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另一种结局 下(1 / 2)

仓鼠式末世 芙祯 4398 字 3天前

刚和秦瑶母女分开,卿秀衣就有些后悔了,早知道会变成这样,他就不应该自己来。

可这种情况他要是不自又能让谁过来呢?

不说重活一辈子有多么稀奇,单就是这两个人的身份就是不能往外吐露的事情。

作为晚辈,他不想评论当年的种种,也没有这个资格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

就像后来,余悦琪说的那样,在那种大环境下,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

有些分离与其说是人为的因素还不如说是大环境当然过错。

当年要不是出了种种变故,谁又愿意离乡背景呢?

要知道,余家的日子虽然算不上特别好,但也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

在那种困难的时期里,就能吃上一些新鲜的苹果,倒是很难得的事情,毕竟他们这地方可是不产苹果的。

想着,卿秀衣的思绪又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说起来也真是挺奇怪的,过去想起余悦琪的次数说实在的并不多,可是现在却是频繁想起。

这其中固然有他自己的因素在,可更多的还是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因为什么受到的影响,但这种影响却是存在。

而且痕迹非常的浓郁,能遇到他心中产生了一个很不好的念头。

可这个念头刚出现在大脑中,没有多久就被他自己无情的扼杀了。

如果这个事情真的如同他猜想了一般,一辈子都不要清醒。

至少这样他还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永远在一起。

想着这些脚下的步伐更加欢快了。

他现在只想着快点见到心里的那个人儿,只有见到他这一颗心才能安定下来。

不至于飘荡在半空中没有依靠。

没有依靠的心,就像那水面上的浮萍,随时都有可能被吹离这个地方,飘向未知的远方。

但他并不像飘向远方,他心中是有属于自己的目的的。

在去往那个地方之前,卿秀衣提前打了电话过去。

只可惜因为工作的关系,余悦琪并没有成功接到电话。

当她发现卿秀衣给他打过电话的时候,人已经到了眼前。

看着面前一脸风尘仆仆的卿秀衣,余悦琪整个人都傻掉了,这好端端的卿哥哥怎么会来找她?

该不会是家里又出了什么事吧?可就算出事了,也不该是他来报信啊,还是说和以前无数次一样,只是偶然间路过来看她一眼?

许是她眼中的疑惑太过浓郁,卿秀衣的大手就伸了过来,跟撸小狗一样把她的头发揉成了鸡毛掸子。

完全就是炸掉的状态。

这个样子倒映在水面上,像极了非主流的爆炸头,这要是再染上一点颜色,那就更像了。

一想到自己头上可能出现那些乱七八糟的颜色,余悦琪就不是那么愉快了。

没好气的瞪了罪魁祸首一眼。

“笑的那么好看,做什么别以为你笑的那么好看,我就会放过你了。撸什么头发?我又不是小狗。”其实也不是不能撸了,只是幅度不要那么大。

“哪有这么可爱的小狗?”

卿秀衣笑得更是欢快了:“什么时候停产放假?”

“现在刚刚是月初,一般是在月中的时候怎么啦?你该不会是打算带我去玩吧?我可不要去海边,那里太晒了,不过我要吃海鲜。”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实在是太熟了,再加上现在这个时间点,某些事情还没有发生。

余悦琪在面对卿秀衣时,态度自然的不得了,那小样子就像是看待自己的哥哥一样。

那笑容非常的甜美,那依恋的小姿态,也让他非常舒心,只可惜在他的眼中,面前这丫头可不是什么妹妹。

不过,卿秀衣心里也很清楚,有些事情是不能轻易说出来的。

不然就她这个属乌龟的个性,都不用说玩,刚起的话头就会躲到坑里。

之后再想挖出来可就麻烦了。

放在以前他还是有这个耐心慢慢磨的。可是眼下没有这个时间了。

不管那件事情是不是真的会发生,这一次他都不希望她在遭遇更多的危险。

被朋友背叛什么的太难受了,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愿意她遭遇这一切。

哪怕这些经历可以帮助她更快的成长,他也不愿意发生这些事情。

揠苗助长的事情发生一次就够了。

倒不是说他想要她变成一只金丝鸟,他只是不愿意这个过程发生的太快。

心性和实力不对等也是会发生很大麻烦的,上一次不就是吃了这种亏吗?

要是在发生那件事的时候,她可以更加成熟一点,处理事情的方式不要那么激烈,也不会和家里的哥哥们闹到不可开交。

为你好这三个字,从来都不是那么容易被人理解的。

自己的人生还需要自己去找别人帮的再多都是枉然。

“不就是一顿海鲜嘛,这个简单,上车我带你过去。”

“真的?”

卿秀衣单手拉开车门,拍了拍后座,“我数三个数,你要是再不上来这个事情就作废了,一,二”三个数还没有数完,余悦琪已经飞快的上了车,然后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有好吃的不吃,那就是傻瓜蛋。

卿哥哥便宜可不是每次都可能轻易沾到的,能有一顿算一顿呗!

再说了她也不打算白吃呀,她最近刚好在学着打围巾,等天气冷了直接送一块就好啦!

反正她现在在这边实习,就是打出来也用不了。

倒不是厂里面不让戴,而是没有那个需求,哪怕其他地方都下雪了,这边也是也有20°左右。

在这种天气下不要说戴围巾了,你就是多穿一件衣服都会被人很怪异的看着。

她可没有成为猴子的想法,自然就不会干这种蠢事啦!

不过这些就不用说出来啦。

主动送出去的礼物和交换式的礼物区别可是很大的。

她呀,才不会干那种不讨喜的事情。

不过她就可不是故意占便宜呀,她才不是那种喜欢占便宜的人。

不管到了什么时候都不会是的呀,她可是余家最懂事的小姑娘。

其实,她家也就她一个女孩子而已。

外婆家那边倒是还有几个表姐妹,不过那和她已经没有多大关系了,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早就疏远了。

那几个表姐妹家里都不认了,四舍五入一下,她就是唯一的小公举。

“卿哥哥,我们现在去哪里吃啊?喝粥吗?我上次和同学一起出来喝海鲜粥,我当时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可她一回来,就得了阑尾炎,弄得我们这些人好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去喝路边摊的粥了。”