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 / 2)

1.(满足几个姑娘的心愿,写了一个长长的珞珞和三哥的番外。不喜这对的可以直接跳到2.)

傅修在骆家客厅里跪了两个小时后,骆父终于下了楼。

“你甭跪了,这事儿我不会同意的。”骆父接过家里阿姨递过来的茶,在沙发上坐下,不急不慢地喝着。

骆父是几家长辈中年岁最大的,除了程远的爷爷,他最受小辈们尊敬。自打骆珞亲哥哥去世以后,他看几个男孩子都跟看自己儿子似的,让人下跪还是头一回。

“骆叔,我知道我配不上珞珞……”傅修仍跪在那里,腰板挺得笔直。

“砰”地一声,骆父将茶杯摔在他脚边。

大夏天,扬起来的热水有一些落在了傅修的军裤上,必定滚烫,他却纹丝不动。

“骆叔,今儿您打我也好骂我也罢,珞珞我娶定了。以前是我对不起她,但打今儿起,我傅修用一辈子来偿还她。”

骆父听了这话就来气,站起来指着傅修痛骂:“珞珞哥哥死的早,我就剩这么一个宝贝闺女,她打小心里头有你,待你跟程远池牧他们不一样,我不信你心里没数。前些年你要娶人家姑娘,你爸不同意,还是我这傻闺女跑去你家替你求情,你也不仔细想想,她要是心里没你,怎么你跟那姑娘的事儿她比你还清楚?可你这些年是怎么对她的?”

傅修垂下头,哑口无言。

骆珞比他小七岁。

他十八岁去南边读军校,小丫头来机场送,跟在程远后头偷偷掉金豆子。她眼泪全部蹭在程远的衣袖上,待他走过去,她轻轻地抽鼻子,佯装玩程远的袖口,连他的手都不敢拉,还嘴硬:“终于没人管着我跟六哥了。”

等他过了安检,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里后,她抱着程远大哭起来,吓得程远不知所措。

……

他大二那年暑假,苦苦追高中班里喜欢的姑娘,怕人家姑娘害羞,带着小丫头一起去约会,让十三岁的她初次领悟了什么叫电灯泡。三个人一起去看恐怖片,那姑娘害怕,直往他怀里躲,他抱着姑娘侧过头看一眼小丫头,她吃爆米花吃得正欢,脸上镇定的不得了。

可他不知道,她当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回了家之后连续做了一个星期的噩梦。

……

他大学毕业后回了京里的部队,小丫头终于要成为高中女生了。在程远的辅导下,她考上了重点高中,可一进高中程远就远渡重洋,从此再也没有人教她做题,第一个学期末,她成绩一落千丈。

寒假他找了他喜欢的那个姑娘来给小丫头补习,那姑娘抱怨小丫头心思不在学习上,不好教。他找小丫头谈话,问她是不是喜欢班上的男同学了,小丫头什么也没说,让骆母给她报了补习班,每天自己踩着单车踏着雪去上课,冷了他一个寒假。

他以为她是气自己怀疑她早恋,其实是,她不想再看到他们假借给她补习之名,时常在她面前腻歪。

……

他二十五岁那年,她终于成年。那个姑娘也终于从外地读完研究生回来,答应成了他女朋友。

他过生日这天,她什么礼物也没送,这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没收到她的生日礼物,他心里不舒服,问池牧是不是这丫头大了,就不喜欢她三哥了。池牧说,她不是小丫头了,她已经成人了,她前几天说其实这些年三哥不如五哥对她有耐心……

他再去看她,她已发育成熟,穿着白色的小裙子,露出细长的腿,一颦一笑都不是当年那个跟在他后边口口声声念着“三哥”的小丫头片子了。

那天晚上他送完女朋友回家,走到院儿里,经过骆家时看见她趴在栏杆上吹风,他叫了她一声,她目光呆呆地落过来,却不知怎么,她忽然就红了眼眶。

他叫她下来,她笑着摇了摇头,又对他说:“三哥,祝你生日快乐。”

