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 / 2)

论坛结束后,程远在去停车场取车的路上碰见了谢佳敏的公车。

“刚刚表现不错。”谢佳敏按下车窗跟他打招呼,随后示意司机停车等待。

下车后谢佳敏挽着程远的胳膊慢慢往前走,程远自觉把她的包拎过来挎在胳膊上,轻笑道:“您又是老早就知道我会参加今天的论坛吧。”

程远一上台没多久就看到了观众席里的谢佳敏,他一点也不意外,谢佳敏向来喜欢做这样的事情。

就连他高中时期参加小小的物理竞赛,谢佳敏都会在百忙之中抽空去看。有时候她实在是抽不开身,也会叫秘书来现场拍照拿回去给她看。

程远有任何一点进步和小成就,她都不会缺席。每当程远取得荣誉时,她更是会在程聿的面前对自己的儿子不吝赞美。

只是程聿从来不会笑脸相迎,在程聿看来,他的儿子就该是如此,再优秀,也只是做好了自己的本分。

中午刚下过一阵暴雨,广场上略有积水,空气中也透着一股未散干净的潮气。

谢佳敏侧头看自己的儿子,需要仰视才能看见他的侧脸。她感叹道:“我跟你爸不方便出国,我都有好多年没见过你打着领带站在台上发言了,到底是二十七岁的大小伙子了,往那儿一站,精气神儿就是不一样。我记得上一次看你站在台上,还是你高中毕业典礼,那会儿也蹿到一米八了,就是没现在结实。”

程远听着谢佳敏感慨,心里也忍不住回忆从前,但面儿上不露任何痕迹。他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带着谢佳敏往前走了一段,快走到自己车旁边时,侧头问她:“车里坐会儿?”

谢佳敏看见旁边是一个商场,对他说:“陪妈去喝杯咖啡吧。”

母子俩进了咖啡店里,程远给自己点了杯冰美式,给谢佳敏点了杯果汁,他说:“都这个点儿了,您就别喝咖啡了。”

“好。”谢佳敏笑了笑。

程远许久没有跟谢佳敏独处过了,母子俩更是少有一起出来逛街散心的时刻。

谢佳敏竟不提他不肯去新疆的事情,只是问他伤好没好,最近生活怎么样,顺带抱怨了一下他建军节那天不打电话问候程聿,又四两拨千斤的开解程聿那天打他的事情。

谢佳敏只要不提去新疆,程远就轻松,其余问题一一应着,唯有她问起栗遥的时候,程远才会多说两句。

“处得好就行,我还挺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姑娘能让你定下心来,真不想带给我们见见?或者先带给我一个人见见?”谢佳敏再次提出想见栗遥的请求。

程远散漫地靠在椅背上喝着咖啡,依旧是那副态度,“我就想好好谈个恋爱,您能不能别搞得那么隆重,该隆重的时候我自然会带她去见你们的。姑娘是好姑娘,您就给我们一些空间吧。”

“好,你能这样想就行。”谢佳敏看着儿子,想到他刚刚的表现,心里还是欢喜的。

两人又坐了会儿后,谢佳敏去了趟洗手间。就在这个间隙,程远看到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里进来一条微信——

栗遥:挺帅的,嘿嘿。他这几天准备稿子可辛苦了。

程远当时脸色就变了,甚至怀疑这个“栗遥”是不是他自个儿的女朋友栗遥。于是立刻打开谢佳敏的手机查看具体内容。

当他看到栗遥从七月初就和谢佳敏开始联系,两人所有的聊天内容都是关于他时,他忽然明白过来,为什么这段日子谢佳敏和程聿没有再提让他去新疆的事情。

因为这三人早就拧成一股绳,他们守株待兔,正等着自己缴械投降。

两人的聊天中有关于他不去新疆的探讨,有关于他最近状态的交流,谢佳敏一直在主导,言语中全然是把栗遥当成了未来的儿媳妇来对待,而栗遥似乎也沉浸在其中……

其中栗遥对谢佳敏说的一段话是——“同事去新疆了,他心里估计挺失落的。他这几天每天晚上都在书房里画图,明明很爱这一行,可是就是不肯妥协,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了。或许只有等他自己熬不住了,也就想通了……”

