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 / 2)

这年冬天,程远受邀去欧洲学术访问两周,栗遥只好休了年假独自在家带程丁丁。

三天后,当程丁丁第N次问栗遥“程远什么时候回来”这个问题时,她终于不耐烦地放下手里的打蛋器,怒视这个身高不足一米的小家伙,“我陪着你,你不开心吗?为什么非要想程远?”

程丁丁今年已经四岁,但程远以国内幼龄教育妖魔化为由至今没让他上幼儿园。程远上班时间规律,平时花大把时间带程丁丁疯玩,程丁丁感知世界的诸多个第一次都是在他的引导和陪伴下进行的。所以在程丁丁心里,程远是他最好的玩伴和朋友,地位是远超栗遥的。

看见栗遥有些生气,程丁丁皱起小眉头:“遥遥,你也很好,但是程远更好。”

栗遥冷哼一声,看了看墙壁上的时钟,程远那边马上快到中午午休的时间。她继续搅拌鸡蛋,“程丁丁,如果你能坚持一个小时不提程远这个名字,一个小时后我可以让你们视频。”

“那我不说话了。”程丁丁耸肩摊一下小手,然后走到沙发边一头栽进里面,还不忘提醒栗遥:“你记得帮我看时间。”

当然,三分钟后程丁丁就从沙发滚到了地上,继续玩他的乐高了。他边玩又对栗遥说:“你别忙啦,我不想吃cookie,我只想吃程远做的BowTies。”

程丁丁会说很多英文单词和短句,还会说少量的德文,这都是程远的功劳。

“你犯规了!”栗遥绷紧唇角,“蝴蝶结面是女孩子喜欢吃的东西。”

程丁丁说:“可是甜品也是女孩儿吃的东西。”

母子俩四目相对,最终程丁丁先笑了,他用小手戳了戳自己的小脸蛋:“遥遥,你这里有面粉哦,你要不要陪我捏面粉小人儿玩儿?”

栗遥正要说话,程丁丁声情并茂地讲述了她不在家时程远是如何教他用揉好的面捏小人儿,以及他们最后没有浪费,而是把做好的面粉小人儿煮成了晚餐这个有趣的过程。

栗遥听完后,冲程丁丁招招手,程丁丁以为她要带自己捏面团,急忙跑到她跟前。

栗遥将程丁丁抱起来放在流理台上,捧着他的小脸温柔地说:“丁丁,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Iwillalwaysloveyouanddaddy.”程丁丁在她开口问那个问题之前立刻给出了标准答案。

“……”栗遥无语至极,想这应该是他从程远那里学会的最流利的一句英文。

小家伙凑过去吻一下栗遥的脸,“乖哦,别吃醋。上次你出差,我也是这样想念你的。”

“丁丁”这个乳名是为了纪念程远和栗遥的亚丁雪遇。

从亚丁那一晚开始算,栗遥和程远恋爱了两年才结婚。领证那天是程远的二十九岁生日。

说到求婚,都不那么正经严肃,一共有两次。

第一次是栗遥二十八岁生日将近时,程远冷不丁地问她:“我们和好一年了,你现在还想不想嫁给我?”

栗遥没正经回应,但在第二天搬回了他们原本的家。

这之前他们体验了一年不同居的恋爱时光。

第二次求婚是程远二十九岁生日前夕,此时二人重新同居半年。不过是某一个平淡无常的清晨,栗遥醒来时发现左手无名指上多了一枚钻戒……

没有浪漫的求婚场面,程远甚至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只是在那晚两人极尽缠绵后,趁她睡着,将早已准备好的戒指悄无声息地套在了她的手指上。

第二天傍晚程远去接栗遥下班,看见她仍带着戒指,多余煽情的话一概不讲,只说:“那就我生日那天去把证儿领了吧。”

婚后这一年,两人并没觉得这和恋爱时有太大不同。只是四位长辈成了二人共同的爸爸妈妈,他们的身上有了更多的责任。以及他们在跟别人介绍时,会说“这是我太太”、“这是我先生”……

除此之外,他们没有太多的“婚姻感”。

三十而立。当程远和栗行舟的通信超过300封时,终于有一天,程远在信中说——想和一个新生命一起开启一次重新世界的旅程。

然后他找了个机会跟栗遥提备孕的事情。

栗遥起初听到他这个想法,以为他是看傅修家生了个可爱女儿一时羡慕,并不为所动。

程远却是动真格,他拉着栗遥开始健身、戒酒精……两个月后,家里再也没买过安全套。

新书推荐: 王者废婿岳风柳萱 窝囊女婿三年被瞧不起岳风柳萱 唐酒酒肖擎战 兽世萌宠:抢来的媳妇会种田 一代战神杨辰秦惜 我撒币就能变强 周天李若诗 北境守护神杨辰秦惜 狂战奶爸杨辰秦惜 娱乐圈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