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1 / 2)

最终栗遥只说了四个字——“让我想想。”

程远一点也不意外,以这姑娘的性格,做不出当面拒绝那种残忍的事情。

走出包厢后,程远的嘴角悬上一抹他自己都解释不清楚的笑意。

魏澜瞥他一眼,“人姑娘又没拒绝,你可别高兴太早。”

程远真觉得自己不是在高兴,而是在庆幸。

栗遥跟方槐每天一起工作十个小时以上,俩人志趣相同,目标一致,相处十分融洽。方槐也是海归,能力性格都不比自己差,这姑娘要真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脑子一热接受了他的求爱,这事也说得通,毕竟她跟自己好上的那会儿也刚刚才跟周扬分手……

程远这么一分析才发觉自己心里根本没底,所以庆幸栗遥只说“让我想想”,没将这事盖棺定论。

否则他哪儿能笑得出来。

他又想,那一千块钱他是不可能收的,那就必然不能让她白嫖一场。

这夜才刚刚开始……

程远搂着魏澜的肩膀,步子迈得飞扬。

方槐跟栗遥告白后,他们那边这一晚上的热闹也就彻底结束了。

程远卡着他们散场的时间也开了溜,走之前还特意多喝了一杯酒。

魏澜知道他今夜是打定了主意要吃回头草,他走后,魏澜跟大家开玩笑道:“打今儿起,谁也别惦记给这家伙介绍姑娘了啊。”

边上一朋友喝茫了,对这事作出评价:“要论长相身材,这姑娘可不如柳星,要说有能力,居然那个女人多厉害啊。我看程远也就是被吊着胃口才放不下吧,他可不是个会被女人牵着鼻子走的人,他之前甩人姑娘那真是一点情面也不留,八成是这次被人甩,心里不忿吧……”

魏澜听了,拿酒跟这人碰了一杯:“那你可就错了,这姑娘前男友可不比程远差,人姑娘是甩过大佬的人,程远这回说不定真栽她手上了。就说我这项目,程远最不屑拉关系这些事儿,他什么时候开口让咱们帮过忙?不也为了这位破了例嘛,这要不是真上心还能是什么。”

“听你这么一说,这事儿可就有意思了,你说这是不是就叫做报应啊哈哈……”这人说着又举杯,“再走一个,就冲这家伙改邪归正,咱们预祝他今晚旗开得胜!”

栗遥本就醉酒,和程远弄了那么一出后又遇上方槐突如其来的告白,她觉得这个七夕既荒诞又漫长。

程远追上她的时候,她正和方槐坐在广场上的长椅上说话。程远不屑听墙根儿,正打算挪个位置等他们先说完再过去找她,结果就听见她说了这么一句话——

“学长,我心里还没放下程远,所以我真的没办法答应你。”

听见这句,程远心里像松了一个阀门,温热的泉水立即倾泻出来,裹住凉了一晚上的心房。

长椅背后是一个花坛,他挪步过去,悠哉悠哉地坐在了花坛边上。

方槐听栗遥这样说,释然地笑了一下:“其实你们在一起那会儿我就想追你来着,但是看到程远还挺珍惜你,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你要是一直跟他好下去,我这份儿心也会一直藏在肚子里。可谁让他放手了呢,我等了半个月他也没回来找你,那我只能抓住这个机会。”

自个儿女朋友早就被惦记……

程远听着心里还挺不是滋味儿的。

“抱歉啊学长。”栗遥深呼一口气,又开玩笑缓解气氛,“我努力工作帮你赚钱好不好,这样算不算少辜负你一点。”

“你这样说,是一点机会也不给我了吗?还是说,你还想着跟程远和好?”方槐突然认真起来。

程远听到这个问题,绷直了腰板。

栗遥有片刻失语。

程远见她就差咬手指了,但最终克制。她手撑着木椅上,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身体微微前倾,一张脸浸在灯光下,表情似在深思熟虑。

她说:“我知道观澜这个项目是程远促成的之后,心里有点乱。”

“所以你想回去找他了?”方槐问。

程远屏气凝神。

“那倒没。”栗遥抿唇摇了摇头。

程远腰板又塌下去。

栗遥又说,“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一路走来都很顺,爸妈护着,周扬护着,程远护着,现在你也对我这么关心,我应该学会知足……学长,我今天喝多了,我不想把你当成倾诉对象,特别是在这种时候。”

她深呼一口气,没再继续往下说。

“可是我想听你说下去。”方槐看着她,又扶住她的肩膀,“你最近绷得太紧了,放松一点儿。”

程远盯着方槐的手,想着栗遥的话,突然脑子有点晕。

栗遥努了努嘴:“我心态真的不好,要的太多,得失心太重,搞得跟我在一起的人都有点累,所以我不想再谈恋爱了。周扬理性,程远爱自由,这是他们的本性,可我偏要求他们按照我想要的方式来爱我,唉……我想努力变得豁达一点,这一年我分了两次手了,我真的该反省了。”

新书推荐: 找个废物徒弟就这么难么 锦鲤男神来配音 女相左姜 穿书后我跟反派谈恋爱 快穿boss:魔尊大人,求轻宠 重回七零小富婆 龙夭之境 重生嫡女:王妃是个小作精 圣影邪尊 从木叶开始的卡牌抽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