程远看着栗遥的微信头像,是他之前偷拍的她在藏庙里合十许愿的那张。照片上栗遥的脸在这一瞬让他感到陌生无比。

她对自己的剖析、揣测,一句也没有对自己透露过,她每天忙碌的工作,晚上疲于应付自己,但却有兴致分析自己,观察自己,而后又将这些通通告知谢佳敏……

两人所发的都是文字,程远只能按照自己的情绪去句读,他实在理解不了栗遥为什么要用他最反感的方式关心他。

程远最讨厌被人怀疑,被人窥探他的心思,又想到栗遥那天对他说的那些大道理,心情难免复杂起来。

待谢佳敏回来后,程远正好喝完最后一口咖啡。他问谢佳敏:“您还不知道我女朋友长什么样儿吧?”

谢佳敏先是一怔,随后笑了笑:“是,有照片吗?”

程远也笑了下,“那既然您这么好奇,你回家让阿姨准备晚饭吧,我今儿晚上就带她回去。”

突然听程远说要带自己见父母,栗遥的第一反应就是下午他应该和谢佳敏碰过面了。

程远做事一向妥帖,从来不莽撞行事。见父母不是小事,如此匆忙必定是有原因的——她收到的那张照片正是谢佳敏去现场拍了发给她的。

依照程远的性格,一般情况下会打电话跟她说重要的事情,可见父母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却选择发微信。

开会本来就开得脑子要糊掉,手头还有一大堆工作要做,栗遥无比倦怠地靠在椅背上呼出一口长气。

不断地猜测让她心口堵得慌,干脆一口气把整杯咖啡都喝掉。

咖啡进了胃里,却还是堵,于是她给程远打了个电话过去。

程远的语气非常正常,还安慰她说:“别紧张,反正我会陪着你的。”

挂了电话栗遥算是松了口气,她想必定是他们母子俩见了面,谢佳敏又相劝,他听得不耐烦了,就索性带自己去认个门……

理了理头绪,栗遥心想不管怎么样,到底是要正式见家长了,赶紧把手头工作按轻重缓急理好,又拿出镜子补了个得体的淡妆。

自始至终,她都不敢深想,如果程远知道她早就和谢佳敏打上了交道,他会怎么想。

程远六点不到就到了栗遥公司楼下的停车场里。他静静地在车里坐着,不断平复自己的情绪,却发现情绪这个东西,越想控制就越控制不住。

这时居然不知从哪里闪出来敲了下他的车窗。

按下车窗,程远漠然地对上居然热情的脸。

居然见他脸色不好看,朝他努努嘴:“来接女朋友啊?”

程远似笑非笑:“是啊。”

自打上回程远把居然拉黑之后,居然就只能依靠圈子里的小道消息来窥探他最近的动向。

居然怎么也想不到程远竟会不顾家族的脸面为栗遥进了局子,眼下他又这副模范男友的姿态来接栗遥下班,她看着就忍不住想多说几句。

“到底是配得上你的,这待遇就是不一样。”居然打趣道。

“那是。”

程远本不想搭理,见居然没有要走的意思,离栗遥下来又还有一些时间,就随意应承着。

“什么时候定下来?门当户对的,你爸妈肯定也喜欢吧。”居然又说。

门当户对……

这个词程远不是第一次听了,他抽了下嘴角,“喜欢的很。”

新书推荐: 从木叶开始的卡牌抽奖 恶魔千金:强势袭来 我是全球的领路人 别喊我名字 双龙阕 极皇武越仙 飞鸟与蝉 都市仙男 师兄我喜欢你 女主每天都在点亮新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