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六旺零小说 > 穿越小说 > 雪遇 > 44

44(第2页/共2页)

程远看了眼窗外,雕像露出一颗高昂的头颅,头顶被黄昏晕染,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而那双眼睛,对准那一轮落日,矢志不渝。

他画了一下午图,这会儿正头晕眼花,刚想去院子里转转放松一下,就被高教授叫进了办公室里谈话。

他已经记不清这是高教授第几次找他谈话了,总之话题永远不会变,无非是为着去新疆基建的事情。

“人家梁爽一个小姑娘都愿意离开家去吃苦,你怎么还犹犹豫豫的?”高教授这回换了策略,直接激他。

程远懒懒地靠在椅背上,手上把玩着高教授的放大镜,反驳道:“梁爽年轻啊,我不行,现在腰椎颈椎都不行。”

“你进咱们单位是来养老的?”高教授看不得他这幅玩世不恭的样子,给足耐心道,“你甭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我看你前段时间下了班去打球什么的,活跃的很,扣篮可以,去第一线搭基地就不行?那地儿离喀什不远,不算偏僻的。”

程远继续玩放大镜,不说话。

“你把手里东西放下!”高教授见他漫不经心,呵斥道,“我是你领导,今儿话我就撂这儿了,你去也得去,不去也不得去。”

“院里没有其他工程师?偏我能力最强?国内环境他们比我了解的多,我自己什么水平我心里门儿清。”程远也急了,又说:“这回大家都知道这个机会好,上头又重视,现在抢破了头人人都想去,您说您何苦非要推我这个不愿意去的人往前冲?我真不信我妈没给您施压。”

话说完程远就跑了,出门之前又回头:“老师,您别跟我这儿生气,我也不是一顽石,我这么做有我自己的道理,您就少为我操心吧。”

“道理?你有什么道理?你多大人了?还一天到晚的想着跟你爹妈作对,他们苦心培养你,送你出国,不是为了……”

“得,我今天又把您惹毛了,您消消气,我先走,您眼不见心不烦。”程远说着就把门碰上走了。

经过走廊时,他一脚把一个花盆踢远,边走手插进口袋里,忽然摸到一小袋花种子。

他愣了愣神,将这袋种子塞回到口袋里,然后老老实实把那盆花又给放回了原位。

梁爽见程远心气不顺,正木木地趴在办公桌上玩一颗耳钉,问他:“女朋友的?”

程远攥紧耳钉“嗯”了一声。

“高教授又呲你了?”梁爽又问他。

程远懒得应。

“程老师,你要真不想去也没人会逼你,高教授说什么,你厚着脸皮听着就好了呗。”梁爽又说。

“你说得对。”程远语气淡淡的,坐直身体又看了看面前的图纸,冲梁爽招招手:“来,你过来,这个地方我再给跟你讲讲。”

梁爽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边听着,拿了根笔,尾端放在嘴里咬着。

跟程远共事这段时间以来,她多少知道程远的脾气,这还是她头一回见程远闹情绪。

但不管他情绪再大,一看到图纸心就静下来了。

她想,他心里应该还是很喜欢这一行的吧。

程远无意中瞥见梁爽咬笔,侧头冲她皱眉:“什么坏习惯。”

梁爽立刻收回笔:“您继续。”

程远拿铅笔在纸上画着,说到关键地方,又拿一张新纸写下来,然后重新画一个草图在旁边。

梁爽边看边记,看他老是习惯性地写德文,抱怨道:“你这习惯还真是改不过来了,我看不懂德语啊。”

“习惯哪儿那么容易改。”程远想到栗遥咬东西的模样,又对梁爽说,“我女朋友也特喜欢咬东西,特别是喝东西时咬吸管,我说了无数次她就是不改。”

“你女朋友应该很漂亮吧。”梁爽问他。

“那是。”

就在程远这句话落下时,栗遥倚在门框上敲了敲他们办公室的门。

程远一抬头,看见是她,立马笑了,“你怎么来啦?”

栗遥迎着光站着,因为穿得清爽,一双细腿被照的发亮。这一刻,程远觉着她比外头的雕像还要闪亮。

高教授站在窗前看见程远牵着一个漂亮姑娘下了班,心想这应该就是谢佳敏说的他不愿意离开北京的原因。

摇了摇头,他兀自叹口气道:“现在的年轻人呐,爱情看得比什么都重,谈起恋爱来事业心都没了。”

上了车,听栗遥说项目有进展,近段时间不用再频繁加班,程远心想魏澜的动作还真快,又故意问她:“哪家公司这么有眼光?”

“说了你也不懂,反正呢,他们只要敢投,我就敢让他们赚钱。”栗遥自信道。

程远看着她这幅骄傲的样子,咧开嘴揉了揉她的头:“真厉害。”

两人难得一起吃顿正餐,程远找了家日料店,打算和栗遥好好放松一下。

新鲜的三文鱼上了桌,栗遥正准备大快朵颐,手机却在这时响了。

她拿起来一看,对程远说:“三哥?”

“他怎么想起来找你了。”程远吃了口三文鱼,“难不成是珞珞又怎么了?”

栗遥一按下接听,就听见电话那头傅修大口喘着粗气:“小丫头跑了,把我拉黑了,你要能联系上她,赶紧给我回电话。”

“跑了?”栗遥还在纳闷,那边傅修就挂了电话。

“怎么了?”程远问。

“珞珞和三哥闹脾气了。”栗遥说着立刻拨通了骆珞的电话。

栗遥自然不会被拉黑,骆珞很快接起来。她状态非常不好,像是喝醉了,跟栗遥说话都是哭腔。

挂了电话,栗遥边收东西边对程远说:“她不让我带你去,我自己去一趟,到了有什么情况再告诉你。”

程远听了,也着了急,“人在哪儿?我送你过去。”

“别,她说你和三哥是穿一条裤子的,她也不想看见你。”栗遥背了包,拉了拉程远的手,“别急,她刚好离这里不远,我先跟她聊聊,你待会儿再来接我们。”

这事一出,程远基本上没心情吃了,本来还打算喝酒,想着要开车去接人,也没敢喝。

终于,当他听店里的日本民谣听得厌烦起来时,一个朋友给他打来一个电话。

这人上来就说:“程远,你那位女朋友把一小开给打了……”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小说阅读网,网址:www.6w0.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2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