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1 / 2)

程远伏在办公桌上写字,钢笔突然就坏了,笔尖渗出一滴浓墨,他急忙拿纸巾去擦。

梁爽见了,对他说:“你这钢笔款式这么老,应该有很多个年头了吧,可以换了。”

程远把钢笔擦干净收进抽屉里,“人就该长情。这是我成人礼的时候我爷爷送的,我最近写着顺手就常用,没想到给用坏了。”

“快十年了,你算是惜物了。”梁爽又细想“长情”这两个字,放下手里的苹果,凑过去问他,“程老师,你真失恋了啊?”

“你今天问了我两回了,烦不烦?赶紧回新疆去。”程远拿了另一支钢笔出来换上墨水,继续书写。

梁爽撇嘴:“我要不是身体不好,我才不回来呢。我就是想确认一下你是真的单身了。”

程远抬头看她:“几个意思啊?”

梁爽说:“没什么意思,就是看你现在清心寡欲的,还挺不习惯。”

梁爽说完接着啃还剩半截儿的苹果,她咬得清脆,边吃边盯着程远看。

程远觉着她跟只兔子似的,又瞧她一眼,“怎么就这么喜欢吃苹果?”

梁爽伸出手,“看到没,都是倒刺,缺少维生素,医生说要多吃水果。”

“唔。”程远正儿八经的想起栗遥,“我女朋友好像也是这样。”

“前女友。”梁爽纠正他的措辞。

“有完没完。”程远瞪过去。

自那天从酒店离开后,程远一次也没联系过栗遥。他生活状态是一个人,但心理状态还是两个人。

对于“前女友”这个称谓,他接受无能。

“程老师,你真想辞职啦?”梁爽又漫不经心地问。

程远懒懒地“嗯”一声。

“好吧,看你在这里待着也不高兴,你走吧。”梁爽洒脱道,“你不适合体制内,倒是蛮适合做个老师什么的。”

梁爽倒是头一个认同他此举的,程远呵笑一声,“你这姑娘年纪不大,倒是蛮会分析人的。”

梁爽:“那是,我们俩都共事好几个月了。你教了我那么多东西,也算是我半个老师了,我当然了解你啦。”

程远摸摸鼻尖,“得,看在咱俩共事一场的份儿上,最后这段日子我再教你点儿东西?”

“你真的决定要走了?”梁爽听到“最后这段日子”,又拉下了脸,“什么时候啊?”

程远理了理桌上这堆材料,说:“等我搞定下一份工作吧。”

他这回是动真格了,这段时间认真准备过往履历,时不时写点儿学术类的材料报告,又用心准备某项考试。

这股子劲头跟当年在德国找工作时状态差不多。

梁爽心里有点闷,点了点下巴,“行吧,你开心就好。”

九月中旬,程聿过生日。

这天刚好是周末,程远一大早就回了家。

一进门谢佳敏正在准备早餐,豆汁儿油条鸡蛋,老三样。在程远的记忆中,程聿这辈子的早餐似乎都是这样简单而重复。

“回来啦?”谢佳敏见程远进门,又连连吩咐阿姨,“把牛奶热一热。”

程远说:“不用了,我就喝豆汁儿。”他说着就喝了起来。

程聿下了楼,与站起来跟他打招呼的程远对视了一眼,缓了缓脸上的表情:“坐吧坐吧。”

程远坐下去,接过谢佳敏剥好的鸡蛋递到程聿面前,“您先来。”又转头对谢佳敏说:“妈,您自己吃吧,我自个儿剥。”

谢佳敏还是把鸡蛋剥好递给儿子,“今儿怎么想着回家来了。”

“爸过生日啊。”程远咬一口鸡蛋,又喝一口豆汁儿,“你们千万别觉得奇怪,我是顺带回来跟你们商量一件事儿的。”

“提辞职啦?你这不是商量,你都已经做好打算了。”程聿直接开口。

“得,我什么事儿都不用跟你们汇报,反正你们门儿清。”程远拿了一根油条,觉得油腻,又放回去。

“行吧,你不想我们干涉你,工作的事儿你自己决定。”程聿拿报纸遮着脸,“其实你这份儿工作干得也还过得去,前几天在理工大的演讲我跟你妈去听了,上台面儿的事儿你倒是不怵。”

“啧。”程远笑一声,看着谢佳敏,“今儿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谢佳敏又剥一个鸡蛋送过去,“我跟你爸也看开了,你这性格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得了的,真让你沾家里这些事儿,你性子纯,也掺和不了。你有本事,自己闯去吧。不管你我们乐得清闲。”

“您早这样想不就好了。”程远耸一下肩膀,“话说回来,我之前做的一些事儿是真给家里丢脸了,我认。你们放心,我知道以后该怎么做,给程家添不了光,那我争取不拖后腿,成吗?”

程聿听了这话,放下报纸和老花镜,“哟,你可从来不屑表态的。佳敏,你儿子这十年来就说了这么一句我爱听的。”

“至于嘛爸。”程远捧着豆汁儿靠回到椅背上慢慢喝着,“以后咱爷俩儿的事儿就别把妈夹中间了,妈,从今儿起我常回家聆听爸的教育,您也别传话了,怪累的。”

程聿冷笑一声,“佳敏,听见了吗?儿子心疼你了。”

“我儿子当然心疼我。”谢佳敏又将话锋一转,问程远,“你们爷俩儿的事儿我是懒得管了,那我问你,你跟栗遥那孩子怎么样了?”

程远咬着杯口,眼角霎时间就垂下来,“看到您给她朋友圈点赞了,您瞧她过得多好啊。”

“难不成还得天天想着你这个混蛋?”程聿哼笑一声,“你不是挺能追姑娘的嘛,初中那会儿就知道写情书了,现在都奔三了,倒怂了。”

“得了,你就别损他了。”谢佳敏拍拍程远的胳膊,“要不要我帮你探探口风去?”

“别,千万别,我自个儿的女朋友还得您帮我追回来,我丢不丢人呐。”程远说。

谢佳敏笑一下:“爷爷那天还问了,说我们小远什么时候带女朋友去给他看,你自个儿加油吧。爷爷是天天盼着你……”

在谢佳敏的唠叨中,程远心思又往栗遥那儿蹿,前几天月季开花他还特意发了个朋友圈,只是栗遥一点反应也无。

他心燥起来,借着不冷静,给栗遥发了条消息过去——“月季开花了。”

吃完早饭后,程远回了楼上自己房间里。他站在阳台上看院子里他小时候种的那棵树,看着看着就出了神。

新书推荐: 快穿boss:魔尊大人,求轻宠 重回七零小富婆 龙夭之境 重生嫡女:王妃是个小作精 圣影邪尊 从木叶开始的卡牌抽奖 恶魔千金:强势袭来 我是全球的领路人 别喊我名字 双龙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