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1 / 2)

北京的夜总给人无边寂寥的孤独感,栗遥走在回酒店的路上,耳旁静的一丝风声也无。

她边走边打开微信翻看蒋昭蜜月旅行的照片,勾起唇角看完所有,正好凌晨两点半。

路过一个便利店,她走进去买了一罐啤酒,结账的时候年轻的男收银员对她说:“七夕快乐哦。”

她微怔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过了十二点,便是七夕了。

出了店门,她坐在店外的长椅上,兀自看着月亮喝着酒。

周围是林立的高楼,这个点亮灯的楼层已经不多。路灯也是昏昏沉沉,灯光映照在行道树上,懒懒洒下一层倦怠。

光线不强,倒显得月色明亮。

这段时间栗遥的生活被工作填满,她每天最多睡五六个小时,所以早上的咖啡和晚上的酒,都是她重要的陪伴。

她跟方槐开玩笑说,如果她在三十岁之前迅速衰老,那一定是因为食用大量的咖啡因和酒精。

她如果不喝酒,会非常难入睡。睡眠糖早已在程远的监督下戒掉。

跟程远在一起的时候,每每纵.欲时,她的身体会因极度快乐达到疲惫的临界点,待欲望退却后,她常常能彻底放松下来。

最重要的是,程远总有办法让她睁不开眼睛。

那是生理上的反应,那个擅用技巧的男人稍微用点耐心撩拨,就能达到酒精的功效。

有时候程远什么也不干,只是搂着她,在她耳边说一会儿话,或者吻吻她的耳垂和脸颊,她只要听着他的呼吸和心跳,就不会睡得太差。

程远的身体总是坚硬滚烫,她偶尔也想逃,可总是一转身就被他重新禁锢在怀里。

他喜爱亲密缠绵的姿势,认为那是两人同床共枕的意义,甚至不管她是否觉得身体受约束。

时间一久,她也习惯,轻易能在他怀里找到最舒服的位置。

栗遥感到奇怪,明明最近的工作都是超高强度,每晚回到酒店里时她大脑都是空的,可这幅身体就是不累。她特意在下班后都步行三十分钟回酒店,但睡眠效果依然达不到和程远在一起时那么好。

这是她离开程远之后最为明显的不适应。

这十多天来,她经常不由自主地想起程远,她不刻意回避,任凭回忆蔓延。

那个男人的姿态、言语、小习惯,甚至是微表情,永远具体、清晰而自然。

想到深处,她身体会出现一些反应,例如小腹、尾椎骨、脸颊、心脏……每当这种时候,她情感会跟着脆弱下来。

但她最终都能克化,在脆弱里生出一份释然。

在一起的时候是真的很快乐,即使没有“我爱你”,程远对她的宠爱也是真真切切地体现在每一个微小的细节里。

只谈恋爱过程,她真的没有什么可遗憾。

而那些不那么愉快的记忆,她认为是恋爱必经的过程。她不是情窦初开的小女孩了,爱情不一定完美、恋爱不一定有结局是她早已学会接受的现实。

她更没有刻意去解读“失恋”这两个字。这一年她分了两次手,感触全然不同。跟程远分离时她反而更平和,平和到她愿意反复回忆也并不感到难过。

她和周扬的恋爱像一杯温水,情感温度持久永恒,未来的路清晰平坦,一眼看得见一生。只是她需要长久地同周扬一样,做一个恒温动物。

那段感情更像周扬将她逐渐培养成自己同类的过程。

在程远对她说出那句“你少拿周扬教你那一套东西来对付我”这句话时,她有种醍醐灌顶的顿悟。因此那天晚上当程远倾泻出满腔心事之后,她毫不犹豫选择终结这段感情。

她说还他自由,这不是她负气的决定,而是她最真实的想法。

恋爱绝不是两颗灵魂的捆绑,更不是两个人同化的过程,她理解的好的爱情大抵是互相成全,并且甘愿。

所以即便她知道程远有心为她改变,但她更想看他忠于自我。

他已然很好,真的无需改变。人生漫长,他总能等到他自己的甘愿。

栗遥快走到酒店门口时,一辆敞篷跑车停在她身边冲她按喇叭。

她一回头,魏澜嘴角勾笑坐在车里。

坐在魏澜身边的已不是那个清纯的女大学生,今夜伴他的是一个姿态成熟的性感女人。

魏澜按下车窗问栗遥:“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儿?”

栗遥跟他打了个招呼,说:“我住在这里。”

“住这里?”魏澜语气里充满讶异,他心里甚至在想——难道是程远带你来的?

栗遥点点头,表示确认。

魏澜见她一脸疲态,想她应该是为项目合作的事情刚加完班。她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和程远这层关系,魏澜便不再多问,只说了句辛苦,又让她早点上楼休息。

关上车窗,魏澜身边的女人醋意盎然地问他:“这女的谁啊?你对她态度这么好,难道是你以前的情儿?”

女人边问边将赤.裸的脚探过去轻轻勾魏澜的小腿肚子。

魏澜轻笑一声,在女人的大腿根儿上掐了一把,“你要能像人家这样脑子里多装点儿东西,我也能对你态度好。这是我哥们儿的女朋友,也是个人尖儿。”

说完他拿出手机拍了张栗遥踏进酒店旋转门的背影发给程远,又语音询问——“怎么回事啊?”

程远晚上本就能耗,栗遥一走,夜对他而言更是无尽漫长。

眼下他正窝在客厅里看一部英国老电影,收到微信消息,不耐烦地点开来看,看见照片上的栗遥,迷离的眼睛一下子聚光。

看了会儿,他打了个电话过去。

那头魏澜接起来,又重复那个问题,“怎么回事儿啊?”

程远懒得应,只问:“这是哪家酒店?”

新书推荐: 情深似水难再收 秦证 我缔造了国服神话 花都最强老板 戏精的诞生 王辰江雪 我的妖神身份暴露了 无限城战 木叶之苟成最强 田园小厨娘施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