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 / 2)

程远越走越快,栗遥的鞋根不断陷在软泥里,被他这么一拉扯,整个人踉踉跄跄。

“你慢一点。”栗遥推了推他的手腕。

程远不理她,快走到路边时,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按了一下,树下那辆宝蓝色的跑车立即发出声响。

“你什么时候到的?这是谁的车?”

栗遥正惊讶,程远按着她的肩膀将她塞进了车副驾。

坐进驾驶座后,程远抽了张抽纸塞到栗遥的怀里,冷声道:“自己把嘴上擦干净。”

栗遥瞥一眼他的冷脸,顺手将纸巾按在了脚后跟上:“凭什么?口红印你怎么不自己洗?”

程远低头一看,她脚后跟竟被磨破了一块皮,纸巾都渗出血来了。

皱着眉,程远在车上四处翻创可贴。

栗遥见了,说:“别找了,这车上一看就没有。”

见她受伤,程远气弱了大半,收回手,系上安全带发动了引擎。

“你什么时候到的啊?”栗遥问他。

程远看着倒车镜:“他跪下来之前。”

“唔。”栗遥将鞋脱掉,又四处打量这辆车,问他:“谁的车?”

程远:“一朋友的。”

“你这朋友可真阔。”栗遥说。

“没你前男友阔,他今儿开得是迈巴赫S680,我得在我那破单位干7年才能赚回来这一辆。”程远说着又抽了一张纸巾递过去,“自觉点儿。”

栗遥接过纸巾揉成团又丢过来,“你幼不幼稚?”

车绕出酒店公园,驶上一条僻静的小路。几乎没有往来车辆,程远一只手扶住方向盘,另一只手拿起那张纸巾伸过去在栗遥的嘴唇上用力地蹭。

“你干嘛?”栗遥挡开他的手,“程远,你别搞得好像是我做错了事一样。”

听到这句,程远一个急转弯将车开进了路边一个荒废的篮球场,“我这人有洁癖。”

熄了火,程远松了安全带,俯身过去捏住栗遥的下巴,“那晚做了什么梦?今天梦想成真了?”

“你什么意思?”栗遥挣扎着。

“哟,好大一颗钻戒。”程远假意笑着,拿起她的手,将这颗钻戒对着她的脸晃了一下。

“是啊,还很漂亮呢。”栗遥见他皮笑肉不笑,对着钻戒露出一个少女般的笑容。

“谁他妈让你剪头发了?”程远瞧她这幅轻狂的样子,又将怨气对准她的新发型。

栗遥听着程远这句脏话,冷笑一声,用上海话对他说:“关侬撒思体?(跟你有什么关系)”

程远偶尔会听她讲几句上海话,跟她讲普通话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这句方言一出,程远虽听不懂,但却听出了她那点上海姑娘的作劲儿。

“我先来?”程远伸手过去揉了下她的短发。

栗遥冲他抬一下下巴:“说。”

程远把那晚的事情大致跟栗遥讲了一遍,然后又铺垫了一下那帮朋友对他生活发生巨变之后的调侃。栗遥听后,只问了他一句:“女人弄的?”

程远无奈地点了下头:“就这车的主儿,他女朋友弄的,真是他女朋友,就我单位隔壁那大学的学生,不信等回北京我带你过去问她。”

听完后,栗遥轻飘飘看着程远,“可以了。”

“这就完事儿了?”程远见栗遥懒得理他,也朝她抬一下下巴,“你来。”

“我没什么好解释的,该谈的事情没谈成,该拒绝的事情我拒绝了。”栗遥说。

程远在周扬跪下去之前赶到,正巧看到了求婚那一幕。如果他是个局外人,或许也会觉得当时那个画面既浪漫又感动。可作为当事人,他怎么看心里都窝着一团火。

那个男人既知道她有了新欢,就不该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特别是还亲了她一下。

这只能说明他压根儿没把她这位新欢放在眼里。

程远听栗遥一句话概括完,捕捉到两个重点,手伸过去捧着她的脸与她四目相对。

栗遥的嘴唇刚刚被他用纸巾胡乱揉开,现在唇角乱七八糟,唇珠上红红一片。程远盯着她的唇珠看,又回视她的眼睛,两人视线骤然交汇,很快交缠起来,终于,栗遥的睫毛开始忽闪。

程远的呼吸渐急,各种情绪都往心尖上涌。栗遥亦然,恶作剧的暧昧口红印、蒋昭的浪漫婚礼、周扬的意外求婚、程远的突然出现以及这两个晚上对他的想念,都在这一刻爆发……

当程远含住栗遥的唇珠时,她终于感到风平浪静。

这份悸动一如他第一次扑过来咬她唇珠时那般,带着冲动的情绪和满腔的激情。

她当然理解他为什么生气,如果他不生气,那才是不正常。

两人忘情地接吻,栗遥的后脑勺被程远用力扣住。唇舌里,程远终于将她嘴角的颜色清理干净。

手探进一字领里,盈盈一握,程远再也按耐不住。他这两晚都在对她的幻想中度过,眼下风光正旖旎,她偏又换了发型。

她朝他跑过来的时候就像是个纯洁的女学生,一腔心事尽数写在脸上,眼睛里都是对他的爱意。

他承认,她短发也是好看的,甚至与她的气场更符合,更迷人。

他在她的脖子上做文章,手指抚摸她发丝的尾端,根根青丝如弦,拨乱他掌心纠缠的乱线。

背后的拉链被拉下,没有任何包裹的柔软形状饱满,程远惊讶于这一瞬,边扑上去掠夺边问她:“怎么没穿?”

礼服设计巧妙,自然不用穿,栗遥不信他不懂。被他咬得难受,这才反应过来,现在他们是在大白天的路边,别人的车里……

栗遥推开程远的头:“别……别在这里……”

“放心,从外边看不见里面。”程远又将手探进她裙底,“刚好刷新一下我们的记录。”

那处被覆上,栗遥一颤,咬着唇扣紧了他的脖子,又听他说:“你感觉来得可真快……”

车内拥挤,并不方便程远行事,纠缠间,他将车座后移,解了裤子上的牵绊,对栗遥说:“自己上来。”

栗遥虽浑身躁动,但残留的一丝理智仍在作祟,“我不。”

“我叫你上来。”程远说着一把将她扯过来按在腿上。

裙子多么方便……

新书推荐: 双龙阕 极皇武越仙 飞鸟与蝉 都市仙男 师兄我喜欢你 女主每天都在点亮新技能 豪门虎婿 万古至尊神帝 华清愿 神州江山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