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 / 2)

栗遥只在医院里躺了三天便回到家里去休养。骆珞每天陪着她,煮东西给她吃,替她浇花,哪里也不去。

这天夜里,北京下大雨,电闪雷鸣。

栗遥翻了个身,身旁的骆珞正瞪大眼睛看着窗外,见她侧过来,对她说:“你说梦话了。”

“吵醒你了?”栗遥蹙起眉头看了看时间,凌晨三点。

骆珞说:“是雷声吵醒的。”

栗遥问她:“害怕吗?”

骆珞摇摇头,“你是不是梦到你妈妈了?”

栗遥“嗯”一声,“睡吧。”

骆珞却看着她,柔声道:“你哭了。”

这几天谁也没提那天的事情,但骆珞能感觉到栗遥心有余悸,特别是她睡觉的时候,永远皱着眉头,也不知道是伤在疼,还是做的梦不好。

“栗遥姐,明天五哥会回来,我也得回家了。”骆珞又说。

栗遥劝道:“回去好好跟三哥谈谈,你不能一直这样逃避下去。”

骆珞没吭声,看着栗遥笑了笑,“五哥回来,你就不会睡不好了。”

“珞珞。”栗遥正经起来,“你不是小孩子了。”

栗遥躺平,将那只受伤的腿轻轻地曲起来,手指轻轻抚摸那些痂。那天程远不让她穿短裙,她偏不听,这会儿害怕留下疤,才想起来后悔。

“我不想白白挨打,白白做噩梦。”她又说,“我梦到我妈拿着剃刀把她店里的老板给捅伤了,这是她的真事。你想听吗?”

骆珞有些震惊,握着栗遥的手:“你说。”

“我妈19岁未婚先育,被赶出家门后日子煎熬,有一次因为被老板摸了一下,就拿剃刀把她的老板捅了。

那晚我也冲动了,跟她一样,气是撒了,当时也爽,可事后呢?我犯蠢了,连累了三哥和程远,所以这些天心里不好受。还有,我不该带你去夜店,不然你不会一难过就想着去酒吧喝酒,以后别这样了,不管都多难过多想放纵,都别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

我妈因为孤苦一人,那次的教训更严重。医药费一共赔了七万,她没钱赔就借了高利贷,还不上到处被人追债,这些钱是我后来找到她之后才替她还上的,即便这样,她临死前还嘴硬说后悔生下我。她如果不是坚持生下我,应该会顺利的读完大学,拥有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前几天回上海,我爸爸偷偷告诉程远,说她当时很爱一个男人,我应该是她和那个男人所生的。我爸爸大概是想通过程远告诉我,她其实不后悔生下我。我又忍不住想,她生了我又不养我,是因为爱而不得?还是恨?因为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所以无从考证。但是她这一生弄成这样,无非是因为那个男人。

程远说她是消耗式的人生。她行为出格,浑身戾气,都是为情所困,她是想消耗心里的爱。

珞珞,我说她的故事就是想要告诉你,千万不要为感情犯傻。和程远在一起之后我迷茫过,没有安全感过,失落过,但从没和他耗过,因为相信会比较快乐。爱的时候尽兴,不爱了也洒脱,明明爱还要互相猜忌互相折磨是最坏的选择。

如果你喜欢三哥,别跟他耗,更别跟自己耗,你换再多的男朋友都没有用,你只要爱他,你跟谁在一起都不会快乐。你必须想明白自己到底要什么。三哥这样对你,一定是因为没办法了,你总是排斥他,一次又一次,他真的会心急。明天回去好好跟他谈,他这几年吃了这么多苦,都是为了你。听话,珞珞。”

栗遥说完这番话后,骆珞整张脸都湿了,但她一点声音也没有,拿着被角藏着眼泪,静静地聆听。

又过了好一会儿,在听到栗遥一声叹息之后,她终于开口:“我喜欢了三哥十年,整整十年,没有任何人知道。”

骆珞调整好情绪,边玩着栗遥的头发,又叹了口气,“栗遥姐,你掏心掏肺跟我说这么多心里话,我也不是真的不懂事。这个秘密说出来的感觉也没那么差,你这几天总想套我的话,既然你非要我说,我就说吧。就连三哥都以为我是那件事情之后才在意他的,其实不是,真的很多很多年了。”

栗遥没想到这丫头藏着这么深的心思,无比震惊于十年这个数字。她问骆珞:“哪件事情?”