他和那姑娘已经断了一年,她原本是打算他生日这天要告白的,她精心准备了特殊的生日礼物,但最终没有送出去。

他以为她长大了,心里有了别的世界,失落中徒然意识到,这些年她跟在他身后,这件事情早已成了他的习惯。

他甚至没想过她会长大。

看着她进了自己屋子,拉上窗帘,关上灯,他心里也像是有盏灯灭了。

……

自此他们从未再单独待在一起,他谈着自己的恋爱,她在大学里被别的男生追,他有耳闻,还暗自庆幸最终都不了了之。

他丝毫不期待她哪天领了男朋友来见他,也想象不出什么样儿的男孩子能配得上这个被他们打小捧在手心里的姑娘。

他也曾怀疑过她心里的人是他们当中的谁,可如今她对谁都一样。他又仔细回想,以前的她,对他是跟他们不一样的。

她亲哥哥走后,她最依赖他,她对程远和池牧都是要打要骂,唯独对他,藏着一份畏惧心,怕他生她的气,更怕他不理她……

他要去外地,她最伤心难过。他读军校那几年,听说她敛了性子,连程远和池牧都不太爱搭理,整日埋头苦读,就因为他说只有她成绩提高,寒暑假他回京才会带她出去玩儿……

他训练受伤,她求了她爸走后门去他部队里看他,那一次他发高烧,迷迷糊糊中,这丫头守了他一整夜,她第二天回学校,自个儿咳嗽了四五天……

他不确定是这丫头把他亲哥哥一样关心还是想到了别处,他第一次开始认真思考这个妹妹于他而言,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存在。

可这个时候的她已经对他失了热情,她也回顾过去,并且认为他不如程远待她有耐心……

……

又过一年,他觉得年纪也到了,跟那姑娘也耗了许多年,该定下来了,于是跟家里提出想结婚。谁知他父母不同意,说他这些年围着那姑娘转,被她吃得太死……这一闹,几家人都得知此事。

她便来家里相劝,完完整整讲述了他跟那姑娘这些年的纠葛,说他们相爱不容易,又道那是个好姑娘,是她三哥心尖儿上喜欢了八九年的人。最后傅修父母同意两人先订婚,晚一些再考虑让他们结婚。

事后他去找她,说要好好感谢这位好妹妹。她笑着对他说:“三哥,我知道喜欢一个人有多不容易,现在你终于心想事成,你们一定要好好在一起哦。”

他当时想摸摸她的头,她躲开了。那天她去参加同学聚会,化了淡妆,穿了漂亮的呢子大衣,他看着她日渐成熟的模样,只得淡淡说:“小珞珞终于长大了,都有了喜欢的人,哪天带给三哥瞧瞧?”

她收了收嘴角的笑容,语气平静:“好。”

……

没想到一年多以后,那个姑娘突然嫁给了别人。她得知此事第一反应就是——三哥该怎么办?

那姑娘说他们傅家她高攀不上,自己年纪大了,等不起了。他却知道那些都是借口,只不过是不够爱罢了。

“可你又爱我多少呢?”那姑娘质问他,“傅修,自打我们确定关系以后,你心就散了。”

心散了?

那姑娘说他们真正在一起后他反倒不如年少时那么坚定了,他是得到之后就不珍惜了。

他浑然不觉。后来细想前因后果,心里的确是有了一丝缝隙,那条细碎的裂缝皆是因为某个人长大了。

他开始迷惘,浑浑噩噩了一段时间,一有空就找她陪他喝酒。她比旁人都待他好,有求必应。

有一回她听他又说起他和那姑娘的过去,忍不住也喝多了。他看见她眼里有泪光,抑制不住捧着她的脸亲了过去。

他咬紧她的唇,她竟失控了,全无反抗。

然后他抱着她去了床上,也许是酒劲儿上头,也许是急于求证某些东西,他哄着她,要了她。

她疼得撕心裂肺却一滴眼泪没掉。

她似乎是愿意的,可这件事情之后,他们就彻底决裂了。

他以为她也喝醉了,她以为他把她当成了心爱的那个姑娘。

可最后他分明叫的是她的名字——珞珞。

只是她当时困在那些复杂的情绪里,她没能听见。所以即便他后来说他是清醒的,她也不信了。

他后悔自责,却别无他法。就连他自己也难以说服自己。

他对她的感情又是因何而起,他不愿意承认是因这件荒唐事而起,可他找不到任何其他的证据来证明他是何时对她动的心……

她说是责任,便是责任吧。

但从此他是不会放开她了。

后来她处了别的男朋友,他才知道嫉妒是什么滋味。三番两次将她夺回来,每次都是用最下三滥的招数。

她无比排斥与他身体接触,每每他吻她,事后她必然要躲他许久。

那一回之后,他申请去了边地受苦,待足七个月才回来,可他一回来,她仍是没有缓过来。

他尚且不知道如何是好,她又怎么探得他的真心。

……

后来有一天,她从栗遥那里回来。那是一个清晨,大雨刚过,外面的世界湿漉漉的,她站在他家门口,也是湿漉漉的。

她轻声问他:“三哥,你觉得爱到底是什么?”

他将她紧紧搂进怀里:“嫁给我吧。”

她没有同意,摇摇头:“我们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呢。”

彼时他们已经互相折磨了三年,她松口,答应先恋爱试一试。

……

新书推荐: 恶魔千金:强势袭来 我是全球的领路人 别喊我名字 双龙阕 极皇武越仙 飞鸟与蝉 都市仙男 师兄我喜欢你 女主每天都在点亮新技能 豪门虎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