水了。

程远几乎没发过朋友圈,一发就是这么劲爆的话题,评论里立即炸开了锅。大家四处打探这位被他秀到朋友圈里的正牌女友到底是谁。

好在除了八卦以外,总算有一两个正在外面浪的朋友给了他可靠的线索,跟傅修碰头后,两人直接把车开到了工体。

下了车,程远和傅修谁也没说话,两个男人各怀心思,一进门,眼神跟特工似的在混乱的人群里到处搜寻。

终于,几分钟后,程远在舞池里找到了跳到项链都飞起来的栗遥和甩到头发都打结的骆珞。

傅修把骆珞拎出舞池时,狠狠地看了栗遥一眼。栗遥早已酒醉,看到程远出现,嘴里还冒出一句:“是你啊,好巧哦。”

程远黑着脸将她拽进怀里,看见她的眼线都晕开了,呵斥道:“我看你是玩儿疯了。”

栗遥没皮没脸的笑着,搂紧他的脖子:“你上去脱一个,肯定震翻全场。”

骆珞听到这句,倒在傅修的身上“嘿嘿”一笑,傅修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旁边舞台上的美男们又开始性感的表演了。

“真会挑地方。”傅修看了眼栗遥,对程远讽刺道。

出了门,空气一下子燥热起来,骆珞被傅修搂得难受,烦躁地挣扎:“我不要你管,你走开。”

傅修二话不说,单手将她扛在肩上,又把她的包挂在脖子上,冷脸对程远说:“先走了,回去好好教育教育自己的女人。”

看着骆珞被傅修带走,栗遥指着他们的背影问程远:“三哥是不是生气了啊,骆珞会不会被他揍啊?”

程远听了,气不打一处来,用力地打了她屁股一下,“你有气冲我撒,来这种地方浪什么?”

栗遥第一次看到程远生气,觉得还挺可爱,人挂在他身上,抱紧了他的腰跟他撒娇:“抱抱。”

程远低头看见她衬衣领口开了,皱着眉抚稳她,给她扣好了扣子,然后牵住她的手往前走,就是不抱她。

栗遥走得踉踉跄跄,走了几步后甩开程远的手,站在原地不动。

程远回头看她,她脸颊潮红,满脸醉意,眼神却清亮笃定。

她的妆花了,头发也乱了,透着一股风情,可身上穿的是牛仔裙和白衬衣,又显清纯。她立在那里,样子像一只忍耐已久的小兽,整张脸都写满了对他的抱怨和不满。

程远被她这样看着,终于叹口气,松了眉头。他走过去将她背起来,又柔声哄她:“乖,回家再抱。”

停车场离得并不远,可栗遥非要程远多背她一会儿。程远只好背着她在工体外面的广场上绕了一圈。

这个点广场上人烟稀少,除了醉酒的,就是谈情的。

程远慢慢的走着,闻着栗遥满身的酒气,又想起她刚刚在舞池里张牙舞爪的样子。

是可爱的。

“一个月。”栗遥突然咬着程远的耳朵说。

“什么?”程远没反应过来。

新书推荐: 恶魔千金:强势袭来 我是全球的领路人 别喊我名字 双龙阕 极皇武越仙 飞鸟与蝉 都市仙男 师兄我喜欢你 女主每天都在点亮新技能 豪门虎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