“三哥只交过一个女朋友,他们的感情很好,在一起一年多就决定结婚。是他订婚那天我放弃的,那时候我20岁吧,在这之前我一次恋爱没谈过,哥哥们都觉得是我太小,还没情窦初开呢。”骆珞平静地说着。

“你没有想过要表白吗?你应该让三哥知道你的心意。”栗遥说。

“怎么表白啊,我13岁喜欢他,他已经20了,我那么小说出来谁信?他们都当我是小屁孩儿。我好不容易长到成年可以告白了,他25了,终于也谈恋爱了,铁树开花,还是他高中时的初恋。我一直不说,不就是因为知道他喜欢别人很久了呗。我说了又能怎么样?他们只会当是玩笑。我们真的太熟了,他们都拿我当亲妹妹,说出来会很尴尬的。”

“那后来呢?”骆珞的语气越俏皮,栗遥听着就越心酸。

“后来他女朋友突然嫁给了别人,他一蹶不振,那段日子每天拉着我陪他喝酒,有一天他喝醉了,把我当成了那姑娘……当时我处着男朋友呢,就是打人的这男的。所以你发现没,三哥平时很讨厌我喝酒,因为喝酒误事啊。

栗遥姐,我真的不想提了。即便我知道他后来做这些事情肯定是因为喜欢上了我,但是你让我怎么理解这份喜欢?是责任?还是愧疚?

我见证了他的爱情,他所有的第一次都给了那个姑娘,我知道他很爱她,所以我退出呗。你们觉得我任性、我作,我都认,但我从没拿自己的感情去试探过他,这两次都是别人追我,我不能谈恋爱吗?不能重新开始吗?忘掉他可不可以?结果呢,第一段开始一个星期人家就被我跟他给绿了,记着恨走了。另一段他直接把人赶走,就那个空政的小伙子,呵呵……我连重新开始的机会都没有,好像这辈子就只能跟他了。

五哥和六哥总是开我和三哥的玩笑,我是真的觉得很不好笑。五哥还说我不懂事儿,说三哥对我再好我也不领情,我懒得跟他解释,没意思透了。三哥又好意思跟他们解释吗?

谁的十年不是青春,不是时间,不珍贵呢?哪个女孩子不珍惜自己的第一次呢?

我很糟糕对不对?我自己也觉得我很差劲,小的时候没勇气,长大了又想太多。但是我和三哥就是没可能,因为我真的迈不过这十年,迈不过他把我当成别人的那个晚上。他也迈不过他心里这道坎。

那件事情太不美妙了,那不是出于爱,那是错误的开始。其实那天我没喝醉,但是他醉得太厉害了。”

当骆珞用调侃的语气说完这些她深藏在心底的秘密后,栗遥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雷声不断地传来,闪电的光将窗帘照亮,这场雨注定要下到清晨。

怀里这个小姑娘一颗眼泪也没掉,她继续玩着自己的头发,呼吸也很清浅。栗遥却不忍看她这张刻意无所谓的脸。

在栗遥眼中,这个世界上该没有比骆珞更幸福的小姑娘,被大人们和哥哥们宠着长大,可以任性到底。

她本以为她是没有烦恼的,就连和三哥斗气也只是一种乐趣,是两个人互相喜欢,而小姑娘在撒娇。

直到那晚她被那个男人骚.扰,又哭了那么几场,她都没提这件事情,那个男人那样对她,说那些伤害她的话,她都一个人承担。

因为在她心里,是她和傅修先做错了事情。

……

新书推荐: 穿书后我跟反派谈恋爱 快穿boss:魔尊大人,求轻宠 重回七零小富婆 龙夭之境 重生嫡女:王妃是个小作精 圣影邪尊 从木叶开始的卡牌抽奖 恶魔千金:强势袭来 我是全球的领路人 别喊我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