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1 / 2)

在墓园外等栗遥的时候,程远给魏澜发了条消息——“进场吧,别透风。”

栗遥显然没跟周扬谈妥,程远昨晚听她跟方槐打电话那意思,这姑娘是打定了主意要跟方槐一起把项目扛起来。

程远那几晚的酒不是白喝的,他本想周扬这边要是不出局,他就把局搅起来,现在既然周扬退了场,他也没必要搞出那么大的动静了。

他想,栗遥只字不提,必定是不想把工作上的事情掺和到两人的感情里来,那他默默成全事情会更简单。

抬起头,栗遥正沿着墓园中间那道长台阶款款往下走,她穿着白T和牛仔裤,戴一个圆形的墨镜,墨镜上的刘海被微风轻轻吹开,程远远远看着,总觉着自己的女朋友换了一个人。

他那天还调侃魏澜图人家女学生年轻,想着想着,他揉了揉鼻尖无声地笑了,自己不也正和一清纯女学生交往嘛。

程远觉得栗遥像只双重人格的猫,长发短发不一样,白天晚上不一样,工作时和在床上时不一样,初见时和现在也不一样……

唯有那双眼睛总是一样,无论里头天晴还是下雨,她只要看着他,他就觉着不忍辜负。

上车后栗遥摘下墨镜,程远见她眼角微红,什么也没问,静静地握住她的手。

栗遥却主动跟他倾诉起来:“一想到她这辈子因为生了我,后半生过得这么糟糕,心里就挺难受的。”

程远摸摸她的脸,安慰道:“听你爸爸说,她当时是他学校里的女学生,用你们上海话说,是很灵的一个姑娘。聪明的人做起事儿来总有自己的道理,哪怕是消耗式的人生,就像你说的,甘愿就好。这是她的人生,我们不评判了。”

“消耗式的人生……她要真聪明就不至于搞成这样。”栗遥耸一下肩膀,“她墓地前一束花都没有,看到这种结局,我一点也不想知道我亲生父亲是谁了。”

程远正想这话该怎么接,栗遥嗤笑一声:“希望他过得好吧。”

回到北京家里,见程远一直没提今晚要带自己去见人的事情,栗遥问他:“晚上还出去吗?”

程远说:“不出去了吧,明天周一,今儿晚上好好休息吧。”

栗遥听了,顿了顿手上的动作,“嗯”一声,又继续整理行李。

箱子里被方阅塞进了一些花种子,栗遥挑了一袋拿给程远:“你下回去花店的时候问问老板这个用什么盆种出来好看。”

程远:“你还好意思说花,那天白给你买了一束玫瑰。”

“我不喜欢玫瑰,以后别买了。”栗遥说。

“那你喜欢什么?”程远问。

栗遥:“红杏。”

程远秒懂,一把将她从地上拉进来扣进怀里,“小东西,收颗钻戒就想着要出墙了?”

栗遥搂住他的腰,手指点了点他的鼻尖:“明天开始我可能会比之前还要忙,如果晚上我不能陪你,你是不是又会在外面浪?”

程远抿唇一想,说:“那还真有可能。”

“你尽管浪吧。”栗遥的笑容更灿烂了,“墙外风光无限好。”

七月初的北京城迎来一场盛夏,气温越来越高,外头的太阳也越来越毒辣。

早上出门的时候,尽管程远极力阻挠,栗遥还是穿了短裙。

她对程远说:“既然是夏天,女孩子就该是夏天的样子。”

在公司楼下等电梯的时候,栗遥收到小程序提醒,她快递还回去的戒指被签收了。她暗自庆幸没丢件,否则真像程远所说的,以他们俩现在的收入,当真还不起。

快递是程远亲自打包的,找了个栗行舟收藏鼻烟壶的闲置木盒子装着,外面封得紧紧的,造型十分诙谐。

当时栗行舟问他是寄什么快递,程远大言不惭:“一段错误的回忆。”

栗遥收起手机,从停车场上来的电梯正好打开门。居然和方槐站在最前面,一个靓一个酷,乍一看,还挺般配。

“早。”栗遥闪进去冲他们俩打招呼。

方槐似乎心情很好,见栗遥剪了头发又穿了牛仔短裙,开起玩笑来:“啧,改头换面又一春啊。”

栗遥喝了口咖啡:“那是。”

“你前段时间车练得不是不错嘛,怎么还打车来上班?”方槐问她。

栗遥:“不是打车,是地铁。”

“程远就让你过这么简朴的生活?”居然笑道。

栗遥耸耸眉毛,看向方槐:“今天周一,我要是打车,估计现在还在半路上。最近我们领导催得紧,我还是争分夺秒的好。”

方槐一愣,又勾起唇:“是,谁让你是得力干将。”

“选对路线倒也不比地铁慢,还是开车方便。”一旁的居然又说。

“唔。”栗遥点点头:“那我考虑考虑,反正程远车多。回头让他再多带我练练。”

到了楼层,电梯门阖上,方槐摇摇头感叹:“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栗遥笑一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方槐加快了脚步,又回头冲栗遥招招手:“你来我办公室一下,有好消息跟你分享。”

听方槐说有另外两家实力雄厚的企业对AI游乐场感兴趣,并且已经提出要正式洽谈,栗遥大舒一口气:“前段时间的苦不算白吃了。”

方槐示意她坐下,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她:“为扬帆的事情,我前些天有些急躁了,也说了一些难听的话,现在正式跟你道歉。”

栗遥打开盒子一看,里面竟是南航65周年校庆的纪念品,她心里一怔,很多学校里的回忆又被牵起。

“去年没赶上校庆还挺遗憾的。不过你那会儿不是在美国嘛,怎么会有这个?”她问。

方槐喝了口咖啡:“特地找老同学要的。你对母校感情深,又几年没回去过,我猜你应该会喜欢。”

“学长有心了。”栗遥将盒子捧在手心里,又说,“道歉就不必了,大家都是为了项目好,偶尔着急一些也是正常的。”

方槐:“那我就当你是原谅我了。下午我先去跟其中一家公司谈,有什么消息我会立刻通知你。你也缓口气儿吧,我也不能真当周扒皮。”

“好。”栗遥笑笑。

科研所院子里的雪松被夕阳照出橙色的轮廓,被雪松包裹的是一尊知名核电专家的大理石雕像。

新书推荐: 摄政王捡来的小心肝 赵飞扬苏雨萱_ 神魔道章 重生西游之绝世妖尊 重生影后,我超甜慕夏君夙 毒医驾到:神尊请接好 霸总的黑莲花甜又娇 联盟之我有一座泉水 天降仙帝叶玄冰清雅 重生之万古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